[藝旭]Would you marry me

※禁止抄襲或盜鏈行為,一經發現,無限制追究責任!
若要轉載,請留言申請,謝謝!


作品題目:Would you marry me
文章作者:瘋白菜
等級限制:PG-17+(耽美、悲情系列)
主要角色:SJ成員—金鐘云&金麗旭



淩晨一點,金鍾雲踩著淩亂的步子,跌跌撞撞回到了出租公寓。
剛打開門的李赫在愣了愣,滿身酒臭的鍾雲往前一倚便賴在了對方身上。
「鍾雲哥?你怎麽了,喝那麽多酒?」
赫在有點驚訝。這個一向自控能力很高的男人如今也有出糗的時候,並且敗在他自認為無敵的酒量上,明天醒來時鐵定會慚愧無比吧。
「結婚、結婚啊……」
「哥?」



鍾雲糊裏糊塗地喃喃,把赫在弄得更加迷糊了。
身材瘦弱的赫在有點力不所支,一直趴在身上的鍾雲發出了均勻的呼吸聲,仿佛熟睡的嬰兒。不忍心打攪了他的美夢,赫在以最後僅有的一點力氣拖延了更多時間。直到最後的最後,腿都麻了,臂也軟了,三兩步退倒在牆上,借了個位置使自己輕鬆一點。
「嗯……」鍾雲悶悶地發出一聲,動了動身子,雙手乾脆抱上赫在的腰身,繼續賴在對方單薄的身子上。
儘管被很強壯的鍾雲壓得大氣也喘不上來了,卻還是喜歡的。祗是赫在知道,今晚的氣氛有點不對勁。
「哥?」他嘗試低聲呼喚,「哥,天氣涼了,進房間睡吧?」
「嗯……」應了一聲,卻沒見動作。
「哥?」赫在輕輕地拍了拍鍾雲的臉。
「嗯……」還是沒動。
黑夜的風上來了,清涼不斷滲入皮膚。
赫在狠下心將鍾雲拖了起來。如果不趕快解決的話,以他心軟的個性肯定會縱容鍾雲在玄關睡一晚的。
「來……入房,別在這裡睡著了會著涼的。來……哥……」
其實自己也沒多少力氣,但無論如何也要把走路都走不穩的鍾雲搬到床上。
「結……婚……結婚啊……」
仍舊喃喃不休。赫在滿頭大汗地將他放在床上,自己連續喘了好幾口粗氣。
累。
「結婚……結婚……」
到底是要說什麽呢?赫在凝望著緊皺著眉頭的英俊男人,實在迷惘。
算了,還是出去拿條毛巾給他敷敷吧,省得明早又頭痛了。
想罷,赫在就出去了。漆黑無光的房間裏剩下鍾雲一個人。
鈴鈴鈴——
手機響了,打擾了美夢。鍾雲有氣無力地滿身摸了摸,好不容易拿穩了手機,來電姓名也沒看便按下接聽鍵了。
「……」渾渾噩噩的,那邊傳來熟悉甜美的聲音。
「哥,你平安回去了吧?」
「嗯……?」鍾雲悶悶地睜開眼睛,確定有沒有聽錯。
「哥,平安到家了我就放心了,好好睡一覺吧,明天快樂點,晚安。」
那頭挂了線,這頭完全清醒了。
赫在拿著浸過熱水的毛巾進來,看見坐在床上的男人睜著一雙雪亮的細長鳳眼,若有所思地凝視著漆黑中的某一點,仿佛靈魂早已出竅。
「哥?你醒了?」剛剛還醉個一塌糊塗,現在已經可以自己爬起來了。真浪費了自己的力氣。
鍾雲沒有應答,仍舊沈默不語。
赫在坐在床邊,把毛巾交到鍾雲手裏,平淡地道:
「剛才……晟敏哥打了趟電話過來,問我你回來沒有……」赫在抿緊了唇,有一些話說不出口。
直到牆上的鍾敲過了兩下,淩晨兩點的月光照在鍾雲木然的臉上,他才接著說:
「為什麽不告訴我,今天是晟敏哥和麗旭的結婚日?」
結婚日。
三個字牽動了鍾雲的心。
他惘然若失地轉頭看赫在那副疼痛的表情,握住對方的手將他拉到自己懷裏,緊緊摟住。
「哥……是因為麗旭的事而……」
有風從他頸間而過。是赫在急切的喘息。
有水滋潤他的胸膛。是赫在彙聚的眼淚。
有聲從他耳邊消失。是赫在淺淺的嗚咽。
在寂寞的夜晚,受傷的人相擁而眠,會減少多少痛苦?

