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旭]Hate U, Love U

※禁止抄襲或盜鏈行為,一經發現,無限制追究責任!
若要轉載,請留言申請,謝謝!


作品題目:Hate U, Love U
文章作者:瘋白菜
等級限制:PG-17+(耽美、悲情系列)
主要角色:SJ成員—金鐘云、金麗旭、李晟敏


《Would you marr me》番外一:金麗旭篇


明明無法放棄,明明還在思念。
如果說愛,背面的真的是恨麽?

麗旭睜大眼睛,看著空蕩蕩的天花板,黎明前的天空泛濫著憂鬱的藍色,透過白紗窗簾,送進來的光使人頭腦空虛。
他又在想那個人了。
是的,他真的在想那個人了。無法控制地想,無法壓抑地愛。
一下子坐直身子捉著發燙的胸口瘋狂地喘氣,仿佛被某雙大手緊緊掌控了心臟,呼吸不過來,空氣是如此美好的東西。他發了狂般需要,迫切地需要。
呼、呼、呼、呼——
四周安靜得如無風的海面,響亮的呼吸聲驚醒了身旁的人。



「麗旭?麗旭,怎麽了?不舒服?」晟敏從床的另一邊起來,擁住麗旭稍稍顫抖的肩膀。
「沒……沒事。」強壓抑起伏不定的心緒,麗旭首次發現自己剛才幾乎呈現缺氧的狀態,祗因為一個夢。沒有結尾的夢,以及那個人。
不要再出現了,求求你,不要再出現了。
麗旭在心底悲愴地哀求著,但願那個人真的會聽見,不再出現於他殘破的記憶庫中。
晟敏擔憂地盯著蹙著眉頭不曾顔開的人,咬緊了唇。
他的手撫過麗旭蒼白得毫無血色的臉龐,在髮鬓那有冷得讓人發抖的汗水。
「麗旭……麗旭……」他輕聲呼喚著那人,緩緩把自己的唇貼上去,咬出血了的唇瓣散發著濃濃的腥氣,可他不介意,因為他知道對方也不會拒絕的。
就像犯了錯的孩子。麗旭有一個秘密,刻意地隱瞞著。

