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S]王子樣のプレゼント

※禁止抄襲或盜鏈行為,一經發現,無限制追究責任!
若要轉載,請留言申請,謝謝!


作品題目:王子樣のプレゼント
文章作者:瘋白菜
等級限制:PG-15(耽美、搞笑系列)
主要角色:ONE PIECE 成員——ZORO&SANJI


【2007年SANJI慶生賀文】


王子樣のプレゼント

如果說大家正在煩惱該拿什麽禮物送給他們偉大而紳士的王子殿下時,ZORO這不知好歹的傢夥正擅自打開了冰箱的門,徑自舉起酒瓶痛快地大喝特喝。
「喂,把酒放回去,今晚做菜時要用。」從外面進來的黑色西裝男子打破了興致高昂的劍士。
綠髮劍士一開始以為對方又為要他偷酒喝的事情而開鬧,卻發現今天的SANJI怒火降到零下冰點,一臉的毫無所謂,嘴邊還若有似無地哼著小調。
他心情不錯啊?ZORO暗自地想。
「喂,你今晚要做什麽菜?」因為對方沒有生氣,劍士也不打算放手心愛的酒,大咧咧地拉了個椅子坐在一旁,一邊喝酒一邊與埋頭洗盤子的廠子調侃著。
「啊啊,不知道呢,拿不准什麽也不做。」SANJI沒有回頭,勤快地清洗著早餐時用過的盤子。
說實話,這些天來他正琢磨著要準備些什麽特殊的菜式給女士們享用。與LUFFY他們出海以來,自己拿手的、新創作的、依照別人的……通通都做過了,說不准他得找點靈感再開發些菜式,別讓自己顯得那麽知識淺薄。或許今天就下船到島上找些食材吧。
猜不准廚子的話是什麽意思,ZORO狐疑地蹙緊了眉頭,就像他發現了他的刀——雪走和鬼轍不入劍鞘地交疊躺在一起,而和文字卻孤零零地聳在一邊。(刀也搞CP了>A<)
這種情況以他挺簡單的腦袋的確百思不得其解啊,可也不敢光明正大地問他,搞不好對方的回答會讓他看起來像個瞎擔心的女人。ZORO哼了一口氣,決定以靜制動,先不開口。
「喂,你這傢夥別豎在那裡,很礙眼。」SANJI擦乾淨所有的盤子和碗筷後,發現ZORO像塊磐石一樣無堅不摧地佇在原地,心想「他又要來鬧事了嗎?」頭腦頓時覺得空空如也。
「嗯?終於要開始了嗎?」綠髮劍士覺得這樣的金髮廚子才是最正常的,每天的對打幾乎成為他們的傳統。
SANJI安靜地看著ZORO把手按在劍鞘上,從胸襟的口袋取出一根煙,慢條斯理地點燃了。