***

鍾雲做了個很長很長的夢。夢裡還來不及延伸到遠方,便被不合時宜的手機鈴聲再次打斷。
鈴鈴鈴——
朦朦朧朧中,接收了短信,『生日快樂』四個鮮明的文字映入眼簾。頂上挂著的是『麗旭』的名字。
他愣了愣,情不自禁地回了一條過去:
「謝謝。出來喝一杯怎麽樣?」
稍作呼吸,那邊來了回復:
「不了。結婚才第一天,還是陪著晟敏哥吧。」
深深地吐出一口氣,好像受傷了,卻說不出口。仍舊不死心地打上一行字:
「可是今天是我的生日啊。」
按下『發送』鍵後才覺得自己傻得可以。明知這個藉口已經不足夠說服力,卻還要丟臉。心中抱怨,金鍾雲,你真是無藥可救了。
好長一段時間,那邊都沒有回答。鍾雲躺在床上,閉上眼睛等待,腦海中浮現出麗旭低頭沈思時的安靜模樣。像只小貓一般乖巧,令人感到安心。可此刻的他,心湖翻著巨浪。
鈴鈴鈴——
拿起手機一看。
「好吧。老地方等。」
老地方。鍾雲歎口氣,笑了笑。
這三個字真令人舒服。

***

依照約定,老地方。教堂附近的一家偏僻的咖啡廳。
按照慣例,麗旭先到,找了個靠近落地玻璃窗的位置,安靜地等他來。
他推開門,門上的風鈴有細長的美麗音色,提示著店內等候的人們。
麗旭擡頭看他,未有所舉動。鍾雲卻停在那裡,仿佛不懂下一步應該如何是好。
因為對方已經不再如往常地向他薇笑和招手,充滿活力。
有點失望地揚了揚嘴角,不應該將情緒表現在臉上。這太不合適金鍾雲了。
「來了很久?」坐下的第一句所謂的客套語。
「嗯,沒有。」那張小小的娃娃臉下沒有明顯的表情。
「哥的生日,想要怎麽慶祝?」
「還可以怎樣。」鍾雲自嘲地笑道。說實話,真不可以怎麽樣。
「今天生日啊,快樂點吧。」
「你認為昨天才結了婚,今天的我會快樂起來嗎?」他真的沒有責備的意思,祗怪他那麽執著,糾纏得太深,發現時已太遲。
麗旭別過臉。服務員端上了咖啡。
鍾雲摸了摸稍略淩亂的髮絲,半晌才找到一句說話。
「昨晚……睡得好?」
這個問題真是蠢到了極點。新婚宴矣,哪有問人睡得可好之理?明擺招了尷尬也透露了自己的嫉妒。
抿心自問,金鍾雲,你失去了金麗旭就變傻了嗎?
「還好,哥呢?」麗旭低下頭舔了舔乾澀的唇,禮貌性地詢問。
「嗯……」
香濃的咖啡香氣從馬克杯中嫋嫋升起,醉了神經,也醉了人心。
「我做了一個很長很長的夢。」鍾雲徑自開口。
「是嗎?哥,你從來不告訴我夢的內容。」
聽見咖啡在杯中旋轉的聲音,粘稠而纏綿。
「我夢見第一次見面,你坐在舞臺下靜靜地聽我唱歌,完結時全部人都鼓掌唯獨你沒有。我問為什麽,你說歌聲還繞在你耳邊,不想讓強烈的掌聲將它震碎。」
「是嗎?」麗旭露出一絲淡淡的笑容,淡得比天空的雲更稀薄。
「我夢見音樂公司和我解約當天,我一個人坐在漆黑的小公園,你悄然無聲地出現在我身邊,用手拍著我的肩,安慰我說你明白我的感受。」
「嗯……」麗旭的視線轉向玻璃窗外,透明的雨水開始打落,發出滴滴答答的聲音。
「我夢見當我開始對赫在的叨嘮不休感到疲憊的時候,你總是站在我身後那麽近的位置,第一時間說服我應該有耐心……」
麗旭默不作聲,憔悴的容顔漸漸隨著冒出來的水光展現在外。
「還有夢見,昨晚我一個人喝得酩酊大醉,在休息室裏睡在你的大腿上讓你照顧我……」
「夠了。」麗旭轉過頭來正視鍾雲,眼眶紅透。「不要這樣。」
「你昨晚不是對我說愛我嗎?為什麽不承認?」鍾雲激動地捉住麗旭的手,死也不放開。
「哥,我們都給不起吧。不要這樣……」
「那你為什麽要告訴我?」
「我……」麗旭模糊的視線遮擋住了鍾雲英俊的臉上那抹疼痛的表情。
「那是因為你始終有一句話不肯給我!」麗旭用盡力氣抽回手,無奈地瞪著一雙紅眼睛,「哥,我也有自己的思想和感情,如果……如果一切都能安然無恙,如果……如果『如果』這個詞能夠成真,我就不會控制不了自己了……」
他哽咽地抿緊唇,逐漸缺失紅潤的唇瓣化作某些枯死的植物。鍾雲感覺有些感情呼呼地流逝,如風,如影。
鍾雲伸手想捉住什麽,冰涼的手指毫無力氣。
因為他們都給不起,有心,但無力。
麗旭強忍著眼淚,逃跑般衝出了咖啡廳,剩下祗有軀殼的鍾雲愣愣地坐在原位。

