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S]植物的需要 上部

※禁止抄襲或盜鏈行為,一經發現,無限制追究責任!
若要轉載,請留言申請,謝謝!


作品題目:植物的需要
文章作者:瘋白菜
等級限制:PG-15(搞笑、冒險系列)
主要角色:ONE PIECE 成員——ZORO&SANJI


上部

「仙太郎~快高長大~」SANJI難得一副好心情,一邊為USOPP前天帶回來的小小仙人掌澆水一邊哼著奇怪的小調,「看那邊~綠色頭髮的男人是你的爸爸喲~光合作用了十九年終於變成人啦~你也要加油~!」
甲板上除了黃髮廚子和仙人掌,還有只需三秒即能入睡的劍士。
對方近乎包含著諷刺的曲調惹綠髮劍士睜開眼睛,不爽地嚷嚷:「喂,那邊的白癡不要對著仙人掌唱歌。」說罷又合上了眼睛,一臉不在乎誰有強烈攻擊性的模樣。
廚子滿臉陰霾地轉過頭瞪向閉目養神的男人,心中晴朗的天氣瞬間烏雲密布,沒差雷雨交集。他常常弄不清楚為啥綠藻植物老是看他不順眼,老是挑釁他難得的好耐性?難道他做了什麽事情讓他有所芥蒂嗎?
想罷,SANJI的腦子發生了一場歷史性思維的飛越。
從西裝口袋掏出一根煙,廚子不作聲息地步向ZORO,看他一臉木訥的表情。
「喂,我說綠藻,其實你很羡慕我吧!」他蹲在劍士身邊,點了煙吞雲吐霧起來。
ZORO皺了皺眉頭,瞧對方沒有與自己打架的準備,老老實實地坐正了身子擦拭著刀,悠閒地反問:「羡慕你什麽?漂亮眉毛?」
「哎呀哎呀,羡慕我是人類的王子殿下啊!身邊總不缺少Lady們的喜愛,豔福無邊喔!身為綠藻植物的你無論是幾輩子都無法修來這種福份的。」廚子故意提高了聲調,引起了劍士更多的注意。



