像女巫一樣的中國人

這是一個故事。發生在沙漠國家的故事。

5月份的某天,R商場的N店鋪,出現了一個陌生的中國女孩。她長相平平,燙了卷卷的長髮垂肩而下,一副笨拙的黑膠鏡框眼鏡將她細長的眼睛擋住。儘管打扮得必然像個高貴的服裝公司白領,卻仍舊擋不住她那張稚氣的臉。
初出社會的她,特別是遠離家鄉寄居異國的她,陌生的環境都令她興奮和好奇。在她還沒有看清這片黑暗的沙漠,真相仍停留在遠處安靜地觀望著這個女孩。

為了熟悉商場與店鋪的一切,女孩被安排在那逗留三四天的時間。然而,第二天,她便認識了商場的一位保安,名叫Asad。

Asad是一位巴基斯坦藉的男子,年輕而且健壯。192CM的身材和英俊的臉孔足夠令女孩子尖叫瘋狂。特別他溫柔的嗓音,總是友善地微笑著,應該是所有女孩子夢中的白馬王子。

Asad對於女孩而言是特別的,不論長相抑或英語水平,他都比別的巴基斯坦人更為優秀。他是倍受關注的,亦是自由自在的。
當他第一次注意到N店鋪出現了一位陌生的中國女孩,他忽略了自己的職責,不由自主地多次繞著N店鋪轉,目的是多看這位中國女孩幾次。可是女孩沒有注意他,她祗知道這位男子很帥氣,很高大,其餘的,便是陌生人與陌生人之間的陌生感。
接著,Asad通過女孩的同事認識了女孩,他們展開了一次談話。
女孩笑得意味深長,因為她瞧見Asad眼中眷戀的目光。他們交換了電話,成為了好朋友,儘管『朋友』一詞顯得那麽膚淺,並非Asad想要的,卻成為了女孩的底線。



第一次外出,女孩首次看見Asad卸下了工作時的制服,穿上了白色的T恤和牛仔褲,很陽光很帥氣的模樣,令女孩不禁怦然心動。
他們坐在咖啡廳聊了許多。關於宗教、國家、家庭、習慣之類的問題,轉換了無數次話題,最後還是繞不開『情人』此類話題。
Asad想要和女孩開展一段長遠的親密的關係,但女孩卻不確定。臨走的時候,Asad親吻了女孩的手背,禮貌式的親吻,但此行為在巴基斯坦而言卻是『愛慕』而産生的舉動。
男子喜歡女子,通過親吻對方的手背為暗示。
於是,女孩給了他一個擁抱,作為禮貌的回報。並未給予任何回答。

然後兩人常常通電話,常常發短信,在商場見面偶爾也聊聊天,但沒有更進一步的發展。
六月份和七月份是整個沙漠國家的服裝市場興旺時節,業務上的往來和公司內部人員變動,令女孩仿佛脫了架的木乃伊,疲憊不堪。
每次經過商場也是匆匆忙忙看一眼,即使兩人在走廊邊上碰面,亦是互相交換一個眼神,連打招呼的時間都沒有就擦身而過。
女孩被煩瑣的工作和沈重的壓力擠垮了,她已經沒有心思再想別的事情了,導致Asad常常發短信或打電話來也祗是匆匆挂斷。
關係仿佛停在一個冰點上,無法動彈,有點僵硬。

老闆提早的回國,公司全員徹底清空,偌大的公寓中只剩下女孩獨自掙扎。
徹夜的門鈴聲和電話鈴聲回蕩在女孩的腦子裏,她不曾安睡,五分鍾便被繃緊的神經嚇醒,惡夢在漆黑中與女孩糾纏不清,疲憊與頹廢漸漸染遍了女孩的全身。
她開始虛脫,懶得煮食,總是哭泣,歇斯底里地吼叫,可是房子裏除了服裝和家具便一無所有。她打開網路,星星和月亮照耀著中國的千家萬戶。
她不敢自言自語,怕真要患上什麽精神病一發不可收拾。她想起了舊時念大學的日子,安謐的下午她搬了一張板凳坐在陽臺中曬太陽,懶洋洋地點燃了香煙然後閱讀小孩子的故事書——《格林童話》。
她再次懷念著香煙的味道,於是跑到商場的超市買來了香煙。
每一個夜晚,她都如此度過,從來沒有想起那個男人——Asad。
等女孩清醒過來,發現自己或者不會接受這個男子,她有點厭倦和Asad說話甚至打招呼。她想要和他疏遠,改寫全部的歷史,徹底將這個人清理出去自己的生活中。