***

當麗旭坐在大廳的沙發上揉著太陽穴,昏昏沈沈的腦袋仍舊沒見清醒時,晟敏著裝整齊地拿著藥和水來到他跟前,溫柔地坐在他身邊,如哄騙小孩子般說著甜美的句子,讓他把藥片灌下去。
他確定麗旭需要一個更深沈更安穩的睡眠,這些藥片可以幫助他。
「不,我討厭吃藥。」麗旭無辜地搖搖頭。他總覺得那些藥片會導致他的記憶衰退或崩潰。
「乖,這幾天都把你忙壞了,你需要更好的休息。」晟敏撫摸著對方的髮絲,眸中充滿愛憐。
儘管不是他想要的,但凝視著晟敏漂亮的眼睛,麗旭終究無力反抗。沒有人能夠抗拒得了那雙漆黑中閃著亮光的瞳仁。
晟敏仿佛一直都默默地用那雙眼睛傳遞著愛的訊息。麗旭感覺得到那雙眼睛在說話,對他訴說更多更多的愛。使他無法抗拒。
他接過晟敏手心中的藥片,猶豫不決地抿了抿唇瓣。
「麗旭?」晟敏呼喚道。
「哥,我……」他再次對上晟敏的眸子。仍舊如此漂亮,像很深很深的午夜海洋,足以將一個活人吞噬。
「乖,吃下去了就會好受點了。」晟敏上前親了親麗旭的唇,淡淡的微笑有著別樣的味道。
麗旭局促不安地眨著眼睛,眉頭又皺起來了。
見狀,晟敏深深地吸一口氣,淡去了嘴角的笑意。
「麗旭,你在害怕什麽?」他的聲音很小,卻有無庸置疑的篤定。
對方像受驚的小獸,怔怔地盯著晟敏沒有表情的臉,戒備的目光大咧咧地暴露無遺,灼傷了晟敏明亮的眼睛。
他別過臉,放下手中的杯子起身離去。
「哥!」覺察到自己的失態,麗旭匆匆追上前拉住了晟敏的手,「不是那樣的,真的不是!」連他自己也預料不到嘴巴含糊地說著什麽,已被晟敏略帶憂鬱的黑眸遮蓋過去。
「不是哪樣的?」晟敏問道。
麗旭張了張嘴,卻再也答不上一個詞語。
此此的晟敏正用一種意味深長的眼光看他,使他感覺全身僵硬,如被滂沱大雨淋了一身再不幸被雷電擊中。
『害怕』……
他突然記起晟敏口中的詞,雙腳發抖。
不,不是這樣的。他根本不害怕。他要害怕什麽呢?害怕寂寞的時間沒有人陪伴?有晟敏哥啊。害怕夜間噩夢驚醒沒有人借來一個肩膀?有晟敏哥啊。害怕揭露某些舊傷口時沒人為他拭去淚水?有晟敏哥啊。那他究竟在害怕什麽……
日光貫穿樹蔭,有細碎的陰影打在晟敏臉上,閃閃爍爍。麗旭感覺到了有汗珠從額角滑下,氣溫是如此之高,心海在潮起潮落,安靜不下來。
寧靜的白晝總是使人感覺溫暖,麗旭聽見耳膜有湧動的聲音,每一下的水聲都包含著晟敏溫柔的呼喚。晟敏總是出現在他的身後或身邊,從不會越過他走在前面,因此他總可以更及時更好地保護他。晟敏總是把肩膀遞給他,不會若即若離,使他感到更有安全感。晟敏總是放下手邊要忙的活,不會留他獨個,關心他需要什麽。
不像某人,不像某人那樣……
天啊。原來他是那麽幸福,被那麽多的愛包圍著,還有什麽值得埋怨呢?別像個小肚雞腸的妒婦,他應該滿足,這樣合他心意的美滿生活並非誰都能擁有的。
「對不起,晟敏哥……」麗旭傾身撲到對方身上,緊緊摟住晟敏的脖子,似乎要抱個喘不過氣來才安心。「對不起,我會乖的,我吃藥我休息,你別生氣……」
麗旭用力地擁抱晟敏,用力地深呼吸以及用力地忍住眼淚。

