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rtuous Game》再錄本

【书名】:《Tortuous Game》
【出品】:祺鬼&寻找无双工作室
【作者】:祺鬼
【封面】:祺鬼
【規格】:73012字·大32开 ·1P彩色扉页157克铜版纸·152P黑白70克打印纸·250克封面彩印,覆亮膜
【内容】:情節架空,虐,R17+,现代
【属性】:w-inds.同人耽美FANS小说本
【装订】平装,封面翻开后第一页是250克黑色星彩纸,第二页是半透明硫酸纸扉页,第三页是彩色扉页,第四页是目录,之后是正文。
【赠品】5cm×15cm书签1张·A5透明塑料书套1张
【序言】:
是否佔有意味著愛?
是否拋棄意味著不愛?
「心中有個位置,我沒忘記,你也不可能進去!」
牛郎店第一把交椅——緒方龍一,豈是金錢便可出賣?
然而,遇上橘慶太又是他的何種孽帳?
“我希望有些事……是和你挂念的那個人無關的,別姓‘千葉’就好……”
風流不羈的二少爺——橘慶太,豈為個牛郎費盡心思?
這輩子他算是栽定了!
一場詭變多端的遊戲中,相比起來,哪個才是輸得最徹底的人?

封面圖:
封面效果图



封底圖:
封底效果图

內頁彩圖:
文档首页图


段落試閱:
--------------------【場景1】--------------------
踩着水泥铺成的路,拐弯处没见着人影便撞个正着,两人不约而同地发出闷哼后退数步。龙一因赶时间也没管什么拔腿要走,却料对方的手扯住了他。
“放手,干什么?”龙一有些讶异,不满地甩开对方,粗气直喘。
“不带眼睛的,撞了人想一走了之,态度真糟。”男人不紧不慢地叹息,低厚的声音悬在寂静的夜下,散发出无尽诡秘的气息。
月亮之神没眷顾这条小窄巷,平日接触不良的电灯今晚也不争气地熄灭了。处于漆黑一片的环境中,龙一没能看清对方的相貌,单从他的嗓音判断他应该是个比他年长的男子。
哼,都那么大岁数了还斤斤计较,不就撞了一下吗,他也有痛觉的。
“你凭什么这样评价我?太无礼了吧,没风度的男人。”龙一冷嗤道,竭力忽视对方给他带来的无形的压迫感。
“呵,那我又应该得到这种评价吗?风度是对待女人用的,你是女人吗?”男子咧嘴一笑,阴森的弧度在虚幻影子中若隐若现,换来龙一的局促不安。
“我没空闲和你瞎扯,你想要什么?钱吗?”龙一有点慌,握紧了拳头。
“不,我不要钱。”男人摇摇头。
“不要钱?那你要我的命吗?”压抑着焦躁的脾性,龙一不屑致极地瞅向声响来源,牙齿的厮磨引起了对方注意。
“把我当市井流氓了吗?我是个绅士,倘若你赶时间可以先走,但要留个名字。”
龙一怔了怔。留个名字?好让日后流氓找上门?以为他是三岁没见过大场面的小孩子吗?笨蛋也不会上的当。
“我没有义务这样做,你也没有权力知道我的名字,就这样,变态先生。”龙一不妥协,脚跟退了一步准备转身抄别的捷径。
哼!算他倒楣,拐小巷也能撞见疯子,今晚绝对少不了挨駡。
“喂,别怕,我不是妖怪,不吃人的。”察觉他的意图,男子轻佻地开口。