有一天,女孩和店員Nur守在N店鋪裏,為了吸引客人,女孩換上了漂亮的晚裝,因此許多路過的客人都刻意進店東瞧瞧西探探。亦有許多路過的客人看見了女孩身上的晚裝而引發了購買欲。
但沒有想到的是,之前曾和女孩有一面之緣的一位蘇丹藉的男子上門邀請女孩與他共進午餐。
他並未提及什麽別的事,祗是說:「這是我的第一次主動,如果妳可以和我吃個午飯的話我會很高興的。」
也祗是吃個午飯罷了,於是女孩便答應了。
後來引發了一次女孩與Asad之間的爭吵。

原因:Asad的同事(另外兩個保安)巡邏的時候看見女孩和蘇丹藉男子在商場餐區一起吃午飯,便向Asad說了一些過火的話:
「你的女朋友在餐區和別的男人吃飯,她有別的男朋友了。」
「你喜歡的那個女孩子和別的男人約會。」
下午,Asad便氣呼呼地衝進女孩店裏責問女孩:
「有人對我說妳跟別的男人吃午飯,到底是怎麽回事?」
女孩沒忘記那兩張保安的臉孔,她在餐區的時候曾經注視過他們倆的經過,於是女孩淡定地問:
「誰對你說的。」
Asad回答:「別人說的,說妳有別的男朋友。」
女孩沒有想到原來男人也像三八一樣搬弄是非,於是火上來了。
「我就不可以和別的男人吃午飯嗎?!和我吃午飯的就一定是我的男朋友嗎?」
Asad望著女孩生氣的樣子,有點軟下來了,他請求女孩別生氣,他祗是想弄清事情原委,他說他一直相信女孩不曾輕言感情。
可是女孩就是火藥燒重了,咽不下那口氣,沖Asad一句:「滾出去!」
Asad盯著女孩,安靜了五秒只說一句:「妳說真的?」
女孩不留情面地重復一次:「滾出去。」
所以Asad很生氣地走出女孩的店了。

傍晚時分,Asad再次進入女孩的店,女孩坐在那裏發呆,她瞧見Asad露出一臉尷尬的微笑,然後弱弱地問:
「妳還好嗎?」
女孩笑了笑,有點違心,點了點頭。

Asad向女孩解釋:「我一直都很相信妳,那個跟我說妳事非的同事我已經沒有跟他說話了,中午休息的時候他走過來想跟我說話,我拿著杯子就出去了。我瞭解妳,我知道妳祗是將他們都當作朋友,妳可以和任何一個人吃午飯或聊天,我相信妳,我從來不相信別人。我並沒有責問妳的意思,妳喜歡和誰交朋友就去交,喜歡和誰聊天就去聊,我知道妳並非他們口中的女人。無論妳選不選擇我都沒關係,祗要妳確實那個男人是真的愛妳可以給妳幸福,我也會替妳高興的。我不希望別的男人玩弄妳的感情,我不想看見妳受傷害。無論妳選擇誰,我都希望妳可以瞭解清楚這個人,明白他是真的愛妳能給妳幸福的,那我怎麽樣都沒所謂。我一直都很相信妳,我也很相信我自己,我有足夠的信心能夠給妳幸福。無論多久,我都會一直等妳,因為我知道祗有我是真的那麽愛妳,祗有我不想傷害妳,想給妳一輩子的幸福。」

