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天使與黑翅膀的問題

有個天使在我跟前飄過,然後隕落,我問:
『飄過了為什麽要選擇隕落?』
有個插著黑色翅膀樣似天使的走過來跟我說:
『她自願的。』
我稱呼他為「黑天使」,因為沒有人像他那樣,奇怪的感覺;
『應該沒有人願意當個隕落的天使吧?』
『那假若她不是隕落,而是墮落呢?』
我更不瞭解了,怎麽今天所說的話都是我不懂的啊?我好奇地盯著那張麻木的臉,再看看那些純白的羽毛如今已經漆黑一片。
『羽毛變黑了……』
那是我的感歎,於是黑天使笑著對我說:
『自找的,她想要墮落,沒人可以阻止。』
『你不救她嗎?』
我天真地問黑天使。
『救,假若我能。可惜是我不能,所以救不了。』
『你就放任她繼續墮落下去嗎?』
『妳沒看見她指間的煙蒂麽?』
我搖搖頭,的確是看見了,可是卻無法承認那根點燃了,貌似被消殆得只剩下一半的星火緩緩熄滅,被我的眼淚熄滅。
『不是她願意拿著的,只是她太寂寞了……』
『與其說,是她不願意讓別人走進她的世界吧?』
我搖搖頭,再次:
『為什麽不能選擇?』
『Can I get a chance?』
『Can I get a chance?』
——隕落的天使



今天不太冷,就是有點不太讓人討喜的潮濕。哪裏都粘乎乎的,很討厭。
我好像是生長在那種過於乾旱的世界裏的生物,於是稍有點濕潤便會渾身受不了。難得的我要出去外面,我太不喜歡出去外面,因為我討厭到外面前要弄很多小動作;例如:穿衣服、梳頭、洗臉,記得帶上錢包和鑰匙等等,一堆瑣碎而無聊的東西,結果我還是出去了。
因為不冷,所以我穿了一件綠色的長挂背心,短的棉外套,是比較薄的那種;還有戴了帽子,斜式的;兩邊挂了一雙又長又花巧的銀色耳環,分別是兩個款式。
我走在街上,迎上很多目光。
我好像是惡魔,或者更貼切的是小醜,可能大家都沒看過如此奇怪的人了;可能因為我不像是個人,所以大家都在看我;我什麽都沒有做,我一直走,走過慣於看見的公園,走過吵鬧的菜市場,走過很多人流的商鋪前。總之,最後視線一直落在曾經困了我三年的一個地方。
那裏,我看見了很冷清的教學樓,看見了很冷清的跑道,看見了很冷清的停車場。因為是放假,沒有學生,我也不是學生,於是我就在那個門外的欄幹往裏面看。

記憶不會是斷斷續續的,於是我就想要毀滅某些東西。
因為不是我能選擇的,就像生命中許多無法預計的痛苦。

我一直在害怕,害怕偶爾有一天還會受到傷害,於是一直不讓任何人觸碰我。
結果我還是受傷最深的那個……

那是一個夢的開端,純白色的夢,太美了,不屬於我;
也因為不是屬於我,於是我的夢永遠也不會是白色的;
所以不是白色的,我就可以看見一片漆黑無光的羽毛;

『你知道嗎?在一個地方要找到一瓶好的漂白劑不容易。』
『你知道嗎?原來是一個天使的如今要隕落經過了多少傷害。』
『你知道嗎?沒有選擇的選擇就最終墮落。』
『你知道嗎?想讓插在骨骼裏的翅膀由漆黑變為純白要下的劑量應該是多少?』
『你知道嗎?無法染白的翅膀就只能永遠是純黑一片。』

最後是誰在歌唱;最後是誰在歡笑;
我仿佛聽見從地獄傳來的隻言片語;
因為雙腳站立在熊熊烈火之上,那是煉獄的火。

隕落而下的天使最終伏在地上流淚哭泣,她無法理解自己竟真隕落至此;
我本想向她伸出手,我本想求助她,卻可笑地發現,她的臉鑲嵌著我的五官。

『沒有選擇的選擇就只能墮落……』
『於是受傷最深的那個永遠是我……』

theme : 自言自語
genre : 日记心得

Secret

奶瓶裡的許愿紙條

【小本通販】
夜惑魅影 45本
紡幸紀 45本
Tortuous Game 100本

【腐败历程】
→w-inds.
→FLAME伊崎雙子
→幽遊白書
→HUNTERxHUNTER
→Super Junior
→ONE PIECE
→Death Note
→家庭教師REBORN