***

莊嚴神聖的教堂位於近郊地區的一隅。距離不遠處還有一家裝潢簡約的咖啡廳。
麗旭懾手懾腳地來到最前面,心有惶恐,坐在面對祭壇的第一排長木椅上。他誠心地閉上眼睛,雙手合十。
這是一個常見又簡單的儀式,供給那些思維淩亂或內心迷失的人們祈禱、請求救贖。
偌大的教堂內沒有別人。空氣中流失著喃喃細語,聲音一點點地消逝。秘密像粉筆字一樣終於被擦掉,令人安慰。
他沒有華麗的詞藻,僅有一顆真摯的心。他希望在心臟仍舊完整時得到請救,避免最後的粉身碎骨。
麗旭一遍又一遍地禱告,一遍又一遍地哀求。對象早已在他的心中模糊不清。
也不曉得是在對誰說話。越來越艱苦,越來越淒涼。
「求求你,幫幫我……」他說完最後一句話才發現自己的十指已扣得太緊,青白的顔色泛濫成災,額際也佈滿大滴大滴的汗珠。
麗旭張開眼睛直視陶瓷造的聖母像。那位慈祥的母親有著安謐的微笑,全身上下散發著和平的氣息,卻無法在重要時刻平穩他。
是他罪孽太重,抑或他不夠虔誠?到底要怎樣才可以解脫……
待他困惑不已時,身邊早已無聲無息潛進來的男人發話了。
「她不會幫你的。」
鼻息間的呼吸也令麗旭熟悉不已。他緩緩地閉上眼睛企圖逃避他。
「不要跟我說話,我在告解。」
「你犯了什麽罪嗎?」鍾雲輕佻地揚眉。
「是的。我犯了不可被饒恕的罪,但我真心想要得到解脫。」麗旭堅持不渝。其實不然,越來越不安的人微微顫抖起來。
「什麽是犯罪?」鍾雲問。
「不要……」麗旭忍住躁狂的情緒。
「你要用神的《十誡》作為犯罪標準,還是用人類法律的犯罪標準?」他再問。
「不要影響我……」逐字逐字被牙齒咬碎了擠出來。
「你的傾訴對象又是誰呢?」鍾雲不饒不依,聲調卻異常平靜。
「求求你住口!」麗旭無情地打斷他。
明顯聽見對方歎了一口氣,再次隱藏於靜止之中。
儘管他很配合地閉上嘴巴,可麗旭似乎更能感覺到心臟有一處疼痛,憋得難受。就像大腦缺氧。難受。原本不安定的十指越發空虛。伸直不行,屈著不行,捉著點什麽也不行。祗能恁空顫動。
耳邊又響起了晟敏的話。
「你在害怕什麽?」
害怕……他在害怕……
然後鋪天蓋地的溫暖融入了雙手的皮膚,完整地安撫了彷徨的手指。
麗旭抿緊唇咬緊牙關不願意張開眼。他怕眼睛打開的一瞬間控制不了的淚水就嘩啦啦地落下來。他不想在這個男人跟前哭。他害怕會變得存在某種特殊含義。
鍾雲握住麗旭因用力過度而慘白的指關節,另一隻手環住對方的肩膀,臉漸漸貼過去。
他在麗旭耳邊低喃:「麗旭……我想你。」
麗旭皺著眉,緊閉的眼睛火辣辣地生痛。面對鍾雲首次曖昧不清的句子無法作答。心底有更強烈的浪潮在翻滾撞擊,全都撞在一塊名叫『軟弱』的玻璃上。玻璃裂開整齊有序的紋路,間隙中有更複雜的東西燃燒起來……
是恨、憤怒、哀怨、無奈、痛苦……搞不清楚一刹那能表達什麽。
麗旭很想像上次在咖啡廳對鍾雲斥責過後一走了之,可如今的他變得脆弱極了,打從身邊存在了一個李晟敏,自己就徹底失去所有自我保護能力。更何況,鍾雲的手緊緊地握住他的,那抹能把他燙傷的溫度一直操控著他的靈魂。
他在害怕……
「為什麽不看我?」鍾雲的唇摩挲著麗旭的耳際,咄咄逼人。
「我看你已經看得太久,不想再看了。」麗旭哽咽地回答,眼睛絕不張開。
「但是你的眼睛已經習慣我的存在了吧?」
所以在夢中也會看見他安靜的臉……
「你瘋了……」麗旭竭力穩住紊亂的呼吸。
「因為太想你了。」鍾雲貼上麗旭乾澀的唇,輕柔地吻他。
聖母像佇在那裡,臉上仍是不可思議的平靜。