--------------------【場景2】--------------------
“龙一,什么时候变得火爆了?要维持你的气质,别对橘少爷动气哦。”店长意味深长地瞥了庆太一眼,再次把龙一拉到身后。
“好了,这场戏早应该结束了。要怎么卖,开个价钱。”庆太不屑地盯住店长道貌岸然的脸。
按这下,店长也是个强劲的对手呢……
“橘少爷,刚才不是说过了,龙一十万一次,你要我开什么价钱嘛?呵。”店长妖娆地用手掩住嘴,迷离的眸混淆着鄙夷的轻佻。他就是装疯卖傻,又如何?
“我要买下他,将他变成我的私有物,懂了没?”庆太按捺着欲要爆发的怒火,半眯的眸不悦地透过店长的身子盯着龙一。
“私有物?呵,橘少爷,你这何必呢?玩玩就算罢,别动真感情。”他轻巧地转过身替龙一歪歪扭扭的衣服整理着,委婉地拒绝了庆太的‘好意’。
在这个尔虞我诈的世界里,想要把某些物件某些人变成自己私有物的人太多,特别是庆太这种权势在手的人。假若买龙一的人是个心地善良诚实可靠的君子,他可不计价钱双手送上。然,是庆太的话,不必了。
“按你的意思,就是不肯卖了?”
他没想过要摆平一个PUB的店长也如此困难,看来他太常跑那种百痴的店,忽略了‘乱世出英雄’这话了。
对!妖魅能在同行中脱颖而出,成为热衷于男色的人的茶后佳话,店长又怎可好欺负呢?既然他不愿意卖,为了得到龙一,他是不计较什么‘卑鄙行为’了。
“卖,当然会卖,只是对象不合适罢了。橘少爷今晚不高兴吗?我喊别人好好侍候您,保准让您满意,怎样?”店长轻扯着笑,美得花枝乱颤,就连龙一也看傻了眼。
“不用了!”说罢,庆太把手中的烟弹开,若有所思地睨着龙一,“今晚打扰了。他,我是要定了,你做好准备等我的消息吧。”他单手搭在店长肩膀上,露开不甘示弱的笑。
“好,恭候大驾。”店长不失温柔地点点头,毫不介意对方的威协。
龙一凝视着不肯退让的两人,心底的惊慌蔓延成点点化骨的恐惧。
游戏,才开始。


--------------------【場景3】--------------------
龙一凝视着敬多苍白的脸,静静站在阴影下等待闹剧的开演。
突然断掉的句子惹起男子的好奇,他瞥向敬多,顺着他的视线缓缓望去,迎上了龙一不含糊的眸子。
气流就从此刻静止,世界也在此刻瓦解。
两人静默地相视,惯有的冷寞渗满周遭环境。龙一悠悠晃晃地来到男子跟前,拉起他的手把链子放到其掌心,再轻轻合上他的五指。抬眼,对方不语,从深邃的黑眸倒映里他找着自己麻木的脸孔。
手,始终没放开,轻轻拉扯着。从冰冷的体温中,他闻到熟悉的味道,就像指尖触及的皮肤散发着他怀念的气息。
一秒,两秒,三秒……
“我以为我们不会再见面的……凉平。”
龙一先打破沉默。他不习惯沉默,那不该是他的戏码。尽管他从对方身上学懂了,可他不能沉默。沉默让他失去一切,他会觉得输了,输得彻底。
“你,还好吗……龙一?”凉平敛下锐利,眸中是浅浅的无奈。和一个很久没有见面的朋友说话,他不太擅长。
朋友?或许是吧。
“好!完整无缺,能不好吗?”龙一勉强地笑,炽热的眼眶不自觉地淌下泪水。炎热的天气没让泪水蒸发,他多希望能更热点,好让泪水在滴下来的瞬间夭折,他不甘心在他面前哭,那会显得自己好可怜。
凉平伸出手温柔地拭去龙一脸颊上的泪,安静地抚过他的发,不作声息地退开。已经没有资格了,指尖又是如此的寂寞。
“我是不应该来的。”抿了抿唇,凉平贪恋地瞥了龙一的泪颜一眼,狠心越过他身边快步离开了天台。
他走得乾脆,连句子的馀音都没回荡,就如当初一般。龙一没回头,被拭去的泪的脸颊有些发烫,无力合上的手指却是冰凉的,冰得像要僵硬。
明明是夏天,他怎么会觉得冷?