***

歡騰熱鬧的氣氛中,所謂的『婚宴』也不過是一大堆心知肚明的朋友聚在一起喧嘩起哄。
鍾雲被邀請其中,什麽也沒想便舉杯痛飲。
酒過三巡,望向麗旭,他對自己笑,可表情更像是哭。
又幹下了一瓶酒,喉嚨有灼燒的火焰。鍾雲看看一直貼著麗旭的晟敏,那人臉上有歡快得如八月朝陽下的潮汛。
整個夜晚他們都形影不離,偶爾的竊竊私語更令麗旭臉上呈現緋紅之色。
鍾雲斂下眸,舉起酒杯一飲而盡,撫心自問,金鍾雲,你又是幹了什麽錯事,不然心怎麽會那麽難受?
難受得胃也開始押搐。
離開人群,鍾雲衝進洗手間把喝下去的乾脆徹底吐出來。有眼淚在眼眶湧動,燒得眼睛一片澀痛。
叩叩叩——
有人敲門。想告訴外面的人間隔裏有人,便聽見熟悉的聲音。
「哥,不要緊吧?」
麗旭。
「嗯。不要緊。」沖了水,整理好衣衫,擺弄好腳步,鎮定地打開門。
「真的不要緊?」麗旭水汪汪的眼睛流露著無限的擔憂,以及一些莫名的情愫,看得鍾雲神智錯亂。
「可能……有點暈吧。」不知不覺,承認自己的軟弱。
「我記得這裡提供一個休息室的,過去休息一下吧?」麗旭率先拉住鍾雲的手領著他通過了走廊,來到了簡單的小房間。
房間牆上一面巨大的鏡子,以及角落放置的沙發。
他們一起坐在沙發上,麗旭扶住鍾雲的肩膀,讓他躺下,頭睡在自己的大腿上。
設想真周到啊,鍾雲頓時感到不再那麽難受了。
「哥,謝謝你來參加我和晟敏哥的婚禮。」麗旭安靜地撫摸著鍾雲發燙的額頭,冰涼的五指貼在上面,他知道這樣會令對方好受一點。
「嗯。」鍾雲閉上眼睛,不願意提及這個問題。
「有沒有想過,不能一起的話要怎麽辦呢?」麗旭的語調既沈穩又平靜。
「嗯?」
「我想……我在想你。」
「麗旭?」他張開眼睛,正迎上麗旭黑漆漆的眼眸。那裡,有水光。
「我是在假設,祗是假設,呵……」麗旭笑得燦爛,眯起了眼睛。
鍾雲疑惑地緊緊盯著他,沒有再打算合眼。
「哥,還記得我們第一次見面你唱的歌嗎?」
「嗯。《Marry You》。」
「是啊,現在,可以唱給我聽嗎?」麗旭眨了眨眼,很緩慢的動作。
鍾雲看了他一下,閉上眼低聲哼了起來。
「永遠都在我身邊(I do),我是愛你的(I do),一邊珍惜到來的風雪(I do),一邊守護你(My love)……」
麗旭不作聲。最後一次眨眼。
「上了年紀以後我們也要一邊笑一邊生活下去。Would you marry me?想要和我一生一世嗎?」
鍾雲低低地唱。
或許外面的雨又下了。他能感覺有水滴打露在臉上。
「Would you marry me……Would you marry me……I do……」


—END—

(番外一 金麗旭篇:Hate U, Love U)

theme : 〝﹡Super Junior ♡
genre : 演艺明星

Secret

奶瓶裡的許愿紙條

【小本通販】
夜惑魅影 45本
紡幸紀 45本
Tortuous Game 100本

【腐败历程】
→w-inds.
→FLAME伊崎雙子
→幽遊白書
→HUNTERxHUNTER
→Super Junior
→ONE PIECE
→Death Note
→家庭教師REBORN