女孩安靜地聽著,等Asad離開了之後,她接待了一位老太太。
老太太說她的女兒馬上要結婚了,所以想替女兒物色一套婚紗。她的眼中流露著對婚紗眷戀的眼光,她是真正想要購買的顧客,於是女孩很有耐性地接待著這位老太太。
等老太太離開後,女孩的心情突然豁然開朗,仿佛釋懷了很多事。
她趁著去洗手間的空檔在商場中央的廣場見著了Asad,她告訴了Asad關於老太太的事,Asad也替她感到高興,因為生意略有起色了。她笑著和Asad聊了幾句,便走開了,後來Asad給女孩發來了短信,他說:
『我很高興妳又對我笑了,妳笑的時候我真的很開心,我希望永遠都看見妳笑的樣子。』
女孩的心很甜,因為她感覺Asad是真的對她有感情的。

時間的緩慢流逝,一天一天,一分一秒,Asad和女孩始終保持著那種若即若離的朋友關係。
然後一天傍晚,女孩來到商場一家賣香水的店,她和朋友坐在店裏聊天。Asad看見了,總要過來搭那朋友的訕,或者他想要從每一個曾經與女孩聊過天的男人中打聽一些關於女孩的事。
孰知,朋友若無其事地冒出一句:
「Hello Asad,你的女朋友呢?今天怎麽不見她出現,她去哪了?」
Asad一聽,臉立即變色了。女孩坐在那不動聲息,仍舊保持著淡淡的微笑,仿佛什麽也不能左右她的情緒。他看著她,他立即用阿拉伯語跟朋友說話,生怕被女孩聽見。
但這位朋友天生就是個無拘無束的樂天派,他不停住,繼續問:
「她去哪了?你的女朋友去哪了,為什麽今天看不見她?」
當時的Asad活像呆子一樣愣在原地,尷尬得不知如何是好。女孩不去看他,但她知道他在看她。
女孩想,那可能便是他們分裂的原由。
朋友對女孩說:「我知道Asad在追求妳,但在這個國家,千萬別相信任何人的說話。他給妳甜言蜜語,為的是什麽?他什麽也不瞭解妳,憑什麽說愛妳?這裡的男人想得到的也祗是身體,Asad祗是想要妳的身體,別相信他。他有女朋友的,千萬別相信任何人的話,包括我,如果我說我愛妳,妳也別相信我,因為我有女朋友了。我也祗是為妳好才勸妳別要相信Asad。」

當天夜晚,直到女孩離開這個商場,她始終沒有跟Asad說過一句話。多次她曾經過Asad跟前,Asad用欲言又止的眼光注視著女孩,但她始終沒有給他一個機會。

女孩其實並非那麽在乎Asad愛她與否,她祗是憎恨Asad向她撒謊。
她向店員Nur傾訴了這件事,Nur也不可否認Asad真的很帥,他應該是全部女生的夢中王子,可惜他的確有女朋友。她還向女孩指出哪位是他的女朋友。
女孩真的感到很失望,她真的很想狠狠地摑Asad一個耳光以泄心頭之恨,她很想好好罵醒這個男人為什麽寧願取悅一個矮小又長相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菲律賓女人而捨棄她!好歹她有足夠的自信比這菲律賓女人漂亮很多,以及各條件的優越性。
於是她更恨Asad向她撒的謊。
樓下賣香水的朋友老是說:「妳為什麽要那麽在乎Asad撒謊呢?由著他吧,反正別相信他就是了。」
儘管女孩口中狡辯著她祗是討厭別人向她說謊,但朋友已經看穿她其實是喜歡Asad的。

再後來有一晚上,女孩站在店鋪門口,Asad經過,他故意停在女孩跟前問:
「我祗是想弄清楚一件事,妳是不是有男朋友了?」因為他多次看見女孩與樓下香水店的男人聊天作樂。
女孩嘲笑地咧開嘴:「沒有。但,你有女朋友了吧!」
那是肯定句,並非疑問句。
Asad自嘲地笑道:「誰告訴妳我有女朋友?」
女孩不慌不忙地迎上:「沒有人告訴我。是我自己看見的。」
他笑得更大,問女孩:「妳在哪裡看見?什麽時候看見?」
女孩不語。她沒有必然向Asad解釋那麽多,她甚至已經厭倦和Asad多說一個字。她祗是保持著諷刺的笑容。
Asad盯著樓下賣香水的店鋪——女孩的朋友,他咬牙切齒地對女孩說:
「下次如果別人再跟妳說我有女朋友,妳就問他我有多少個女朋友!」
但女孩沒有心再聽他的話了,也不理睬他的怒火,徑自走開和別的店的店員聊天。然後Asad到樓下的香水店鬧事去了。