--------------------【場景4】--------------------
柔软的大床上躺着一抹久违的身影。松散却仍旧挂在领口的深色领带,衣冠不正的白色衬衫下露出隐若隐现的性感锁骨,放肆的男人搭拉着两条腿托着下巴好整以暇地盯着门口早料此着的人儿,诡异地笑道:“果然和我心灵相通啊,知道我在这呢。”
“你还能跑去哪里?”龙一不满地撇嘴,“住你家这么久,哪天你不是跑我房间多于留在自己房间的?真不晓得你的独立房间有什么用,乾脆搬到我房间来吧。”一边从衣柜取出乾淨的衣服一边数落对方的无聊,语句中的失当自己也浑然不觉,倒是让庆太占了大便宜。
“在邀请我和你同床共枕?”庆太打趣地笑道,“终于受不住我的魅力了吧,哈哈哈……”
龙一怔了怔,意识到自己的语误,立即嘴硬地反驳过去:”哼,省点吧你!”
不屑地盯住姿态撩人的可恶男人,风暴即将开始。
“是啊,受不住你的诱惑啊,不相信我可以吃了你?”龙一慢条斯理地爬上床,有恃无恐地跨在庆太身上,伸手撩拨他漂亮的额发。
“呵……你?还嫩着呢。”庆太毫不介意龙一的举动,欣赏式地噙住笑对上一双明亮的眼眸,大手像芭蕾舞演员的腿,跳跃着移到人儿的腰上。


--------------------【場景5】--------------------
缺乏润滑的贯穿硬生生地撕裂了敏感的皮肤,乾燥的摩擦加剧了痛楚的蔓延速度。他猛地抽一口凉气,痛得整个人不住颤抖起来,被紧紧咬住的唇瓣有腥味淌过舌尖。他乏力地倒在对方的肩膀上,一抹酸意涌入鼻间,眼眶即泛染了粼粼水光,连哽咽的喉咙也差点被压制下去的叫嚣挤破。
“其实,你也把我当成千叶凉平啊!”庆太恶意地抱起龙一的身体再度重重放下。
“啊——我、我恨你,我恨你!”巨痛绷紧了他的感官触角,冷汗从散发着浅香的发丝中滴下,悄然划过脸庞,打湿了轻微扇动的卷翘睫毛。此刻,他感觉屈辱与羞耻已经彻底碾碎了他的自尊,连带心脏也血肉模糊了。
攥紧拳头的关节咯咯作响,他却不忍往对方身上发洩……
“可以得到千叶凉平的宠儿,龙一的恨,我是否应该开心呢?”庆太咬牙切齿地应道,扣住对方手腕的十指没半丝松动,反而越发用力,原本的红色印记迅速转呈青紫一片。
“啊……”他睁开眼睛,雾水里有强烈的怨怼,“橘庆太,我恨你。”强忍住欲要掉下的泪水,独力承受每次异物贯穿身体的疼痛,他知道,自己早已失去落泪的资格了。
对凉平,只是讨厌啊……对他,则已到达怀恨的程度了。
没有爱,又哪来的恨啊……
很多年后,庆太一直都记得这天。他们的第一次做爱,在高速公路旁,以一种喻意着毁灭的姿态由始至终。龙一噙着从未坠落的眼泪平静地说恨他,之后再没发出半点声响。他凝视着龙一眼中的怨艾,视线一下子模糊了。朦胧中,他错觉龙一用极低微的声音说,我爱你。
他们都无法回到最初的时候了。



【作者寄语】

當初刷了100本,現在翻錄。
其實是悲劇,喜歡得要命,虐得要命,為這本書流了一次又一次的眼淚,直到風把淚水吹乾了,傷口終于愈合。
我不會說太漂亮的話,也不喜歡太漂亮的文章,如果故事永遠都是順順利利美麗如此,就不值得去看了。
之前的封面是好友設計的,感謝龍喵。今次的封面是本人設計的,喜歡黑暗,屬於黑暗中的一點光芒,就像希望,會否被漆黑遮蓋就看燈光的未來。
雖然這個CP我不會再寫下去,但曾經的愛我會一直記住。抱著夢,抱著希望,我們一起活下去。

theme : w-inds. 風
genre : 演艺明星

Secret

奶瓶裡的許愿紙條

【小本通販】
夜惑魅影 45本
紡幸紀 45本
Tortuous Game 100本

【腐败历程】
→w-inds.
→FLAME伊崎雙子
→幽遊白書
→HUNTERxHUNTER
→Super Junior
→ONE PIECE
→Death Note
→家庭教師REBORN