***

麗旭吃驚地睜開眼,散發著熱量的午後陽光打在他顫動的睫毛上。他翻了個身子疲憊不堪地掙扎著坐起來。四肢被藥性鉗制住,酥軟無力,但腦袋是清醒的。剛過去的一幕幕歷歷在目,清晰得仿佛祗是眼睛一張一合的過程。
他擡手抹了額上的汗,緩緩轉頭凝視窗外的亮光。那裡的白色可照耀世間盡頭的陰暗,像天神無處不在的眼。
他也被神照看著吧?那他的夢呢?
心底又翻起了軒然大波,原本麻痹中的痛楚席捲而來。
「求求你,幫幫我……別再讓那張臉出現了!」
麗旭不甘示弱地咬住唇,五指歇斯底里地抓住心臟位置的衣服,苦痛地倒在床上。
——她不會幫你的。
鍾雲擁住他說。
——你在害怕什麽?
晟敏意味深長地盯著他說。
麗旭使勁地搖頭,企圖飛甩徘徊在耳邊不眠不休的細碎聲音。它們像密密麻麻的蟲子,一點點地鑽入他的耳道,滲入他的神經,與他的血肉骨髓密不可分。
他被逼得快瘋了!快瘋了!
「麗旭?」
一道嗓音打破了麗旭的思維,他像驟然得到釋放的奴隸,感激地撲入屬於他的曙光——晟敏的懷抱。
「哥!」他緊緊地抱著晟敏,貪戀地呼吸對方的氣息,像個永不饜足的小孩。
他知道晟敏的一切是靈丹妙藥,足以拯救他脫離瘋狂的境地。
「哥……哥……」
晟敏撫摸著麗旭的髮,溫柔地哄他:「我在這裡,我在這裡。麗旭,怎麽了?作夢了?」他親親麗旭的額,親親麗旭的臉,深深地擁抱他。
「哥,你……」麗旭滿頭大汗地擡起頭看晟敏微笑著的臉,那表情卻讓他不解。仿佛是更深遠的、難以言說的惋惜,和酸楚的味道。
一時間,麗旭竟呆了。他隱約感受到莫名的畏懼如潮水般湧現。
「麗旭,作噩夢了?告訴我怎麽回事,有什麽使你不安?」晟敏摟住麗旭坐在床邊,輕輕地撫弄著對方被汗水打濕的額髮,一根根地弄好,一絲絲地觸摸,舉動極其細緻,明亮的大眼睛幾乎要被滿溢的潮水湮沒。
麗旭困惑地盯著他,刹那間像預見了一池碎萍。汗珠從額際悄然滑下,泣,卻不成聲。
「晟敏哥……你去哪裡了?」他心虛地問。
現在,晟敏的手摟住他的肩,晟敏的手握住他的手,晟敏的眸凝視著他的眼,但他仿佛置身冰窖,渾身上下散發著不可思議的冷意。明明,是夏天啊……
「我去和赫在見面了。」晟敏那快要消失的笑容自覺地露出來,溫柔得快要破碎的美麗弧度,卻教人無法承受。
麗旭覺得是窒息了,肺部換不來氧氣,整個人病懨懨的。
「他向我諮詢了一些到英國登記結婚的事,他也想要和鍾雲哥結婚了。」晟敏緊緊握住他的手,放到嘴邊親吻,「麗旭啊,我們結婚了,很幸福吧?他們也該穩定下來了,結婚是最好的吧……」
但是,晟敏哥為什麽要用疑問的語氣呢?麗旭祗覺得心中那片空白殘缺不全。
他不敢擡眼去看晟敏的臉,其實是更怕自己的眼淚真會落下。咬緊牙關,夢中的鍾雲對他所說的仿佛已成事實。
——她不會幫你的。
真的沒有人幫他了,多年的信仰一下子如山洪爆發坍塌倒下。
「結婚……結婚……」麗旭輕聲地喃喃,如念著什麽咒語般倒在晟敏懷裏。「哥,我們很幸福是不?」他主動親吻對方柔軟的唇,那裡顫抖著。
「嗯……」
「那他們也會像我們一樣吧?」麗旭解開晟敏的衣服,胸膛的布料早已濕潤一片。
「是啊……」晟敏按倒麗旭,給予他最深入的吻。
既然是這樣,他就沒什麽需要顧忌了吧……
晟敏的動作溫和如水,麗旭沒有多少難受或疼痛。他們的相處一直很和諧,沒有衝突,不像他和某個男人。他張開眼睛往外看,天空被豔陽曬得蒼白無色,雲朵在強烈的光芒中潰散瓦解。
那個男人的臉若隱若現,模模糊糊。
「啊……」麗旭用手臂遮住眼睛,流出來的淚水被皮膚散發著的熱量迅速蒸發。
他沒有告訴任何人,這才是他和晟敏的第一次歡愛。
痛不在那裡,而在這裡。他咬牙切齒地按住胸口。