女孩不知道Asad對她的朋友說了什麽,祗是後來她的另一個朋友Alla劈頭就來一句:
「別讓我在這裏吼妳!」
那一秒女孩愣了,她從未想過Alla會這樣對她不客氣,她很委屈,徑自跑回店鋪。她想,Asad牽累了她的朋友,Asad要毀了她的全部朋友,她恨死Asad!
夜晚,在無心的時間中完成了三單生意,女孩坐在椅子上祗覺得陣陣頭暈和偏頭痛,她想,或許下一秒她便會倒在地上起不來了。而這時,Alla來了。
他先是向女孩道歉了,他說他不該對她說那些話,但他也祗是為了她好,因為她是他的朋友。他說在這個國家別相信任何一個男人說愛的話,因為他們的目的都祗是為了性。
Alla說:「這裡沒有人會愛妳,我有女朋友,我不會愛妳。而另一個,他也有女朋友,他也不會愛妳。Asad,他也有女朋友,他有很多很多的女朋友,他什麽也不瞭解妳憑什麽說愛妳?他說愛妳的目的是為了什麽?祗是為了得到妳的身體。別相信Asad,他是騙子,這裏的人都是騙子。包括我和另一個,妳也大可以別相信我們,如果我們對妳說愛妳,妳也別相信我們。但我們不會愛妳的,我們祗是當妳朋友,不當妳是別的。」

那天夜晚,女孩想她要徹底和Asad斷絕關係。

可是故事都是這麽斷斷續續的。
某一天的夜晚,女孩仍舊到商場和朋友聊天打鬧,也和別的保安聊聊天打發一些無聊時間。不知為什麽,那天夜晚Asad出現在商場裏。那該是他下了班的時間,他穿著黑色的T恤和牛仔褲出現,他憤怒地盯著女孩和別的男人聊天,隨後給她發短信:
『妳傷害我。‘上帝’會傷害妳的。』
女孩一看短信就冒火了,拔通電話吵嚷了幾句,便挂線了。
接著Asad又柔弱下來,他說:『如果因為我妳受傷害了,對不起,請原諒我。』
女孩無法再和他耗下去了,便回一條:『我最討厭別人做兩件事,一,你說謊。二,你詛咒我。我正在等待著神來傷害我,謝謝你了!請你立即滾出我的生命!』
Asad連忙回復:『我沒有說謊!!!等妳被別人傷害了之後妳就會明白一切了。不要這樣對我,我真的不能失去妳,原諒我。』
女孩今次真的無限心軟下來了。她真的恨透了這個騙局,從一開始到現在的騙局,無論是為了身體還是真正産生了感情,都無法彌補這種失誤了。

因為被事件煩得無法安眠的女孩很疲憊,她不想獨自呆在辦公室裏,於是天天往商場跑。店員Nur即使也勸告女孩別相信Asad,但她卻說:
「我能看出來他看妳的眼神是不一樣的,我想Asad真的愛上妳了。」
女孩不敢聆聽,她根本就不想再提及這個人。後來和Alla聊天的時候,她問他到底那晚發生了什麽事,Asad向他說了什麽?
Alla沒有說什麽,他祗是說:「妳知道Asad這個名字在阿拉伯語中代表什麽嗎?代表獅子。我可以看見他那晚真的很生氣,他的眼中有火,他真的愛上妳了。」
女孩搖搖頭,有點沮喪。他不敢相信任何人的話,即使Nur和Alla都是她的好朋友,她應該要相信他們的,因為他們對她無害,他們沒有利益或別的關係衝突。這樣的人際關係是最安全最和諧的。
可是關於Asad的流言,她聽得太多了。