因為ZORO是個無趣又生硬的男人,會看上他的女人不是腦筋不正常就是吃錯了藥,像他這種人見人愛的帥哥紳士兼人類王子,是一生都無法體會被女人抛棄的孤單和痛苦了。所以他特別可憐身為同伴的綠藻劍士。
ZORO瞥黃髮廚子一眼,不屑一顧:「切,Lady這種東西,我才不需要。」
聞言,廚子像聽見世間最不好笑的冷笑話一般,欲要拿煙的手懸在了半空。
他挑挑眉:「不會吧……」然後神色詭秘地湊到ZORO耳邊,故意壓低了聲音,「你小子平常怎麽解決的?」
SANJI突然冒出的句子像地底噴出的熱泉,不用半秒時間就把ZORO噴個滿臉滿身濡濕一片,更過分的是熱泉的水比沸騰了的開水更燙人,燒得劍士除了那顆腦袋仍舊是綠的,其餘都變成了紅棗般的顔色。
見此情況,廚子不得不流露出憫天憐人的眼神,忍住噁心溫柔了一把:「啊~別告訴我你真是單靠光合作用就能滿足一切生理需求,活了十九年還沒向神的領域挑戰過?」
「TEME,什麽神的領域,色情廚子你在說什麽胡話?!」劍士覺得再這麽下去體內有股真氣快要將身體擠爆了,立即操起劍後跳兩步遠離對方。
SANJI兩手一攤,「啊……帶小孩真累!」
「誰是小孩?!廚子你故意找茬是不?!」ZORO青筋暴現,雙手持刀,擺好架勢。
「別動不動就刀刀劍劍的嘛,沒大腦的植物就是比人類低一個檔次。」SANJI露出一抹訕笑。
「你敢再說一次當心我把你的長頭髮全斬掉!」劍士忍無可忍,針對廚子最在意的額髮作出了反駁,空氣中硝煙滾滾。
廚子捏滅了剛點燃的煙,沈默了好一陣子才重新點燃手上的身姿,繼續說道:「我是好心教導你男人最重要的事,你把我的好心都當羊肉串了,唉……綠藻植物真是難以溝通的種類。」輕吐出一口雲霧。
「誰要你教這種事,色情廚子!」ZORO身體僵硬地佇在原地,不甘屈服的態度有時顯得是種壞毛病。
「嗯?意思是你懂囉?」SANJI一掃之前的壞心情,驚奇地凝望著躁動不安的劍士。
「誰、誰不懂啊!?」
「咦?那真是我有眼不識泰山啊!請問RORONOA•ZORO大爺解決時都幻想著誰啊?」廚子重新點一根煙,不懷好意地半眯著眸盯住對方。
要是笨蛋綠藻頭敢對NAMI SAN或ROBIN CHAN動半絲歪念,他就讓他吃不了兜著走,即使是植物也得拿來紅燒或者油炸!
不過回頭想想,這船艙裏面就兩位Lady,他不想像她們還可以想像誰呢?那顆植物也不像是會在外面認識女人的物種,除了那個女海軍有點嫌疑之外,大概是沒什麽女人可供他參考了吧?
「嗯,怎麽樣,答案呢?」SANJI幽幽地問。
ZORO呆若木雞,原先的磅礴氣勢一溜煙地飛到九霄雲外去了,半天都啞口無言。
該死的廚子是出什麽該死的爛問題考他啊?!
「什……什麽對象啊!?」
「唉,對植物說話就是浪費時間,雖然我對園藝沒什麽興趣,但好歹也和你相處了好一陣時間,大抵你也可以聽懂人類的語言吧?」SANJI無奈地笑了笑,「當然是性幻想的對象啊。」
ZORO可以直接進入垂死狀態了……
「TEME,你腦子就除了這種東西沒別的了嗎?!」
「喂喂,什麽叫「這種東西」?這可是嚴重問題啊!如果你敢說你的性幻想對象是NAMI SAN或ROBIN CHAN的話我絕對不會腳下留情的,你就好自為之吧。」
「這種事和你無關吧!!!」劍士粗魯地大吼。
「當然有關啊,船上的Lady都和我有關,Lady就由我來保護!」SANJI擺了擺領帶,露出個自信滿滿的笑容。
「……」
ZORO壓根兒不曉得接下來要說點什麽了。
這白癡廚子是要故意氣死他不行?!
「喂,別以為不說話就能蒙混過關,到底是誰?」SANJI一副「你再不說我就煮了你」的架勢,看上去是勢在必行。
劍士懶得和他吵,直接丟了句:「袛要不是NAMI和ROBIN就行了吧?」
「嘎?」
「不是她們兩個。」ZORO擱下一句後直接走入船艙。
困惑的SANJI挑了多少遍眉毛還是理解不了植物剛才的表情及他略帶嫌疑的語言,不過幸好不是NAMI SAN和ROBIN CHAN,他總算安心點了。但是,這不等於綠藻頭拐了彎不回答他的問題?!
豈有此理,沒想到植物也懂得耍花招,他得追上去揪著他問個清楚明白!
欲要實行計劃的SANJI被中途攔截的LUFFY抱個正著。
「SANJI,肚子餓了,肚子餓了!我要肉,肉,肉,肉——」
「不行。」廚子拼命甩開粘人的臭橡皮,「你這傢夥今個月伙食費已經爆了,到達下個島之前都得減少進餐次數。」
「不要不要不要不要——SANJI我要肉,肉,肉,肉,肉——!」LUFFY死抱著SANJI不肯放手,非纏得點心出現不可。
陽光明媚的下午滯留在SANJI得不到最終回答的煩惱上。

☆ ☆ ☆ ☆

晚飯過後,SANJI站在甲板上吸煙。
「讓我想想,船上一群人整天聚在一起的,也沒見綠藻植物會自動閃人,如此的話會解決的時候是……?」指間的煙被燃盡了多少根他已經無心細數,整個腦子徘徊的全是那個該死無趣的笨蛋劍士。
半晌,好不容易得出個結論——他根本沒解決過!
「不對!」SANJI使勁地甩了甩頭,「一個男人怎麽可能沒基本需要?他又不是真的植物……」結論也太扯了吧,打死他也不相信笨蛋綠藻真沒正常男人的需要!
於是,SANJI決定隔日開始監視ZORO。

☆ ☆ ☆ ☆

——行程記錄——(BY SANJI)

5:35 AM 發現新的島,身後追來大量海軍船隻
NAMI SAN指揮:「ZORO、SANJI,你們兩個去把帆給放下來,接著開始劃槳,快!」
「是~~NAMI SAN~~~」指揮別人的NAMI SAN同樣那麽美麗!
「為什麽我要聽妳這個女人的指揮啊,你又不是船長。」笨蛋綠藻粗魯地對著NAMI SAN大吼大叫,被我揪著領背拉走,「對Lady要溫柔,笨蛋綠藻。」
LUFFY大叫:「全速前進!到全是肉的島去,哈哈哈哈哈——」

7:21 AM 擺脫海軍,登陸新的島
「肉!!我要肉!」LUFFY舉手大叫。
「我要買點修補Going Merry號的耗材,否則它就熬不過下次的「大戰」了。」USOPP堅定地舉手。
「我到附近打探一下關於島的情報吧,為接下來幾天的行程做好準備。」ROBIN道。
「我要睡覺。」笨蛋綠藻舉手。
「藥快用完了,我要去補足一些。」喬巴揮了揮手。
「好吧!既然如此就由SANJI KUN和ZORO負責看船吧!Let’s go!」興高彩烈地舉手的NAMI SAN也萬分美麗啊!

