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男人,蠢男人

寫了那麽多天的日誌,天天罵著那些肮髒的生存於這個國家的男人真有夠累的,但不得不的,還是想要記錄下來每個可笑的男人如何曾經在我生命的歷程中劃下一筆。或許這樣顯得我不夠尊重男人?但明顯的,我也祗是針對某些男人罷了。

2008年9月15日。星期四。忙碌的一天。
11:30 到郵局上繳每月必然朝貢給政府的雜七雜八的費用。
12:00 到達最後一家三八的店去盤點。
12:30 回到辦公室匆匆忙忙煮食並收拾好送貨的晚裝。
13:30 站在路邊等待肯去杜拜的TAXI。

Well,故事就從那一刻開始了。



因為嚴重的堵車問題導致全部TAXI都怕了,等了半小時也沒等上一輛友好的TAXI,於是突然停在我身邊的車引起我的注意了。打開車窗的男人是個皮膚挺白的男人,由於之前有過十分不愉快的經歷,所以我基本曉以大義,明白那些人腦子想些什麽鬼。
男人開口就說:「妳要出杜拜嗎?上車吧,我載妳。」
我狐疑地盯著他,快速巡視車內的一切,淩亂的毛娃娃堆滿整個後座,雜七雜八像垃圾堆一樣的車廂,並且男人穿得極為『悠閒』——T恤+夏威夷短褲。
我說:「你是TAXI嗎?」
男人說:「我不是TAXI,但妳要出杜拜嗎?沒有TAXI會載妳的,我載妳出去吧,妳去哪裡?」
我說:「我去Deira。你去哪裡?」
男人說:「我去Sheikh Zayed Road。」
好吧,同路。我的確不想再站在太陽伯伯的視野下等待變成黑人的日子了,於是看著他那類似好心的情況下,臨上車前問了一句:「你會把我載到別的什麽地方嗎?」
他一聽就笑了,沒有答話,搖了搖頭。於是我便上車了。
其實也沒有什麽驚恐的了,若責備我這叫做送羊入虎口——死有餘辜,我也不介意,因為我已經習慣如何應付那些死變態的無理要求了。我不會再像以前那般唯唯諾諾的了。

路上,我們保持著談話,免得沈默帶來的尷尬。畢竟這是陌生人的車,而且不用付錢的順風車。但我早就料到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特別在這個想女人想得快瘋了的男人國家。
男人很坦然地告訴我他是黎巴嫩人,有妻子,結婚了三年,但長年獨居在此很寂寞。他開始不禮貌,開始說些過分的話,先是從稱讚我漂亮到最後說讓我和他同居,還問我是不是處女。我笑得有點諷刺,他卻特別快樂,好像有多少年沒有和女人聊過天一樣。
在每一次他對我說他喜歡我,他真的很喜歡我的時候,我都會問他:「你愛你妻子嗎?」
他回答:「當然愛!但我一個人在這裡,你說我可以做什麽?」於是把下流的眼神又投向我。
那時的我總會特別的特別的笑得燦爛,因為我格外的格外的鄙視這種不死也沒有半點用處的賤男人!
女人對於這種男人而言,就是一團肉,沒了這團肉他們吃不下咽睡不安穩,生理解決無法得到正常進行,他們的精神世界會很壓抑,他們會像路邊的野狗一樣垂著舌頭欺盼哪天在垃圾堆中找到一塊即使是發了臭也對他們而言無比吸引的肉。
OK。既然知道他是這種男人,無謂多說。乘了趟順風車,佯裝友善地道謝下車,答應日後總會再次相見,到時愛做什麽就做什麽(做你TMD死人頭!把你這斯文敗類做掉!!!)瀟灑轉身,抱著兩大袋晚裝踏入如家般親切的商場——Reef Mall。

14:55 上樓梯時看見Fowad,MD他的值班轉為早上了,以後可有我好受的。心情不是很好,把衣服隨便放地上就匆匆離開了商場。
15:30 終於搭上一輛車去打字室辦點政府文件。
16:25 從打字室出來,等待車輛回商場。
16:55 回到商場,瞟了大堂一眼,正TMD巧合Fowad今天站那啊……連看都不看他一眼準備走過,餘光發現他一直盯著我,轉頭過去迎戰,兩人相視無言,你盯我我盯你,最後在我的大姐風範say ‘hi’後結束對視。
21:15 準備離開商場去別的店送貨,結果湧進來四個黑鬼男人和兩名伊朗女人。

