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little pain

A little pain,just be pain a little bit...

如果要说及此,便要追溯到2008年7月9日。对。就是这个日子。偌大的公寓中只剩我一个人的日子。老板早就走了,员工也全走光了,这是剩下我一个人的日子了。我该笑还是哭?
老板从国内打电话给我,命令我开口把店铺里的两名员工辞掉其中一个。这里是阿拉伯,是杜拜,不是中国。说实话店铺里存在两名店员是最实际的,从早上的10点直到夜晚的10点,周三至周五还另加一小时的夜班。这样的工作谁来做?中途没有休息时间,即使是吃饭也只能赶紧从商场楼下的超市买了食物或自己从家中带点什么便当的,躲在店里的小房间尽快吃完,然后继续呆坐在店中等待隔断的来客。两个店员是最实际的,可以交替着上班,人不会容易疲劳。我实是很为难,之前口口声声答应了店员试用三个月,然后给她们办签证让她们长期呆在杜拜好好工作。可是呢……老板之前说得自己公司如何如何利害,说别的店店员只能整天站着,而咱店里有椅子,说别的小店只有一名店员,而咱店店面虽小却雇用两名店员照顾了她们的精神状态。结果呢?结果现在一声令下,说炒人就炒人。店员是自己拿钱办签证过来的,时限只有三个月,我们用了她一个半月突然说要炒人,这里不是中国,炒就炒呗,随便回个家还可以不忧吃不忧住一阵子。这里是杜拜,签证马上就要到期了,工作并非容易找,突然之间炒的该如何说话?



拿我当黑脸。我实在难以开口,多次尝试用各种理由去说服老板别炒,事实上炒掉一名员工店里剩下一个人亦是不便的。却被骂个狗血淋头,那种声声讨伐的态度,恶劣的批评和指控。心情压抑到不行。被迫开口而遭到店员强烈的谴责,涉及她人签证问题处理坎坷,加上这个沙漠国家的残酷新政策,公司逼迫着要赔钱给店员。故意打长途电话给老板,汇报了种种情况,提及赔钱的事被骂个乱七八糟……
“你怎么这样办事的!我请你回来就是让你这么做事情的吗?!”
“谁给你那么大的权去擅自处理这些事的?!”
“你不是告诉我天天都去班里上班吗?怎么现在才给我汇报这些情况?!”
“你是老板还是我是老板?!”
“你到底有没有做事的?就坐在这里白吃米饭的啊!?”
“我请你回来做事的还是吃饭的啊?!”
“我给你的就是命令,你只要去执行就行了,用得着你擅自改变吗?”
每一句说话都是那么刺耳,每一声责骂都是如此强烈。我没有任何的反驳,就一直听着他骂,心想到底是为什么我会忍得下这口怨气的呢?为什么面对这样的嘶骂我却没有任何想要反驳吵闹的心情呢?嗯……我想我是知道了,因为之前的半个小时我曾经蜷缩在大厅的沙发上,空荡荡的公寓内未曾间断的电话铃声仿佛是杀人者的刀,不断地徘徊于身边,无比的恐惧。手上的两个手机,电话号码一大串,却没有一个能接通的。那些老板临走前交待过如果遇到困难就找那些人,那些人全部死哪里去了?!于是,我,一个人,只能不住地蜷缩着自己的身体,生怕那锋利的刀会割到肉里去了,绝望……
我一直忍让,不作声,老板一边说粗话一边骂,骂完说只允许赔一半。那另一半呢?老板,如果你提早个半月辞退店员,如果你一开始就只雇用一名店员,还会出现今天的局面吗?黑脸我已经做了,发了疯地一样被店名唾骂,这罪名我替你背起了。你就只懂得一声令下,全天下的人就要为你而生为你而死吗?这里是杜拜,不是中国,你为什么不站在别人的立场去考虑一下?店员没有犯错,辞退她本来就是自家理亏,何况还拖沓了别人半个月的时间。好吧,好吧,我累了,我不想再心慌下去了。既然你不肯赔,那我就自己掏腰包赔吧。
一千迪拉姆。一千八百七十元人民币。
视钱如命的我,为了存钱寄回家中,一个月只拿着五块钱生活的我,又是怎么不痛不痒地将这一大笔钱拱手送出去的呢?说实话,这罪,是我应该受的吗?这错,是我惹下的吗?这钱,应该是我赔的吗?但我也只是想买个安静罢了。我已经被骂得太利害了,店员和老板的双向夹击,我自问不是无坚不摧,钢铁都已经被唾液溶掉了。
然而,出于我的同情心,我赔的钱,却换来一句“I don't care you! I just care my sister! I don't care you!”
我赔的钱,我白赔,我还要听你这个混帐死黑人说这句活该天打雷劈的话?!我又是为什么要拿这样的同情心去可怜你那个年纪又大英语又破智商还比别人低的黑人妹妹!?难道这一千迪拉姆是我偷回来抢回来的,不是我辛辛苦苦赚回来存回来的?!而我,纯粹因为同情你妹,觉得咱破烂公司对不起你妹才会赔给你的!但我又得到了什么?!我也是低能儿白痴高度弱智才会那么同情你妹才会自己心痛得几乎要掐死自己而赔出那些琐在保险箱里很久很久的钱!!!!!!!!!!!!!!!!!!!!!!!!!!!!!