【王道詮釋】
(w-inds.)涼龍:左手和右手的戀愛,永遠都沒有交集的期待,是我心底最依戀的痛。
(FLAME)央右:金髮與銀髮的糾纏,世界上最近卻又最遙遠的距離,是我曾經無限工口的寫作對象哈!
(幽遊)藏飛:其實一開始我是飛藏的,結果後來被櫻大人提供的日本同人漫畫放倒,想不到日本飯的藏飛如此強大啊……
(幽遊)鴉藏:純黑色的優雅條線,鴉的曖昧態度對於藏馬而言,已經不足夠用單純的『變態』去形容了,我喜歡他們的糊塗不清,無論最後是誰先抛棄誰,誰先放棄誰,這兩個人始終都會在不久的未來相聚。

(HUNTER)伊猗:哥哥的絕對氣勢,弟弟的反抗徒然,壓倒勝的強弱懸殊真的很令人著迷啊!伊路米,你真的太帥了!!香港的聲優大哥,你的聲線亦是令我鍾情於他的其一原因哦!
(HUNTER)西攻:說實話,我還真討厭西索攻小傑= =||並非戀童癖的某菜雖然明白像西索這種人肯定多少會有心理扭曲從而特別喜歡捉弄『青澀的果實』的意味……但,小傑啊……你的純真真是我的計時炸彈!!

(SJ)藝旭:官方CP,鍾雲哥是很照顧小厲旭的,雖然他倆的低調令飯絲無法大肆YY,但小動作如他們真的很美妙,兩人在一起,背景便自然換成輕鬆幽默的感覺了。
(SJ)敏赫:SJ裏面最合適工口的人。哈哈哈。其實真的很喜歡這兩隻的有愛,感覺很美妙哦!

(OP)ZS:孔武有力的劍士,英俊瀟灑的廚子,黃綠搭配,適當好處。
(DN)L月:被同人漫畫帶入原漫畫的某菜,居然因為L的詭異而一發不可收拾地愛上這雙CP,連最後L死了的事實都無法接受。家中有一本同人漫畫,說是月死後當為死神了,回頭再看見L原來沒有死,回來贖罪的故事。很感人,多次流淚。
(家教)RL:絕對裏包恩X藍波!!愛裏包恩的鬼畜,愛藍波的誘受。
(家教)山獄:天然少年+倔強少爺。傻裏傻氣的走在一起,總會幸福的感覺。
(家教)XS:這算是S和M的世界麽!?呵呵呵……
(家教)白正:白蘭的純白,正一的純正,天呐!中間摻著一個斯帕那,還真是……3P吧!!不過白蘭大人,請你對小正別手下留情啊!他絕對是屬於你的!


【同人作家】
提及涼龍,祺鬼大是鼻祖。
提及藝旭,永遠的十八歲和HIDE大是長青樹。
提及ZS,ISAKU大是最愛。
提及L月,藏王影木居功不少。
提及RL,鍾ヶ江大是首席。
提及山獄,上有七海,下有龍葵,左有美和,右有有城。
提及XS,船鬼是代表。

菜籽の糖衣炮彈

最近の填字遊戲

無聲追蹤

日照閒聊閣

關於盆主

瘋白菜/Crazy veg.

御名:瘋白菜/Crazy veg.
ballofacat
我是站立於平衡線上與野獸共舞の娘。

出生了,長大了。花錢了,攢錢了。愛情了,叛變了,離棄了。愛過男人了,愛過女人了。接吻了,做愛了。流淚了,高興了。睡了,瘋了。

當過斑竹了,當過管理員了。鬧過麻煩了,搞過革命了。做過視頻了,做過美工了。畫過畫了,唱過歌了,出過書了。編過舞了,導過劇了,寫過詞了。喝過酒了,抽過煙了,割過脈了。

不想活了,不想想了,不想這樣了……

我是大家口中眼中心中最虛假の舞孃。

Memories

10 | 2018/11 | 12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吐糟聚集地

神經聯盟

★Best Couple☆

NO.1

♡ 山獄 ♡


NO.3

♡ 裏藍 ♡


NO.9

♡ 白正 ♡


NO.2

♡ 藝旭 ♡


NO.3

♡ 涼龍 ♡


NO.5

♡ L月 ♡


NO.6

♡ ZS ♡


人來人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