故事又是這麽展開的。

咱們出現全是男人的機會比較微薄,若是純粹的男人進店亦不是來買衣服的,於是我便讓店員去招呼他們,我去招呼另外兩名伊朗女人。結果女人走了,男人還在。我才加入戰場,聽得糊裏糊塗的。男人就像街邊的流氓,說話的腔調都帶著RAP的,類似那種一邊手勢一邊說『hey~yo~man~』實在令我和店員反感。
領隊的那名黑人說他要買衣服給女人,但女人在自己的國家不在杜拜,他祗知道女人的SIZE是10或12,讓我們以女性的眼光給他們挑衣服,因為他是男人,不曉得哪件衣服對女人而言漂亮。當時的我正煩心著別的事情,也並沒太認真招呼他們,特別是之前發生了『黑人噁心』事件,更是要理不理的模樣。
諸多說話的黑人左挑右選,給哪款設計的衣服都總有說話的,有點不耐煩的我說道:「如果你們想要看效果的話我可以試穿給你們看,衣服穿在人的身上就可以看出來效果是怎樣了。」
領隊男聽了便指定了一款衣服讓我試穿。我的SIZE是8,但店面這款衣服並無8號,便試穿了10碼給他們看。我剛從試衣間走出來,他們便像瞧見肉的狼一般瞪大了眼睛閃閃發亮地看著我,男人們交頭接耳地稱讚著我漂亮,說不是因為衣服漂亮而是因為我的身體漂亮。
我正煩著別的事情,做什麽都心不在焉的,即使是他們稱讚著我,說了些什麽下流的話我都聽不見了,滿腦子煩著別的,後來我的店員告訴我他們如何無禮如何說些亂七八糟的,但已經沒關要緊了。因為我這麽一試穿,男人立即下決定買了4件這款設計的晚裝。
引用小G的話便是『他要讓他的女人從周一到周四都穿著同一款設計的晚裝。』真是把我給笑抽了。
(題外話:隔天,這個領隊的黑鬼男人來到店裏取衣服時,總稱讚我很漂亮、我很nice之類的話,借而說想要和我做朋友。我露出諷刺的笑容假裝友善地忙著開發票單據和整理衣服,當然說好。他問我喜不喜歡他,我回答當然喜歡,但祗是作為朋友的喜歡。他改口說想要我做他的女朋友,我一臉可惜地搖搖頭說抱歉呐,我有男朋友了。他立即不作聲了。)
生意做完後我當然十分高興,高興的並非又有哪個男人說喜歡我的話,而是高興這款放了一年的舊款,庫存量挺多的晚裝一下子賣出去4件。庫存量的確是個很頭痛的問題,因為每件衣服都是資金,庫存量太多了積壓的資金自然十分令人頭痛。但今天,一下子,一個款式的晚裝就銷售出4件。
呵呵,色迷心竅的蠢男人,我祗是純粹露了個肩膀和手臂(晚裝都是吊帶的)他們就像撿到便宜的黃鼠狼一樣樂不思蜀。如果我是他們的女人,肯定非砸死他們不可,再怎麽蠢的人也懂得一個款式買一件,即使再好看的款式,穿一次也就當垃圾扔了吧,他們居然還一次買4件相同的。哈哈哈,真是把我給笑抽了!
還敢跟我提『女朋友』這種字眼,先花點錢去治好那顆生了草的腦袋吧!蠢成這樣,黑人,果然是噁心的生物!

10:15 離開商場,站在路邊等車去別的店送貨。
10:40 終於攔截了TAXI。TMD站在路邊等了那麽久……

真是太忙碌的一天了,回到辦公室幾乎12點了,累得幾乎要倒下的我,對於這個國家的男人,已經完全無言了。

theme : my life。
genre : 其他话题

Secret

奶瓶裡的許愿紙條

【小本通販】
夜惑魅影 45本
紡幸紀 45本
Tortuous Game 100本

【腐败历程】
→w-inds.
→FLAME伊崎雙子
→幽遊白書
→HUNTERxHUNTER
→Super Junior
→ONE PIECE
→Death Note
→家庭教師REBORN