从那一晚开始,抑郁症爆发。
深夜蜷缩在电脑跟前,眼泪不停地涌出来,嘶声力竭地尖叫,声带却已经无法承受过高的音阶而沙哑。紧紧攥拳疯狂捶打撞击桌子,墙壁。沉闷的撞击声都被我失控的嘶吼掩盖。直到手出血了,青紫色一片片如花般蔓延到我的手腕,我才发现身体的疼痛原来是那么渺小。仿佛就只是微风略过发丝,其实不痛不痒。而真正疼痛的,却是万箭穿插的心脏。
我又回忆起大学那段日子,只要入睡便会被恶梦惊醒的恐怖感,在炎夏的深夜只有我独个惊醒,僵硬的全身被冰凉渗心的汗水复盖着,那睁得格外大的瞳孔仿佛从未被睡意侵袭,震耳欲聋的是心跳加速的旋律。记得有一次,夜晚十点钟,我躺在床上戴着耳机听歌然后入睡,寝室的人仍旧在聊天开玩笑,但与我隔绝。我从恶梦中惊醒,下一秒感觉自己要死了,想打电话求救,结果拿在手边的电话找不出一个号码可以打救此刻无助的我,那时的绝望感……
连续三天的重度病危。抑郁症,暴吃,体重不断下降;精神颓靡,严重的偏头痛;目眩,头晕,眼中一直存着眼泪。猛抽烟,手指很苍白。一天睡三次,持续五分钟或十分钟地从恶梦中惊醒,记忆犹新的黑暗梦境,害怕去睡觉。耳鸣,脑海中回荡着嘹亮的门铃声和电话铃声,多次令我从睡眠中惊醒,跑出房间去察看,才发现钤声来自自己的脑海深处……挥之不去。
我写信告诉小G,却被回绝。我厌恶自己选择了这个破烂国家,小G讽刺道这是我做的决定。原以为离开了大学那个鬼地方,我便可以遗忘压抑的日子。没想到深藏于骨髓中的病毒会因这片沙漠再次爆发。我一直都很害怕大学的那段记忆,好友们让我别再去回想,她们要我勇往直前。于是我一直小心翼翼地别去触碰它,可伤口总会延着旧痕溃烂下去。于是那些恐惧变成虫子,逐步吞噬我后变得越发壮大。是我也想不到的迅速。