「笨蛋綠藻頭,我今天想安靜點,拜託你別來添亂。」SANJI以最溫柔最體貼的聲音說道,聽著卻讓人聯想起唉聲歎氣的USOPP。
「你撞到頭了嗎?」劍士死心不息。
今天不開打?真是世界奇蹟啊!
「看誰的頭上先長出花來。」SANJI挑釁地橫他一眼。金髮下露出來的水藍色眼睛雜亂得很,是劍士這輩子也沒讀懂過的東西。
聽見廚子意有所指的語句,ZORO反倒高興地咧開了嘴邊的弧度。
「很好,我喜歡這樣的混帳廚子。」說罷,三刀同時出鞘,偌大的廚房充斥著一陣勢不可當的硝煙。
他還沒來得及檢討自己說了怎樣令人意外的話,袛見SANJI嘴上的那根燒到一半的香煙不自禁地掉了下來,廚子帥氣又英俊的面容有一絲絲僵硬,還有他那隻水藍色的眼睛,睜得……好大。
「怎麽回事?」ZORO咬著劍柄,訝異地死死盯著廚子。
果然撞到腦袋了嗎?
「你……你……」SANJI感覺腦袋突然重了起來,仿佛那上面不再袛有一堆金色的頭髮,還有很多莫明其妙冒出來的巨大黑線挂在那裡,像女人們頭上昂貴又精致的髮飾一樣裝飾著他,可這樣袛會令他像個傻瓜,有損他王子殿下的威風啊!
他咬咬牙,實在禁不住要狠狠地教訓這個頭腦簡單的白癡劍士,長腿一下子橫空掃過去,恰巧被搶在跟前的LUFFY接個正著。
「啊!!!」突然出現的USOPP和NAMI不住地尖叫起來。
LUFFY像一顆白菜一樣被SANJI不費勁地踢飛了,轟隆地撞穿了船艙的木板,直接朝大海呈弧線飛去,期間還聽見小巧可愛的CHOPPER發出驚歎的讚美。
ROBIN好奇地走進來,微笑地說:「啊啦,人造飛彈?」
NAMI和USOPP面無血色地目瞪口呆,ROBIN看見他們好玩的表情不禁捂嘴竊笑。說不,這回又有好玩的事要發生了?
「混帳廚子!你瞧你幹了什麽?!」ZORO第一個爆發,揪起SANJI的前襟不說二話把他扯到自己跟前。
臉對著臉的距離不到幾公分,火藥味極濃烈的現場任誰都會明白戰事一觸即發。但更讓人搞不懂的是,SANJI居然沒有像平時那樣回駁,而是鐵青著臉,眼睛瞪得大大的,嘴巴咬得死死的怎麽也不打算開口。再仔細認真地觀察,發現他白皙的臉上還有一抹較淡的紅暈,仿佛正為什麽而……害羞?!
ZORO突然兩額冒汗,捉著SANJI衣襟的手也略為顫抖,漸漸地,廚子就脫離了他的猛捉狂扯。
撞到腦袋的人是他自己嗎?ZORO一陣呆滯。
NAMI扯著USOPP的鼻子強迫他和她一道窩在牆角討論此事。
「喂!SANJI KUN生那麽大的氣,是因為我們沒有及時送禮物給他嗎?」NAMI低聲地問。
「我看不止是這樣,我們連提也沒提起過,SANJI一定是以為我們把他的生日給忘記了才會發那麽大的火!」USOPP心驚臉青地和NAMI交頭接耳。
「現在事情發展到這種地步,要怎麽辦?!」NAMI沒差惱得直捉頭。她從來沒見SANJI發那麽大的火,而且還是在LADY面前!(其實SANJI當時袛是想攻擊ZORO,LUFFY突然冒出來才不幸被踢飛,NAMI的擔心是想太多的緣故……)
「我不知道啊!這種緊急情況你問我也白問啊!」USOPP比NAMI更失控,已經瘋狂捉起自己的頭髮來了。
「你不是說自己是統領一萬五千人隊部的CAPTAIN USOPP嗎?!」
「是、是是那個過去的事情還提來幹啥?」
「你這個死長鼻子,沒用的傢夥!!」NAMI暴走,捉住USOPP的鼻子一陣亂扯。
「哎呀哎呀……救命啊,鼻子要斷了、斷了!啊啊啊……」
ROBIN忍俊不禁地倚在門邊看好戲:劍士和廚子維持著石化狀態的對峙;航海士持續暴走;長鼻子先生持續被襲擊中;大家看起來真是樂也融融啊!(=_=|||)
「在這份感情的保持之下,誰有空去拯救我們的船長大人嗎?」她抿嘴一笑,天真善良的小馴鹿在外面大叫起來:「啊!!!LUFFY要沈下去啦!!!啊啊啊!!救人!救人啊!!」
日光,總在悄悄溜走。