8:00 AM 無聊
笨蛋綠藻好像吃了安眠藥一樣,真會睡。

9:45 AM 開始準備午餐
大家中午都不會回來吃午餐了吧?那我只弄自己的份好了……
啊,還有綠藻頭。
那傢夥好像睡死了一樣,多吵都不會醒來。

11:00 AM 午餐就位
果然沒有人回來。
「喂,綠藻頭,吃午飯了。」右腳起,一下子踢飛那混帳。

11:06 AM 綠藻從海裏爬回來,進餐
「白癡廚子,你故意找茬是嗎?!」綠藻怒髮衝冠,兩手持劍。
「你娘沒教你進食時不可以說話嗎?沒教養的植物。」繼續喝湯。
「等會兒再收拾你!」

12:15 AM 午餐完畢,清洗碗具
「喂,幫忙洗盤子。」整個人提不起勁啊……
「幹嘛?平時不都是你一個人幹的,還嫌我粗手粗腳的打破你的盤子。」綠藻停在門口。
「今天我不爽。」我坐下來點煙。
「你不爽啥,我還沒找你算帳呢!」嘴上那麽說,手還是動起來洗盤子了。
「唉,王子殿下留在沒有Lady的船上,還得努力保持與綠藻植物的和平共處,好可憐的一天啊。」
「那你可以下船啊!我一個人留在船上就夠了!」植物暴跳如雷,手上的盤子霎時被捏碎了,室內頓時鴉雀無聲。
看來我不合適和植物和平相處(?)
「我下船了你吃P啊。」走出船艘,到甲板上繼續抽煙。

12:46 AM 無聊
「盤子都洗好了。」
「嗯。」
……
綠色植物一直站在我旁邊不走開,還一直盯我。
「幹嘛?」吐煙。
「沒事。」終於走開了。
天這麽藍,為什麽他的頭就這麽綠呢?

14:12 PM 給仙太郎澆水,打架
「仙太郎,你偷偷告訴我,到底你娘是誰啊?」一邊吐煙一邊澆水,仙太郎好像有點變大了,是光合作用的原因嗎?
「喂,那邊的白癡廚子不要對仙人掌說話。」
身後響起了難聽的男人嗓音。
「4032、4033……」
又在練他那身蠢貨肌肉了,植物就是植物,說一不二,不懂變通。
「4044、4045、4046……」
仙太郎好像流了好多汗,是被什麽嚇倒了嗎……
「4056、4057、4058、4059……」
仙太郎好像有點顫抖,是被什麽嚇倒了吧……
「4077、4078、4079、4080、4081……」
混帳……(忍無可忍)
「吵死了你這蠢貨綠藻怪!」右腳挑起使盡全力就往植物的頭砸去。今天非砸碎你這無趣的笨蛋的頭不可!
「圈圈眉毛,找碴是吧!」笨蛋及時躲開了。
一場世紀大戰免不了了。

16:14 PM 抽煙,無聊
我果然是不能和綠藻植物和平相處的人類王子啊……

17:00 PM 準備晚餐
不知道大家會不會回來吃晚飯?算了,還是做了七人份的晚飯,順便在綠藻的晚飯中加點「料」。
居然沒人回來……
「你煮那麽多幹啥!?」植物用他那刺耳的聲音大叫。
「你對我的下廚有什麽意見嗎?!」我的筷子用力地插入了魚料理的心臟部位。
「……」
綠藻吃了那盤被我加了「料」的食物居然毫無反應。植物就是植物,反應遲鈍得可以。

18:30 PM 命令綠藻洗碗具
「喂,洗碗具,我要先洗澡了。」起身就走。
「喂。」笨蛋開口。
「什麽?」
「你……」半晌,「不爽嗎?」
我轉頭瞥了像木頭般坐在位置上的綠藻頭的背影一眼,露出難得的笑容,「想要在海上生存就千萬不要與廚子作對,笨蛋!」
現在的心情,爽啊——!!

19:15 PM 洗澡&思考
不對啊,整天下來綠藻植物都沒什麽動靜,不會真是植物變的人類所以沒生理需要吧?
如果說是睡覺時解決的話……
不對,大家同在室內,瞧他也沒這個膽子!
那麽,解決的時間是……
……
……
……
啊!他洗澡的時候!