此刻,好像一下子空了,公司剩我一个,店里也剩一个。由于老板不肯加薪水的关系,一周得给店员两天的休息,自然而然出店铺顶班成为了我的任务之一。之前在公司里兼职给我充当司机的小王哥也回国了,临走前他跟我说:“这正是真正考验你的时候了,亦是最艰难的时候了。”艰难在于,在这个没有汽车就不能存活的沙漠国家,城市与城市之间的陌生,道路与道路之间的堵塞,语言与语言之间的障碍,对于我这个初来报道三个月的傻瓜,英语不好的笨蛋,又不认路的白痴,奔走于各个店铺和一周两次的顶班工作,平日在办公室里还得思忖着怎么周旋于各种客人之间。到底一个人的力量有多少?唯一可取的是,我是个女人。还可以厚颜无耻地祈盼得到别人的热心帮助,但那些所谓的“帮助”,几乎都是别有用心。
站在路边拦截TAXI,四十多度的天气,光等了半个小时也没有一辆TAXI肯载我到目的地。原因?大家都知道道路的交通堵塞有多严重,于是基本上都“拒载”!一边望着时间流走,一边焦急着该怎么办,一辆吉普车停在我的跟前。那个看似26、27岁的男人降下车窗问我去哪里,我回答后他说可以载我到达目的地。我正疑惑,他接下来一句问我能不能跟他去别的地方,给他一点“按摩”,他会给我钱的。我一听,果然不出所料,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斩钉截铁SAY‘NO’,却后悔当时没把流利的英语粗话派上用场。
第二次亦是如此,却更是夸张。那是一辆TAXI,司机先是问了我年龄,然后说喜欢我,要我做他的情人,夜晚要跟我睡觉。然后手就摸过来了。我死命地挥开他的手,后恨当时没有带着刀在身。虽然只是被摸了脸,却坐在店里的椅子上,委屈得眼泪都掉下来了。自问为什么当时没有立即自杀,居然还能使用这具肮脏的身体苟存世间。
这个国家,男多女少,只要没有披上黑袍的外国女人,男人们便会如饥似渴地疯狂追求,他们一直都以为不是伊斯兰教徒的女人便是容易发展为“性”开放的人种。于是在这个满地都是贱男人的国家,独身出门拦截车辆的我,成为了又一肥美的目标。有了前两次的经验,已经忍无可忍,终于决定卸下淑女的乖乖形象,首次在乘TAXI途中破口大骂那张狂的司机。骂完以后爽了,这里的Dirty Arabian men就是欠骂!欠扁!下次如果骂得不够爽了,我就拿刀出来恐吓他们,看他们还可以怎么样!

以前一直很期待一个人生活,想试试一个人住在房子里是怎么回事。现在终于一个人生活了,而且是在一个陌生的国家。直到现在,已经独自呆在这里一个半月的时间了,如果我没有做事的话,这公司还可以运作吗?现在是杜拜时间凌晨四点○五分,我仍旧没有去睡觉。香烟和眼泪,貌似已经成为陪我度过漫长岁月的必备品了。还要继续在这里呆一个半月的时间,时间就是这么不知不觉中度过的。好吧,希望下周二我再去店里顶班的时候可以多卖些货吧!TMD周末也没有人逛街,人全死哪儿去了!?

Wide open ears 侧耳倾听
Disarm the dream tickler 放下梦想的备忘录
In the constant moment 在那永恒的瞬间
Let the blood flow 任凭鲜血喷涌
Through all the spaces 浇灌每一处角落
Of the universe 充斥整个天地
気づいて 愿你察觉
I'm here waiting for you 我永远在此将你守候
今とは违う未来があっても 即使未来将会改变
I'm here waiting for you 我永远在此将你守候
叫び続けて 不停地呼喊
きっと心は つなぐ糸をだぐってる 我的心 一定能够追溯而去
あの顷の私 目を覚ますように 只愿曾经的自己早日苏醒
no need to cry 勿需哭泣

theme : my life。
genre : 其他话题

Secret

奶瓶裡的許愿紙條

【小本通販】
夜惑魅影 45本
紡幸紀 45本
Tortuous Game 100本

【腐败历程】
→w-inds.
→FLAME伊崎雙子
→幽遊白書
→HUNTERxHUNTER
→Super Junior
→ONE PIECE
→Death Note
→家庭教師REBORN