【王道詮釋】
(w-inds.)涼龍:左手和右手的戀愛,永遠都沒有交集的期待,是我心底最依戀的痛。
(FLAME)央右:金髮與銀髮的糾纏,世界上最近卻又最遙遠的距離,是我曾經無限工口的寫作對象哈!
(幽遊)藏飛:其實一開始我是飛藏的,結果後來被櫻大人提供的日本同人漫畫放倒,想不到日本飯的藏飛如此強大啊……
(幽遊)鴉藏:純黑色的優雅條線,鴉的曖昧態度對於藏馬而言,已經不足夠用單純的『變態』去形容了,我喜歡他們的糊塗不清,無論最後是誰先抛棄誰,誰先放棄誰,這兩個人始終都會在不久的未來相聚。

(HUNTER)伊猗:哥哥的絕對氣勢,弟弟的反抗徒然,壓倒勝的強弱懸殊真的很令人著迷啊!伊路米,你真的太帥了!!香港的聲優大哥,你的聲線亦是令我鍾情於他的其一原因哦!
(HUNTER)西攻:說實話,我還真討厭西索攻小傑= =||並非戀童癖的某菜雖然明白像西索這種人肯定多少會有心理扭曲從而特別喜歡捉弄『青澀的果實』的意味……但,小傑啊……你的純真真是我的計時炸彈!!

(SJ)藝旭:官方CP,鍾雲哥是很照顧小厲旭的,雖然他倆的低調令飯絲無法大肆YY,但小動作如他們真的很美妙,兩人在一起,背景便自然換成輕鬆幽默的感覺了。
(SJ)敏赫:SJ裏面最合適工口的人。哈哈哈。其實真的很喜歡這兩隻的有愛,感覺很美妙哦!

(OP)ZS:孔武有力的劍士,英俊瀟灑的廚子,黃綠搭配,適當好處。
(DN)L月:被同人漫畫帶入原漫畫的某菜,居然因為L的詭異而一發不可收拾地愛上這雙CP,連最後L死了的事實都無法接受。家中有一本同人漫畫,說是月死後當為死神了,回頭再看見L原來沒有死,回來贖罪的故事。很感人,多次流淚。
(家教)RL:絕對裏包恩X藍波!!愛裏包恩的鬼畜,愛藍波的誘受。
(家教)山獄:天然少年+倔強少爺。傻裏傻氣的走在一起,總會幸福的感覺。
(家教)XS:這算是S和M的世界麽!?呵呵呵……
(家教)白正:白蘭的純白,正一的純正,天呐!中間摻著一個斯帕那,還真是……3P吧!!不過白蘭大人,請你對小正別手下留情啊!他絕對是屬於你的!


【同人作家】
提及涼龍,祺鬼大是鼻祖。
提及藝旭,永遠的十八歲和HIDE大是長青樹。
提及ZS,ISAKU大是最愛。
提及L月,藏王影木居功不少。
提及RL,鍾ヶ江大是首席。
提及山獄,上有七海,下有龍葵,左有美和,右有有城。
提及XS,船鬼是代表。

菜籽の糖衣炮彈

最近の填字遊戲

無聲追蹤

日照閒聊閣

關於盆主

瘋白菜/Crazy veg.

御名:瘋白菜/Crazy veg.
ballofacat
我是站立於平衡線上與野獸共舞の娘。

出生了,長大了。花錢了,攢錢了。愛情了,叛變了,離棄了。愛過男人了,愛過女人了。接吻了,做愛了。流淚了,高興了。睡了,瘋了。

當過斑竹了,當過管理員了。鬧過麻煩了,搞過革命了。做過視頻了,做過美工了。畫過畫了,唱過歌了,出過書了。編過舞了,導過劇了,寫過詞了。喝過酒了,抽過煙了,割過脈了。

不想活了,不想想了,不想這樣了……

我是大家口中眼中心中最虛假の舞孃。

Memories

09 | 2018/10 | 11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吐糟聚集地

神經聯盟

★Best Couple☆

NO.1

♡ 山獄 ♡


NO.3

♡ 裏藍 ♡


NO.9

♡ 白正 ♡


NO.2

♡ 藝旭 ♡


NO.3

♡ 涼龍 ♡


NO.5

♡ L月 ♡


NO.6

♡ ZS ♡


人來人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