等所有的事情平靜下來,已經是晌午。SANJI做過中午飯後獨自來到甲板上抽煙。
LUFFY因為挨了一腳還被海水入侵全身,現在被身為船醫的小馴鹿包紮得像具木乃伊之外,還判決了他的病情為「嚴重」,得多吃他所謂的「補品」——肉,於是午餐時間把USOPP和ZORO的肉都搶了過來一併鯨吞。幸好所有人知道他們的金髮廚子是個特別貼心的男人,USOPP和ZORO被搶的午飯總會有後備補給。
袛要是上了草帽海賊團的船隻,就絕對不會有挨餓的一天,所有人亦然。
這樣的一位紳士又附有責任感的男人,大家在心中還是讚不絕口的。
他眺望著與天空一樣顔色的海水,不禁回想起自己加入草帽海賊團的時候。
為什麽要加入,當海賊?
不是說好永遠也不離開那個臭老頭,當他一輩子的手腳以補償心中的罪嗎?
如果袛是為了尋找「ALL BLUE」,也可以自己行動……或者搭別的船啊……
海賊,到底是怎麽一份意義的存在呢?
船上的所有人又是抱著怎麽一份心情而存在呢?
他斂下過於清澈的藍眸,暗自發愁地吐出一口煙。煙飄然地消散於虛空,與頭上的雲朵特別的相似,他再度陷入沈思之中。
LUFFY關於草帽的一個男子誓言,毅然要當海賊。
USOPP由於要成為像爸爸一樣的勇敢海上戰士,立志要當海賊。
NAMI SAN是個出色的航海士,又被LUFFY感動了,決定陪在大家身邊。
CHOPPER想要繼承醫生的志願,好奇外面的世界,答應要上船。
ROBIN CHAN也被LUFFY的精神感動了而一直留在船上。
ZORO……呢?
那個蠢肌肉男,說什麽背後受襲是劍士的最大恥辱,公然大咧咧地張開雙臂讓鷹眼砍他,沒差死掉,難道那些愚蠢的夢想說要扔掉就那麽困難嗎?!
既然如此,他又是憑著什麽樣的信念來看待這個草帽海賊團的呢?也是被LUFFY感染的嗎?
SANJI突然感覺全身乏力,雙臂交疊伏在船的欄幹上,煙換了一根又一根。
他看上去極度的煩躁,卻不是因為別人隻字不提他的生日,而是有更多的疑惑和更多的雜亂思維糾纏著他。
——很好,我喜歡這樣的混帳廚子。
低沈的聲音又浮現於耳際。SANJI不耐煩地抓抓頭,心想再這樣下去自己真要瘋了!卻為啥說的人都沒那麽在意,聽的人就偏偏如此在意呢!
「喂,臭廚子。」當SANJI思緒未定的時候,ZORO拿著酒瓶不知何時來到了身邊。
「咦?滾開點,你身上有酒臭。」廚子竭力佯裝什麽事也沒發生,把所有情緒迅速收藏在眼眸的最深處,然後貫徹最終態度,對這綠藻頭絕不客氣。
「哼,少臭美了,你身上也有煙臭。」劍士不慍不火地猛灌下一口,打了個嗝。
瞧見對方一副欠揍的模樣,SANJI的怒火如期飆升。
「是嗎?那你就趕快滾開,少礙著老子在這裡看風景吧。」說罷,頭也不回地繼續打量茫茫大海,皮鞋的頭卻已經不耐煩地狂叩著地板。
ZORO眨了眨眼睛,思忖了半天才緩緩地開口:「替我做個生日蛋糕吧。」
「嗯?」廚子挑了挑眉毛,狐疑地盯著一臉木訥的劍士,「今天不是你的生日。」
「我想拿來送人。」ZORO又灌了一口酒,仍舊是站在原來的位置沒有走動。
「送人……?」
拿老子的蛋糕去送人,不想活了綠藻頭?!SANJI暗啐一口,用力地抽一大口煙,薄荷的麻醉瞬間使他突兀暴起的情況恢復平穩。
「蛋糕上面要寫什麽名字?」他悶悶地抽一口氣,慢吞吞地問道。
「嗯……這個……」劍士為難地左思右想,酒灌下去了一口又一口的,名字還是沒有想到。
該怎麽回答呢?做這種事果然不是他的風格啊……ZORO遠目。
「喂,明明說要送別人生日蛋糕,卻不會連別人的名字也忘記了吧?」SANJI有氣無力地催促道。他袛是想快點走開,別再看見這個白癡綠藻頭罷了,省得他當場吐血而死。
「這個……啊,就寫「SANJI」好了。」ZORO抓抓頭,尷尬地說。要說讓他寫上「臭廚子」的話恐怕會搞砸了事情。
「啊?」煙第二次從SANJI的嘴巴上掉下來。
「剛才NAMI對我說了,今天是你的生日對吧?我生日的時候你弄了生日蛋糕給我,今次輪到你生日,我想也應該回贈你一個才對,但是由於我不懂得下廚,還是你來弄吧。」ZORO簡明扼要地道出了原委,也不怕被SANJI笑話,表情認真,神色嚴肅,像對待很鄭重的事情一樣。
SANJI除了嘴巴上的煙掉了,魂也跟前出竅了。
天啊!他是聽見了RORONOA•ZORO說出了什麽樣人性化的句子了?!植物終有一天還是會開出明豔的花朵的嗎?!
僵硬了許久,SANJI抽搐地揚了揚嘴角。
「你……撞壞頭了吧?」
ZORO一陣默然,然後轉過身捉著酒瓶蹣跚地步入了船艙。SANJI直直地盯著劍士的背影,雜亂無章的情愫又從他的藍眸中滲了出來。
「笨蛋綠藻……做生日蛋糕這種事應該你自己來比較好吧……笨蛋!」
輕嚼這個字的時候,舌尖卻仿佛已經嘗到了奶油的甜味。淡淡的,甜甜的,嘗一輩子也不會膩的。
就像與某個木訥無趣且頭腦簡單的白癡24小時相處,也不會覺得煩膩……
SANJI重新點一根煙,面對大海站直了身子。
「打起精神來吧,船上的植物不能沒有了王子殿下的督促打理啊。」
他一轉身,ZORO呆呆的臉放大了幾倍出現在他的跟前,嚇得他猛地後退了幾步幾乎跌下羊船。
「你幹什麽?!無聲無息地站在別人背後,真是植物啊你——KUSO!!」SANJI齜牙咧嘴,倒挂三角眼地叫嚷道。
ZORO猛地伸手,把某東西遞送到SANJI跟前。後者一看,圓圓的一團用飯搓成的東西。
「這是什麽?」他指了指對方手中的東西。
「蛋糕飯團。」
「哈?」SANJI的眉毛徹底多打了兩個圈。
「我說過我不會下廚。」ZORO說得倒理直氣壯的,沒差把金髮廚子給氣死。
「你沒必要弄這個。」SANJI被逼接下來這團圓滾滾的飯團,挑著煙的嘴巴略為下翹。這看起來不像勞作品也不像美術品的東西,居然還是浪費米飯做出來的,這傢夥是吃太飽撐著給他找事幹吧……(怒)
「因為是你的生日。」ZORO面無表情地回答。
「是為了回贈你生日時我做了蛋糕的事大可不必了,我想吃蛋糕的話自己會弄,不需要你來費神。」好歹他也是個廚子啊,自己想吃什麽東西還不能滿足嗎?
唉……完全不是這個事情啊。SANJI莫明其妙地歎起氣來。
「不,我說了是因為你的生日。」ZORO重復道。
「行啦行啦,我收到你的蛋糕啦,大家扯平。」其實根本就沒什麽平不平手的事,船上每個人生日時他都會做生日蛋糕給他們慶祝,絕不是ZORO就例外特別一點的……雖然從蛋糕的製作上的確有點特別的精致……但那也算不上什麽「你生日時我就送你蛋糕,我生日時你也送我蛋糕,兩不拖欠,打個平手」這種苛刻的條件存在啊!
SANJI鬱悶地望著手中的「蛋糕飯團」,心情敗壞。
「喂,你有沒有聽別人說話?我說是因為你的生日。」ZORO皺眉頭。
臭廚子怎麽這麽愛鑽牛角尖啊?這惡習平時還不見他顯露出來……
「我說我知道了,謝謝你的回禮。」SANJI淡淡地說道,甩頭準備離去。
ZORO有點慍火地摟過SANJI的頸項,頭一送過去,唇就貼住了金髮廚子的嘴。
煙,第三次從SANJI嘴巴上掉下來。
屬於男人之間猛烈的熱吻,有點像打架時的兇狠,雙方都竭盡全力地想要撂倒對方,不論自己正在做著匪夷所思的行為。
半晌,SANJI才一腳踩在劍士的腳上,對方吃痛地鬆開了他。
「想證明什麽?」廚子沒好氣地上不接下氣,大口大口地喘著粗氣,比抽煙時更猛烈交換著呼吸。
「沒有。」劍士開了腔,「這是個好辦法,讓你直接明白我說的話。」
「……」SANJI半眯著眸憤懣地仇視著ZORO。這傢夥的頭不會真是被撞壞了吧?
「算罷,我姑且饒恕你剛才無禮的舉動,要是有下次的話我保證踢爆你生銹的腦袋!」他目露凶光地警告道,在ZORO眼中卻是另一種風味。
「剛才我贏了。」綠髮劍士得意洋洋地嗤笑道。
「什麽?!」不服輸的金髮男人暴起。
「敢不敢和我打賭,下次還是我贏。」ZORO饒有興趣地打量著SANJI氣紅了臉的一番特別風景,乾脆雙手枕在頭後面,倚坐著欄杆。
「找死!」SANJI二話沒說就撲向坦然自若的ZORO,兩人在甲板上滾成一團,吻個天昏地暗。
男人就是這種生物,越遇上了強敵就越要挑釁,無論自己慘敗了多少回仍舊覺得那是趣味。