【王道詮釋】
(w-inds.)涼龍:左手和右手的戀愛,永遠都沒有交集的期待,是我心底最依戀的痛。
(FLAME)央右:金髮與銀髮的糾纏,世界上最近卻又最遙遠的距離,是我曾經無限工口的寫作對象哈!
(幽遊)藏飛:其實一開始我是飛藏的,結果後來被櫻大人提供的日本同人漫畫放倒,想不到日本飯的藏飛如此強大啊……
(幽遊)鴉藏:純黑色的優雅條線,鴉的曖昧態度對於藏馬而言,已經不足夠用單純的『變態』去形容了,我喜歡他們的糊塗不清,無論最後是誰先抛棄誰,誰先放棄誰,這兩個人始終都會在不久的未來相聚。

(HUNTER)伊猗:哥哥的絕對氣勢,弟弟的反抗徒然,壓倒勝的強弱懸殊真的很令人著迷啊!伊路米,你真的太帥了!!香港的聲優大哥,你的聲線亦是令我鍾情於他的其一原因哦!
(HUNTER)西攻:說實話,我還真討厭西索攻小傑= =||並非戀童癖的某菜雖然明白像西索這種人肯定多少會有心理扭曲從而特別喜歡捉弄『青澀的果實』的意味……但,小傑啊……你的純真真是我的計時炸彈!!

(SJ)藝旭:官方CP,鍾雲哥是很照顧小厲旭的,雖然他倆的低調令飯絲無法大肆YY,但小動作如他們真的很美妙,兩人在一起,背景便自然換成輕鬆幽默的感覺了。
(SJ)敏赫:SJ裏面最合適工口的人。哈哈哈。其實真的很喜歡這兩隻的有愛,感覺很美妙哦!

(OP)ZS:孔武有力的劍士,英俊瀟灑的廚子,黃綠搭配,適當好處。
(DN)L月:被同人漫畫帶入原漫畫的某菜,居然因為L的詭異而一發不可收拾地愛上這雙CP,連最後L死了的事實都無法接受。家中有一本同人漫畫,說是月死後當為死神了,回頭再看見L原來沒有死,回來贖罪的故事。很感人,多次流淚。
(家教)RL:絕對裏包恩X藍波!!愛裏包恩的鬼畜,愛藍波的誘受。
(家教)山獄:天然少年+倔強少爺。傻裏傻氣的走在一起,總會幸福的感覺。
(家教)XS:這算是S和M的世界麽!?呵呵呵……
(家教)白正:白蘭的純白,正一的純正,天呐!中間摻著一個斯帕那,還真是……3P吧!!不過白蘭大人,請你對小正別手下留情啊!他絕對是屬於你的!


【同人作家】
提及涼龍,祺鬼大是鼻祖。
提及藝旭,永遠的十八歲和HIDE大是長青樹。
提及ZS,ISAKU大是最愛。
提及L月,藏王影木居功不少。
提及RL,鍾ヶ江大是首席。
提及山獄,上有七海,下有龍葵,左有美和,右有有城。
提及XS,船鬼是代表。

菜籽の糖衣炮彈

最近の填字遊戲

無聲追蹤

日照閒聊閣

關於盆主

瘋白菜/Crazy veg.

御名:瘋白菜/Crazy veg.
ballofacat
我是站立於平衡線上與野獸共舞の娘。

出生了,長大了。花錢了,攢錢了。愛情了,叛變了,離棄了。愛過男人了,愛過女人了。接吻了,做愛了。流淚了,高興了。睡了,瘋了。

當過斑竹了,當過管理員了。鬧過麻煩了,搞過革命了。做過視頻了,做過美工了。畫過畫了,唱過歌了,出過書了。編過舞了,導過劇了,寫過詞了。喝過酒了,抽過煙了,割過脈了。

不想活了,不想想了,不想這樣了……

我是大家口中眼中心中最虛假の舞孃。

Memories

11 | 2017/12 | 01
-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 - -

吐糟聚集地

神經聯盟

★Best Couple☆

NO.1

♡ 山獄 ♡


NO.3

♡ 裏藍 ♡


NO.9

♡ 白正 ♡


NO.2

♡ 藝旭 ♡


NO.3

♡ 涼龍 ♡


NO.5

♡ L月 ♡


NO.6

♡ ZS ♡


人來人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