***

老地方。教堂附近的一家咖啡廳,門上的風鈴有細長的美麗音色。
他們各自要了一杯咖啡,沈默以對。
鍾雲凝視著神色憔悴的麗旭,滿心愛憐。麗旭凝視著神情抑鬱的鍾雲,痛心疾首。
「我每天都去教堂,也來這裡,但一直沒見你的影子,還以為你不會再來了。」鍾雲先發話,看似閒話家常的話題現下變得異常沈重。
「是啊,以後也不會再來了。」麗旭堅定不移地答道,故意忽略對方眼中的疑惑。
他的靈魂有殘缺,不該再抱有奢侈的期望。他對自己發誓,在心中那堵僅有的信仰之牆塌方倒戈,把捆在牆下的願望汽球通通打破毀滅那一刻開始,他再不擁有踏入教堂的資格。
他不要怨天尤人,也不要自艾自怨。他祗想平靜面對,面對殘酷又無力挽回的局面。
「麗旭?」鍾雲輕聲叫喚對方,手不知不覺有想要捉住對方的衝動。
卻被麗旭明顯地避開了。
「哥,我聽晟敏哥說,你和赫在哥打算結婚了。」始終還是要說的。他看起來十分平靜。
因為鍾雲對他說:
——她不會幫你的。
我不需要任何人的幫助。我不需要,不需要……
麗旭在心底念叨。
「這件事……」鍾雲停頓下來,既沒肯定也沒否決。他的猶豫令麗旭熱淚盈眶。
「我祝福你們。」麗旭搶過對白,「我和晟敏哥都會祝福你們的,但請不要邀請我……」
「麗旭……」
「真的,註冊登記後回來千萬不要邀請我聚會。抱歉我真的很自私……但真的不要邀請我……」麗旭顫抖著雙肩,一陣又一陣地哽咽。
「麗旭我還沒有……」
鍾雲欲言又止,對方的眼淚一串串地下墜,落在他的心裡,阻塞在他的喉嚨裏。
現在不管說些什麽,都是無能為力的。
「鍾雲哥,我……我不恨你,我不恨你……」從一開始陷入那張屬於金鍾雲的網時便迷途不返,怨恨不起。
有人說『因愛成恨』,但他怎麽還是恨不起來?
他曾經在心底刻畫一千次『金鍾雲,我恨你』的字樣,日夜不停地埋怨積累,直到有一天夢中再現鍾雲英俊的臉,再一次為他流下眼淚,他真以為自己要瘋了,被一份開不了花結不出果的夭折感情逼瘋了才會企圖在心中用激烈的字眼催眠自己,催眠自己是恨他的,一直恨到徹底。
但他錯了,那些字眼,那堆積滿怨恨的字眼時刻散發著愛戀的味道。是甜得令人苦悶,膩得教人心慌的味道。
金鍾雲,我恨不了你,恨不起來,無力憤恨……
祗是因為我從沒忘記過你。我愛你,太愛你,愛你……就像永無終止,所以難受,很難受。
麗旭委屈地凝視著浸在水中的面容,那張臉一直沒有表情,是他太殘忍抑或他已不屑?
「為什麽……為什麽是你……」
鍾雲啞然無聲,逼得麗旭已回頭不能。
「今天……是我們最後一次見面……金鍾雲,再見……」
他要自己努力站起來,走出咖啡廳的門口,要自己徹底抹掉這段不堪的記憶,埋葬這份不被允許的愛情。
鈴鈴鈴——
清脆的風鈴聲徘徊於耳,麗旭感覺兩條腿像灌了鉛一般沈重。
擡頭仰望天空,雲朵的顔色已不再是他所熟悉的。
愛,就不要恨。這是他的宗旨,沒有信仰也依舊。


—END—

theme : 〝﹡Super Junior ♡
genre : 演艺明星

Secret

奶瓶裡的許愿紙條

【小本通販】
夜惑魅影 45本
紡幸紀 45本
Tortuous Game 100本

【腐败历程】
→w-inds.
→FLAME伊崎雙子
→幽遊白書
→HUNTERxHUNTER
→Super Junior
→ONE PIECE
→Death Note
→家庭教師REBORN