傍晚,SANJI從男賓室的地板上醒來,驟然發現自己不著半縷,身邊還躺著個熟悉無比的綠藻腦袋時,才驚覺自己的人生從今年的生日開始黑暗無比……他居然和一個植物般的男人……(淚流不止)
ZORO動了動眼皮,慢慢地張開眼睛,看見SANJI坐在自己旁邊整個人呆若木雞,不免抓了抓腦袋。
不會是剛才撞壞了頭吧?
「喂,廚子。」他扳著他的肩讓他轉過來,後者隨即掙扎起來。
「不要看我!」SANJI大叫道。
「啊?」ZORO困惑地眨眨眼睛,「發生什麽事了?」
「沒有沒有……你馬上給我起來穿衣服!」說罷,SANJI連忙找自己的衣服套上,也急急地穿好鞋子。ZORO坐在原地看他迅速完成了所有動作,不解地啞口無言。
「你怎麽還不穿衣服?!讓他們看見就慘了!」隨即,SANJI連點根煙的時間也沒有,匆匆捉起地上抛到遠處的衣服拿到ZORO跟前。
對方無奈地接過衣服,一把扯住SANJI纖細的手腕強抱他入懷。
「TEME,這種時候你還想做什麽?!」SANJI怒髮衝冠地吼道。
其實他是擔心這個時候還不給大家做飯去,LUFFY等人會找他來了。要是給大夥看見他和ZORO摟摟抱抱不成體統的樣子,日後他還怎麽當萬千少女心中最完美的Mr.王子啊!
「TEME你能不能聽我把話說完?」ZORO壓住SANJI欲要發作的腿,手緊緊地摟著他的肩。
「那你就趕快說完吧!」
「……你這樣子害我沒辦法說出口啊!你就不能安靜點嗎?!」
「還耍什麽彆扭啊,AHO!」
「別吵我!!」
「那你快點說吧!!」
由於現場情況實在有點失控,依照劍士的第一直覺決定,ZORO率先吻住了SANJI嚷嚷不斷的嘴,暢通無阻地與他來了第N+1次的唇舌比試。當然,結局還是SANJI大敗,氣喘吁吁地軟倒在劍士懷裏。
「現在終於有點說那個話的氣氛了……」劍士尷尬地別過臉。
「哈?」廚子還沒回應過來。
「那個……SANJI,生日快樂……」ZORO低下頭眼神不定地瞟著對方,低沈而有磁性的男性嗓音首次說出了在他領域中劃分為「肉麻」的話語。
SANJI怔怔地看著他,耳邊響起另一句話。
——因為是你的生日。
——生日快樂。
有更深更沈的情愫滲透冰冷的藍眸,代替其中的是一抹溫柔。
上船的時候,除了被LUFFY永往直前的精神感動了,還被某個笨蛋頑強得駭人的意志征服了。
那才是他最後在意的東西吧!
「笨蛋……笨蛋ZORO……」