☆ ☆ ☆ ☆

終於得出結論的SANJI松了一口氣,仿佛為證實ZORO不是真的植物而找到了合適的理由為自己莫明其妙的好奇心而開脫。

END AT 2006-10-30 17:28

theme : Boys Love
genre : 漫画卡通

Secret

奶瓶裡的許愿紙條

【小本通販】
夜惑魅影 45本
紡幸紀 45本
Tortuous Game 100本

【腐败历程】
→w-inds.
→FLAME伊崎雙子
→幽遊白書
→HUNTERxHUNTER
→Super Junior
→ONE PIECE
→Death Note
→家庭教師REBORN


【王道詮釋】
(w-inds.)涼龍:左手和右手的戀愛,永遠都沒有交集的期待,是我心底最依戀的痛。
(FLAME)央右:金髮與銀髮的糾纏,世界上最近卻又最遙遠的距離,是我曾經無限工口的寫作對象哈!
(幽遊)藏飛:其實一開始我是飛藏的,結果後來被櫻大人提供的日本同人漫畫放倒,想不到日本飯的藏飛如此強大啊……
(幽遊)鴉藏:純黑色的優雅條線,鴉的曖昧態度對於藏馬而言,已經不足夠用單純的『變態』去形容了,我喜歡他們的糊塗不清,無論最後是誰先抛棄誰,誰先放棄誰,這兩個人始終都會在不久的未來相聚。

(HUNTER)伊猗:哥哥的絕對氣勢,弟弟的反抗徒然,壓倒勝的強弱懸殊真的很令人著迷啊!伊路米,你真的太帥了!!香港的聲優大哥,你的聲線亦是令我鍾情於他的其一原因哦!
(HUNTER)西攻:說實話,我還真討厭西索攻小傑= =||並非戀童癖的某菜雖然明白像西索這種人肯定多少會有心理扭曲從而特別喜歡捉弄『青澀的果實』的意味……但,小傑啊……你的純真真是我的計時炸彈!!

(SJ)藝旭:官方CP,鍾雲哥是很照顧小厲旭的,雖然他倆的低調令飯絲無法大肆YY,但小動作如他們真的很美妙,兩人在一起,背景便自然換成輕鬆幽默的感覺了。
(SJ)敏赫:SJ裏面最合適工口的人。哈哈哈。其實真的很喜歡這兩隻的有愛,感覺很美妙哦!

(OP)ZS:孔武有力的劍士,英俊瀟灑的廚子,黃綠搭配,適當好處。
(DN)L月:被同人漫畫帶入原漫畫的某菜,居然因為L的詭異而一發不可收拾地愛上這雙CP,連最後L死了的事實都無法接受。家中有一本同人漫畫,說是月死後當為死神了,回頭再看見L原來沒有死,回來贖罪的故事。很感人,多次流淚。
(家教)RL:絕對裏包恩X藍波!!愛裏包恩的鬼畜,愛藍波的誘受。
(家教)山獄:天然少年+倔強少爺。傻裏傻氣的走在一起,總會幸福的感覺。
(家教)XS:這算是S和M的世界麽!?呵呵呵……
(家教)白正:白蘭的純白,正一的純正,天呐!中間摻著一個斯帕那,還真是……3P吧!!不過白蘭大人,請你對小正別手下留情啊!他絕對是屬於你的!


【同人作家】
提及涼龍,祺鬼大是鼻祖。
提及藝旭,永遠的十八歲和HIDE大是長青樹。
提及ZS,ISAKU大是最愛。
提及L月,藏王影木居功不少。
提及RL,鍾ヶ江大是首席。
提及山獄,上有七海,下有龍葵,左有美和,右有有城。
提及XS,船鬼是代表。

菜籽の糖衣炮彈

最近の填字遊戲

無聲追蹤

日照閒聊閣

關於盆主

瘋白菜/Crazy veg.

御名:瘋白菜/Crazy veg.
ballofacat
我是站立於平衡線上與野獸共舞の娘。

出生了,長大了。花錢了,攢錢了。愛情了,叛變了,離棄了。愛過男人了,愛過女人了。接吻了,做愛了。流淚了,高興了。睡了,瘋了。

當過斑竹了,當過管理員了。鬧過麻煩了,搞過革命了。做過視頻了,做過美工了。畫過畫了,唱過歌了,出過書了。編過舞了,導過劇了,寫過詞了。喝過酒了,抽過煙了,割過脈了。

不想活了,不想想了,不想這樣了……

我是大家口中眼中心中最虛假の舞孃。

Memories

11 | 2017/12 | 01
-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 - -

吐糟聚集地

神經聯盟

★Best Couple☆

NO.1

♡ 山獄 ♡


NO.3

♡ 裏藍 ♡


NO.9

♡ 白正 ♡


NO.2

♡ 藝旭 ♡


NO.3

♡ 涼龍 ♡


NO.5

♡ L月 ♡


NO.6

♡ ZS ♡


人來人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