【王道詮釋】
(w-inds.)涼龍:左手和右手的戀愛,永遠都沒有交集的期待,是我心底最依戀的痛。
(FLAME)央右:金髮與銀髮的糾纏,世界上最近卻又最遙遠的距離,是我曾經無限工口的寫作對象哈!
(幽遊)藏飛:其實一開始我是飛藏的,結果後來被櫻大人提供的日本同人漫畫放倒,想不到日本飯的藏飛如此強大啊……
(幽遊)鴉藏:純黑色的優雅條線,鴉的曖昧態度對於藏馬而言,已經不足夠用單純的『變態』去形容了,我喜歡他們的糊塗不清,無論最後是誰先抛棄誰,誰先放棄誰,這兩個人始終都會在不久的未來相聚。

(HUNTER)伊猗:哥哥的絕對氣勢,弟弟的反抗徒然,壓倒勝的強弱懸殊真的很令人著迷啊!伊路米,你真的太帥了!!香港的聲優大哥,你的聲線亦是令我鍾情於他的其一原因哦!
(HUNTER)西攻:說實話,我還真討厭西索攻小傑= =||並非戀童癖的某菜雖然明白像西索這種人肯定多少會有心理扭曲從而特別喜歡捉弄『青澀的果實』的意味……但,小傑啊……你的純真真是我的計時炸彈!!

(SJ)藝旭:官方CP,鍾雲哥是很照顧小厲旭的,雖然他倆的低調令飯絲無法大肆YY,但小動作如他們真的很美妙,兩人在一起,背景便自然換成輕鬆幽默的感覺了。
(SJ)敏赫:SJ裏面最合適工口的人。哈哈哈。其實真的很喜歡這兩隻的有愛,感覺很美妙哦!

(OP)ZS:孔武有力的劍士,英俊瀟灑的廚子,黃綠搭配,適當好處。
(DN)L月:被同人漫畫帶入原漫畫的某菜,居然因為L的詭異而一發不可收拾地愛上這雙CP,連最後L死了的事實都無法接受。家中有一本同人漫畫,說是月死後當為死神了,回頭再看見L原來沒有死,回來贖罪的故事。很感人,多次流淚。
(家教)RL:絕對裏包恩X藍波!!愛裏包恩的鬼畜,愛藍波的誘受。
(家教)山獄:天然少年+倔強少爺。傻裏傻氣的走在一起,總會幸福的感覺。
(家教)XS:這算是S和M的世界麽!?呵呵呵……
(家教)白正:白蘭的純白,正一的純正,天呐!中間摻著一個斯帕那,還真是……3P吧!!不過白蘭大人,請你對小正別手下留情啊!他絕對是屬於你的!


【同人作家】
提及涼龍,祺鬼大是鼻祖。
提及藝旭,永遠的十八歲和HIDE大是長青樹。
提及ZS,ISAKU大是最愛。
提及L月,藏王影木居功不少。
提及RL,鍾ヶ江大是首席。
提及山獄,上有七海,下有龍葵,左有美和,右有有城。
提及XS,船鬼是代表。

菜籽の糖衣炮彈

最近の填字遊戲

無聲追蹤

日照閒聊閣

關於盆主

瘋白菜/Crazy veg.

御名:瘋白菜/Crazy veg.
ballofacat
我是站立於平衡線上與野獸共舞の娘。

出生了,長大了。花錢了,攢錢了。愛情了,叛變了,離棄了。愛過男人了,愛過女人了。接吻了,做愛了。流淚了,高興了。睡了,瘋了。

當過斑竹了,當過管理員了。鬧過麻煩了,搞過革命了。做過視頻了,做過美工了。畫過畫了,唱過歌了,出過書了。編過舞了,導過劇了,寫過詞了。喝過酒了,抽過煙了,割過脈了。

不想活了,不想想了,不想這樣了……

我是大家口中眼中心中最虛假の舞孃。

Memories

11 | 2017/12 | 01
-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 - -

吐糟聚集地

神經聯盟

★Best Couple☆

NO.1

♡ 山獄 ♡


NO.3

♡ 裏藍 ♡


NO.9

♡ 白正 ♡


NO.2

♡ 藝旭 ♡


NO.3

♡ 涼龍 ♡


NO.5

♡ L月 ♡


NO.6

♡ ZS ♡


人來人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