Mr.王子,今年的生日禮物沒有性感美媚的投懷送抱、香豔飛吻,卻有一場由草帽海賊團為他特別設計的慶生派對,以及來自一個特別的男人送來的三份禮物:一句話、蛋糕飯團、吻。
在最特別的日子裏,給最特別的人。
SANJI,生日快樂。


END AT 2007-3-2 05:00


瘋菜後記:果然還是發揮了小學生堂上作文の手把眼見功夫,用了差不多五個小時把這文亂七八糟地寫了出來。裏面ZORO和SANJI對峙的每句話真的特別特別令瘋菜頭痛……因為怕寫出來的形象有差異了,於是更是斟酌著如何落筆。文章因為是直接寫出來的,也沒檢查錯別字和有沒有前後不對勁……算了吧……仁至義盡了(突然想起這個詞)
ZORO生日的時候沒有寫賀文,今回Mr.王子生日就寫了一回賀文,原因是「三有」政策的鼓勵下。(有心情、有時間、有內容)
2007年是個美美滿滿的節日,今年頭一個生日的人就是王子殿下,一定得好好慶祝啊!大家一起祝福兩隻永遠幸福吧!

theme : Boys Love
genre : 漫画卡通

Secret

奶瓶裡的許愿紙條

【小本通販】
夜惑魅影 45本
紡幸紀 45本
Tortuous Game 100本

【腐败历程】
→w-inds.
→FLAME伊崎雙子
→幽遊白書
→HUNTERxHUNTER
→Super Junior
→ONE PIECE
→Death Note
→家庭教師REBORN