【王道詮釋】
(w-inds.)涼龍:左手和右手的戀愛,永遠都沒有交集的期待,是我心底最依戀的痛。
(FLAME)央右:金髮與銀髮的糾纏,世界上最近卻又最遙遠的距離,是我曾經無限工口的寫作對象哈!
(幽遊)藏飛:其實一開始我是飛藏的,結果後來被櫻大人提供的日本同人漫畫放倒,想不到日本飯的藏飛如此強大啊……
(幽遊)鴉藏:純黑色的優雅條線,鴉的曖昧態度對於藏馬而言,已經不足夠用單純的『變態』去形容了,我喜歡他們的糊塗不清,無論最後是誰先抛棄誰,誰先放棄誰,這兩個人始終都會在不久的未來相聚。

(HUNTER)伊猗:哥哥的絕對氣勢,弟弟的反抗徒然,壓倒勝的強弱懸殊真的很令人著迷啊!伊路米,你真的太帥了!!香港的聲優大哥,你的聲線亦是令我鍾情於他的其一原因哦!
(HUNTER)西攻:說實話,我還真討厭西索攻小傑= =||並非戀童癖的某菜雖然明白像西索這種人肯定多少會有心理扭曲從而特別喜歡捉弄『青澀的果實』的意味……但,小傑啊……你的純真真是我的計時炸彈!!

(SJ)藝旭:官方CP,鍾雲哥是很照顧小厲旭的,雖然他倆的低調令飯絲無法大肆YY,但小動作如他們真的很美妙,兩人在一起,背景便自然換成輕鬆幽默的感覺了。
(SJ)敏赫:SJ裏面最合適工口的人。哈哈哈。其實真的很喜歡這兩隻的有愛,感覺很美妙哦!

(OP)ZS:孔武有力的劍士,英俊瀟灑的廚子,黃綠搭配,適當好處。
(DN)L月:被同人漫畫帶入原漫畫的某菜,居然因為L的詭異而一發不可收拾地愛上這雙CP,連最後L死了的事實都無法接受。家中有一本同人漫畫,說是月死後當為死神了,回頭再看見L原來沒有死,回來贖罪的故事。很感人,多次流淚。
(家教)RL:絕對裏包恩X藍波!!愛裏包恩的鬼畜,愛藍波的誘受。
(家教)山獄:天然少年+倔強少爺。傻裏傻氣的走在一起,總會幸福的感覺。
(家教)XS:這算是S和M的世界麽!?呵呵呵……
(家教)白正:白蘭的純白,正一的純正,天呐!中間摻著一個斯帕那,還真是……3P吧!!不過白蘭大人,請你對小正別手下留情啊!他絕對是屬於你的!


【同人作家】
提及涼龍,祺鬼大是鼻祖。
提及藝旭,永遠的十八歲和HIDE大是長青樹。
提及ZS,ISAKU大是最愛。
提及L月,藏王影木居功不少。
提及RL,鍾ヶ江大是首席。
提及山獄,上有七海,下有龍葵,左有美和,右有有城。
提及XS,船鬼是代表。

菜籽の糖衣炮彈

最近の填字遊戲

無聲追蹤

日照閒聊閣

關於盆主

瘋白菜/Crazy veg.

御名:瘋白菜/Crazy veg.
ballofacat
我是站立於平衡線上與野獸共舞の娘。

出生了,長大了。花錢了,攢錢了。愛情了,叛變了,離棄了。愛過男人了,愛過女人了。接吻了,做愛了。流淚了,高興了。睡了,瘋了。

當過斑竹了,當過管理員了。鬧過麻煩了,搞過革命了。做過視頻了,做過美工了。畫過畫了,唱過歌了,出過書了。編過舞了,導過劇了,寫過詞了。喝過酒了,抽過煙了,割過脈了。

不想活了,不想想了,不想這樣了……

我是大家口中眼中心中最虛假の舞孃。

Memories

11 | 2017/12 | 01
-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 - -

吐糟聚集地

神經聯盟

★Best Couple☆

NO.1

♡ 山獄 ♡


NO.3

♡ 裏藍 ♡


NO.9

♡ 白正 ♡


NO.2

♡ 藝旭 ♡


NO.3

♡ 涼龍 ♡


NO.5

♡ L月 ♡


NO.6

♡ ZS ♡


人來人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