【王道詮釋】
(w-inds.)涼龍:左手和右手的戀愛,永遠都沒有交集的期待,是我心底最依戀的痛。
(FLAME)央右:金髮與銀髮的糾纏,世界上最近卻又最遙遠的距離,是我曾經無限工口的寫作對象哈!
(幽遊)藏飛:其實一開始我是飛藏的,結果後來被櫻大人提供的日本同人漫畫放倒,想不到日本飯的藏飛如此強大啊……
(幽遊)鴉藏:純黑色的優雅條線,鴉的曖昧態度對於藏馬而言,已經不足夠用單純的『變態』去形容了,我喜歡他們的糊塗不清,無論最後是誰先抛棄誰,誰先放棄誰,這兩個人始終都會在不久的未來相聚。

(HUNTER)伊猗:哥哥的絕對氣勢,弟弟的反抗徒然,壓倒勝的強弱懸殊真的很令人著迷啊!伊路米,你真的太帥了!!香港的聲優大哥,你的聲線亦是令我鍾情於他的其一原因哦!
(HUNTER)西攻:說實話,我還真討厭西索攻小傑= =||並非戀童癖的某菜雖然明白像西索這種人肯定多少會有心理扭曲從而特別喜歡捉弄『青澀的果實』的意味……但,小傑啊……你的純真真是我的計時炸彈!!

(SJ)藝旭:官方CP,鍾雲哥是很照顧小厲旭的,雖然他倆的低調令飯絲無法大肆YY,但小動作如他們真的很美妙,兩人在一起,背景便自然換成輕鬆幽默的感覺了。
(SJ)敏赫:SJ裏面最合適工口的人。哈哈哈。其實真的很喜歡這兩隻的有愛,感覺很美妙哦!

(OP)ZS:孔武有力的劍士,英俊瀟灑的廚子,黃綠搭配,適當好處。
(DN)L月:被同人漫畫帶入原漫畫的某菜,居然因為L的詭異而一發不可收拾地愛上這雙CP,連最後L死了的事實都無法接受。家中有一本同人漫畫,說是月死後當為死神了,回頭再看見L原來沒有死,回來贖罪的故事。很感人,多次流淚。
(家教)RL:絕對裏包恩X藍波!!愛裏包恩的鬼畜,愛藍波的誘受。
(家教)山獄:天然少年+倔強少爺。傻裏傻氣的走在一起,總會幸福的感覺。
(家教)XS:這算是S和M的世界麽!?呵呵呵……
(家教)白正:白蘭的純白,正一的純正,天呐!中間摻著一個斯帕那,還真是……3P吧!!不過白蘭大人,請你對小正別手下留情啊!他絕對是屬於你的!


【同人作家】
提及涼龍,祺鬼大是鼻祖。
提及藝旭,永遠的十八歲和HIDE大是長青樹。
提及ZS,ISAKU大是最愛。
提及L月,藏王影木居功不少。
提及RL,鍾ヶ江大是首席。
提及山獄,上有七海,下有龍葵,左有美和,右有有城。
提及XS,船鬼是代表。

菜籽の糖衣炮彈

最近の填字遊戲

無聲追蹤

日照閒聊閣

關於盆主

瘋白菜/Crazy veg.

御名:瘋白菜/Crazy veg.
ballofacat
我是站立於平衡線上與野獸共舞の娘。

出生了,長大了。花錢了,攢錢了。愛情了,叛變了,離棄了。愛過男人了,愛過女人了。接吻了,做愛了。流淚了,高興了。睡了,瘋了。

當過斑竹了,當過管理員了。鬧過麻煩了,搞過革命了。做過視頻了,做過美工了。畫過畫了,唱過歌了,出過書了。編過舞了,導過劇了,寫過詞了。喝過酒了,抽過煙了,割過脈了。

不想活了,不想想了,不想這樣了……

我是大家口中眼中心中最虛假の舞孃。

Memories

11 | 2017/12 | 01
-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 - -

吐糟聚集地

神經聯盟

★Best Couple☆

NO.1

♡ 山獄 ♡


NO.3

♡ 裏藍 ♡


NO.9

♡ 白正 ♡


NO.2

♡ 藝旭 ♡


NO.3

♡ 涼龍 ♡


NO.5

♡ L月 ♡


NO.6

♡ ZS ♡


人來人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