所以,女孩寧願閉起嘴巴捂住耳朵,她不想再相信任何人,她祗能相信自己的眼睛,因為唯有自己的眼睛不會撒謊,不會背叛自己。
她請Asad出示了他的左手。
男左,女右。
她看了Asad手心的掌紋,她煞地釋然一切。她微笑著對Asad說『謝謝,我已經找到答案了。』這讓Asad很好奇到底女孩從他的手中看見了什麽。
他不斷地寫短信詢問女孩,不斷地請女孩告訴他到底她知道了什麽,女孩一直支吾其詞。
她懶於去解釋任何事了,她想有些事情祗要她一個人懂得就好,別人不需要懂的。
但Asad堅持,女孩祗是開玩笑地說從他的手心看見他是花花公子。而Asad亦裝懂地看女孩的手心,說她是『playgirl』。
Asad很自信女孩應該沒能讀懂什麽,單憑那手掌,可以看見什麽呢?上面又沒有寫字,女孩也從來沒有告訴他她有哪方面的特殊能力,他猶豫不定,他仍舊懷著希望。

於是,最後的某天,女孩把經過店鋪的Asad叫了出門,她說:
「Asad,你很帥很高大,有時很可愛,有時很男人,你應該是女生們選擇的最佳人選。我很感激你喜歡我,可是,我不原諒你對我說謊。」
他仍舊堅持說:「我沒有說謊。我不知道為什麽,妳對我來說是特別的,每當我看見妳和別的男人聊天的時候我的心就會痛。我也不明白為什麽每見到妳,妳給我的感覺很特別。和妳經過了那麽多事,如果是別的女生我早就關上了心扉,不會再對她們有任何感覺了,但妳……我不知道為什麽,我就是關不上那扇門。」
女孩從沒改變過表情,她還是冷冷冰冰的。她說:
「我從來不相信別人,我祗相信我自己的眼睛,我看了你的手,我找到了我想要的答案了。」
Asad覺得可笑,他從不相信可以從手中看見任何事,他堅持問女孩看見了什麽。
女孩漫不經心地說道:「為什麽你就不可以徹底斷絕一段關係之後才去找別一段關係?為什麽你要同時進行著幾段關係,這麽糾纏不清?或許你會不滿意一段關係,一個女生,於是你想去尋找更好的,但你可以先斷掉那段關係的,為什麽你還保持聯繫?為什麽要糾纏不清?」

那是女孩從Asad手心看見的紋路,剪不斷,理還亂。
Asad聞言,像被雷劈著一樣杵在原地,他說不出話。他尷尬得不知要把眼睛往哪裡看。他震驚地凝望著女孩冰冷的臉,女孩的話早已刺中了他的要害。他再也反駁不能了。
女孩繼續說:「Asad,我可以告訴你,我的確喜歡你,可是……我不能相信你了。我們祗能做朋友了。我不能再相信你了,抱歉。」
他向女孩解釋了很多,可是女孩都不能再相信他了。或許聽著覺得可笑,可是女孩一直相信自己的感知和洞察力。
以前在中國,她看過很多人的手,她說的話人們都認可。來到這裏,她先後看了很多人的手,最後才去看Asad的。
其實她也怕錯,她也不敢說自己完全正確。但別人的認可給了她無限的力量,以及她永遠都會記住Asad那抹驚呆的表情,Asad也默默給了她認可。所以她沒有錯過,她一直都是正確的。

從此,經過Alla的大力宣傳下,這位中國女孩變成別人眼中如女巫一樣神奇或恐怖的形象。
他們蠢蠢欲試女孩的神奇魔力,卻又恐懼被窺視全部。人們開始收斂,流言漸漸壓下去,蜚語從沒落入女孩的耳朵裏。
其實她一點也不介意自己的名聲糟糕成什麽樣,她祗是相信自己。
一直如此。

theme : 散文創作
genre : 小说文学

Secret

奶瓶裡的許愿紙條

【小本通販】
夜惑魅影 45本
紡幸紀 45本
Tortuous Game 100本

【腐败历程】
→w-inds.
→FLAME伊崎雙子
→幽遊白書
→HUNTERxHUNTER
→Super Junior
→ONE PIECE
→Death Note
→家庭教師REBORN