【王道詮釋】
(w-inds.)涼龍:左手和右手的戀愛,永遠都沒有交集的期待,是我心底最依戀的痛。
(FLAME)央右:金髮與銀髮的糾纏,世界上最近卻又最遙遠的距離,是我曾經無限工口的寫作對象哈!
(幽遊)藏飛:其實一開始我是飛藏的,結果後來被櫻大人提供的日本同人漫畫放倒,想不到日本飯的藏飛如此強大啊……
(幽遊)鴉藏:純黑色的優雅條線,鴉的曖昧態度對於藏馬而言,已經不足夠用單純的『變態』去形容了,我喜歡他們的糊塗不清,無論最後是誰先抛棄誰,誰先放棄誰,這兩個人始終都會在不久的未來相聚。

(HUNTER)伊猗:哥哥的絕對氣勢,弟弟的反抗徒然,壓倒勝的強弱懸殊真的很令人著迷啊!伊路米,你真的太帥了!!香港的聲優大哥,你的聲線亦是令我鍾情於他的其一原因哦!
(HUNTER)西攻:說實話,我還真討厭西索攻小傑= =||並非戀童癖的某菜雖然明白像西索這種人肯定多少會有心理扭曲從而特別喜歡捉弄『青澀的果實』的意味……但,小傑啊……你的純真真是我的計時炸彈!!

(SJ)藝旭:官方CP,鍾雲哥是很照顧小厲旭的,雖然他倆的低調令飯絲無法大肆YY,但小動作如他們真的很美妙,兩人在一起,背景便自然換成輕鬆幽默的感覺了。
(SJ)敏赫:SJ裏面最合適工口的人。哈哈哈。其實真的很喜歡這兩隻的有愛,感覺很美妙哦!

(OP)ZS:孔武有力的劍士,英俊瀟灑的廚子,黃綠搭配,適當好處。
(DN)L月:被同人漫畫帶入原漫畫的某菜,居然因為L的詭異而一發不可收拾地愛上這雙CP,連最後L死了的事實都無法接受。家中有一本同人漫畫,說是月死後當為死神了,回頭再看見L原來沒有死,回來贖罪的故事。很感人,多次流淚。
(家教)RL:絕對裏包恩X藍波!!愛裏包恩的鬼畜,愛藍波的誘受。
(家教)山獄:天然少年+倔強少爺。傻裏傻氣的走在一起,總會幸福的感覺。
(家教)XS:這算是S和M的世界麽!?呵呵呵……
(家教)白正:白蘭的純白,正一的純正,天呐!中間摻著一個斯帕那,還真是……3P吧!!不過白蘭大人,請你對小正別手下留情啊!他絕對是屬於你的!


【同人作家】
提及涼龍,祺鬼大是鼻祖。
提及藝旭,永遠的十八歲和HIDE大是長青樹。
提及ZS,ISAKU大是最愛。
提及L月,藏王影木居功不少。
提及RL,鍾ヶ江大是首席。
提及山獄,上有七海,下有龍葵,左有美和,右有有城。
提及XS,船鬼是代表。

菜籽の糖衣炮彈

最近の填字遊戲

無聲追蹤

日照閒聊閣

關於盆主

瘋白菜/Crazy veg.

御名:瘋白菜/Crazy veg.
ballofacat
我是站立於平衡線上與野獸共舞の娘。

出生了,長大了。花錢了,攢錢了。愛情了,叛變了,離棄了。愛過男人了,愛過女人了。接吻了,做愛了。流淚了,高興了。睡了,瘋了。

當過斑竹了,當過管理員了。鬧過麻煩了,搞過革命了。做過視頻了,做過美工了。畫過畫了,唱過歌了,出過書了。編過舞了,導過劇了,寫過詞了。喝過酒了,抽過煙了,割過脈了。

不想活了,不想想了,不想這樣了……

我是大家口中眼中心中最虛假の舞孃。

Memories

04 | 2018/05 | 06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吐糟聚集地

神經聯盟

★Best Couple☆

NO.1

♡ 山獄 ♡


NO.3

♡ 裏藍 ♡


NO.9

♡ 白正 ♡


NO.2

♡ 藝旭 ♡


NO.3

♡ 涼龍 ♡


NO.5

♡ L月 ♡


NO.6

♡ ZS ♡


人來人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