【王道詮釋】
(w-inds.)涼龍:左手和右手的戀愛,永遠都沒有交集的期待,是我心底最依戀的痛。
(FLAME)央右:金髮與銀髮的糾纏,世界上最近卻又最遙遠的距離,是我曾經無限工口的寫作對象哈!
(幽遊)藏飛:其實一開始我是飛藏的,結果後來被櫻大人提供的日本同人漫畫放倒,想不到日本飯的藏飛如此強大啊……
(幽遊)鴉藏:純黑色的優雅條線,鴉的曖昧態度對於藏馬而言,已經不足夠用單純的『變態』去形容了,我喜歡他們的糊塗不清,無論最後是誰先抛棄誰,誰先放棄誰,這兩個人始終都會在不久的未來相聚。

(HUNTER)伊猗:哥哥的絕對氣勢,弟弟的反抗徒然,壓倒勝的強弱懸殊真的很令人著迷啊!伊路米,你真的太帥了!!香港的聲優大哥,你的聲線亦是令我鍾情於他的其一原因哦!
(HUNTER)西攻:說實話,我還真討厭西索攻小傑= =||並非戀童癖的某菜雖然明白像西索這種人肯定多少會有心理扭曲從而特別喜歡捉弄『青澀的果實』的意味……但,小傑啊……你的純真真是我的計時炸彈!!

(SJ)藝旭:官方CP,鍾雲哥是很照顧小厲旭的,雖然他倆的低調令飯絲無法大肆YY,但小動作如他們真的很美妙,兩人在一起,背景便自然換成輕鬆幽默的感覺了。
(SJ)敏赫:SJ裏面最合適工口的人。哈哈哈。其實真的很喜歡這兩隻的有愛,感覺很美妙哦!

(OP)ZS:孔武有力的劍士,英俊瀟灑的廚子,黃綠搭配,適當好處。
(DN)L月:被同人漫畫帶入原漫畫的某菜,居然因為L的詭異而一發不可收拾地愛上這雙CP,連最後L死了的事實都無法接受。家中有一本同人漫畫,說是月死後當為死神了,回頭再看見L原來沒有死,回來贖罪的故事。很感人,多次流淚。
(家教)RL:絕對裏包恩X藍波!!愛裏包恩的鬼畜,愛藍波的誘受。
(家教)山獄:天然少年+倔強少爺。傻裏傻氣的走在一起,總會幸福的感覺。
(家教)XS:這算是S和M的世界麽!?呵呵呵……
(家教)白正:白蘭的純白,正一的純正,天呐!中間摻著一個斯帕那,還真是……3P吧!!不過白蘭大人,請你對小正別手下留情啊!他絕對是屬於你的!


【同人作家】
提及涼龍,祺鬼大是鼻祖。
提及藝旭,永遠的十八歲和HIDE大是長青樹。
提及ZS,ISAKU大是最愛。
提及L月,藏王影木居功不少。
提及RL,鍾ヶ江大是首席。
提及山獄,上有七海,下有龍葵,左有美和,右有有城。
提及XS,船鬼是代表。

菜籽の糖衣炮彈

最近の填字遊戲

無聲追蹤

日照閒聊閣

關於盆主

瘋白菜/Crazy veg.

御名:瘋白菜/Crazy veg.
ballofacat
我是站立於平衡線上與野獸共舞の娘。

出生了,長大了。花錢了,攢錢了。愛情了,叛變了,離棄了。愛過男人了,愛過女人了。接吻了,做愛了。流淚了,高興了。睡了,瘋了。

當過斑竹了,當過管理員了。鬧過麻煩了,搞過革命了。做過視頻了,做過美工了。畫過畫了,唱過歌了,出過書了。編過舞了,導過劇了,寫過詞了。喝過酒了,抽過煙了,割過脈了。

不想活了,不想想了,不想這樣了……

我是大家口中眼中心中最虛假の舞孃。

Memories

07 | 2018/08 | 09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吐糟聚集地

神經聯盟

★Best Couple☆

NO.1

♡ 山獄 ♡


NO.3

♡ 裏藍 ♡


NO.9

♡ 白正 ♡


NO.2

♡ 藝旭 ♡


NO.3

♡ 涼龍 ♡


NO.5

♡ L月 ♡


NO.6

♡ ZS ♡


人來人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