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旭]Christmas Gift

※禁止抄襲或盜鏈行為,一經發現,無限制追究責任!
若要轉載,請留言申請,謝謝!


作品題目:Christmas Gift
文章作者:瘋白菜
等級限制:PG-17(惡搞、甜美系列)
主要角色:SJ成員—金鐘云&金麗旭

GALLE!感謝junkichina做的漂亮海報!


說好要交換禮物的,麗旭衷心期待聖誕節的來臨。


不知何時開始,被外國定為節假日的一年一度聖誕節也渲染了韓國青少年,交換禮物即被定為聖誕節的必不可少一大特色。然而,這種行為發生在每個人身上都有不同的定義。如果發生在金鍾雲和金麗旭身上,那必然是一種彼此間的承認和肯定。
因為他們掩人耳目的戀情並未在成員之間公開。


麗旭輕輕地敲了鍾雲房門,未得到應允便急切打開了。裏頭的人驚惶失措地把床上亂糟糟的東西隨便往身後一藏,臉上仍是未平息的慌張。
他好奇地盯著這個被定為沈著穩重的哥哥,關上門來到床邊:「哥,你在做什麽?」其實他更想知道鍾雲把什麽重要的東西藏在身後了。那些秘密得連他也不能窺視的東西使麗旭心中産生了一縷嫉妒。
「沒什麽。你怎麽還不睡?」鍾雲的雙手捉著那些東西放在背後,姿勢彆扭地坐在床上,為了能夠趕快打發跟前的好奇寶寶,他率先看了看牆上的挂鍾,「明天還要上通告,不是最愛睡的嗎,快去睡吧,否則明天要被經紀人大哥踢下床了。」
「哥你自己也沒睡,明天也要上通告的。」借著說話的時機探頭去看鍾雲到底瞞著他偷偷藏了什麽,卻逮了幾個空檔都被鍾雲得心應手地遮住了。
「說什麽傻話呢,明知你哥我不喜歡睡覺的,什麽時候看我睡了多於四小時的?」說罷,鍾雲鬆開了手中的東西,一下子站起來完全擋住麗旭的視線,將他連哄帶推地弄到門口,「乖,明天又要說困了,快回房間睡覺吧。」
感覺自己在鍾雲懷裏真要變成無隙可乘的笨小孩了,麗旭不依地按住了門板阻止鍾雲把門打開。



「我想和哥多待一陣子,難得晟敏哥他們上通告還沒回來,房間內就剩我們。」麗旭眨了眨眼睛,雙手自覺抱住鍾雲的身子,整個人貼上去。雖然此話的確是他的肺腑之言,但更多的是他仍未放棄一探神秘東西的究竟的心理。
抱住鍾雲的同時,麗旭故意探頭眺望床上那堆亂七八糟的東西,但視線停留不足五秒便被鍾雲扶正了臉。
面對面的距離或者祗有幾釐米,原來的心思不翼而飛,整張臉開始情不自禁地發燙。因為對方目不轉睛的深情凝視,麗旭羞赧極了。
「這是真話嗎?上次誰說了晟敏他們一上通告自己就無聊死了?沒有赫在他們陪你玩不會無聊了嗎?」鍾雲悶悶地針對麗旭的言辭,眼中帶有若明若暗的鄙夷。
麗旭聞言,仿佛被當頭一擊沒差倒在地上。當然,語句中明顯的醋意他聞到了。小心眼的哥很可愛,他同樣喜歡。
「哥陪著我就不無聊了。」麗旭急急地叫嚷道。
「趕緊去睡覺,向我撒嬌也沒用。」鍾雲面不改色。
「那……晚安BOBO?」麗旭堅持道。
無奈,面對麗旭的撒嬌無論自己如何鐵石心腸都得繳械投降。鍾雲心想自己果然是太寵愛這位特別的弟弟了,導致如今不該變成弱點的地方都軟化了。
「BOBO後馬上上床睡覺。」鍾雲要求道,雖然他明白目前情況下自己其實處於下風,但該有的哥哥尊嚴他還是丟不了。
「知道了。」麗旭點點頭答應。
於是鍾雲溫柔地在麗旭額上印下一吻,才親自把頑皮的弟弟送去另一個房間,包括哄上床、蓋被子、關燈、晚安語一系極像盡職盡責的父親的所作所為,導致鍾雲不得不懷疑自己在金麗旭跟前到底扮演了多少層角色。
儘管如此,依然感到甜蜜無比,特別是聽見麗旭在他耳邊輕聲地呢喃『哥,晚安』就會感覺幸福至上。
這就是金鍾雲無法正視他對弟弟産生了異樣感情的理由。他放不開,所以在痛定思痛後乾脆承諾自己永遠也別放開。前提當然是麗旭甘心情願地跟著他。
另一邊,乖乖躺在床上數星星望月亮的麗旭猛然記起他還有謎一般的任務尚未完成,被鍾雲哥藏在身後的到底是什麽不能公開的秘密呢?一不小心就被哄騙過去了,麗旭抱怨著,也喋喋不休地責怪強勁的好奇心從中作祟。


面對金鍾雲的藏頭露尾,身為小萌的金麗旭自然是耿耿於懷的。於是,某天的他趁鍾雲在洗澡時偷偷摸摸地潛入了鍾雲的房間。
他想,房間能擺放東西甚至是隱藏東西的地方是有限的,他應該可以很快得手。但問題是,成員們都是三三兩兩合住的,男人之間那種默契式的雜亂無章使他更難以確定秘密的存放點。
不過回頭想想,能夠作為一個人的秘密,應該不會輕易放在別人的地方吧?
所以麗旭趕緊捉住一分一秒埋頭苦幹,先從鍾雲的床上物品入手。
翻來覆去,捉在手上的不是歌譜就是照片,一堆一堆的全是鍾雲從進入SM當旗下練習生直到成為SJ一員出道、組成K.R.Y錄製節目等等,當然不能忽略的是照片除了鍾雲的單人照以外就全是和麗旭拍的兩人照。對於這點,麗旭既高興又突然感覺悔疚。
鍾雲哥對他那麽好,連床邊放著方便隨時睡前回顧的照片裏也滿滿和他的二人照,但他居然為了滿足自己的好奇心而企圖徑自揭開鍾雲哥的神秘,那表示他對鍾雲哥的不信任,他真該死。
思忖再三,麗旭呆若木雞地愣在原地,不知如何是好。
「金麗旭。」
突如其來的聲音徹底驚嚇了麗旭一大把。當耳膜接收到外界聲音的刺激時,他幾乎感覺到心臟窒息了一下子,然後靈魂出竅大概就是在神智昏迷前的一秒發生的吧,他想剛才他的確面臨了一次將死之人感受到的絕望與恐懼。
他驚惶失措地轉頭看門口的人,祗見赫在上身赤裸,用一雙圓眼睛好奇地盯著他,仿佛已經觀察了他很久。
「你在鍾雲哥的床上幹什麽?」赫在走過去探頭一看,甫見面無血色的人焦頭爛額地把照片和歌譜通通物歸原主,嘴唇顫抖地一張一合,大概是欲要解釋什麽卻急得什麽也說不出來。
這種情況,就像小偷作案時被逮個正著。
赫在恍然大悟,驚叫一聲:「喔~麗旭你壞了,你在擅自翻鍾雲哥的東西吧?!」
「噓——哥,小聲點!」麗旭幾乎是撲上去捂住赫在的嘴巴的。
鍾雲的房間與浴室相隔不遠,公司租下當成員們宿舍的房子質量其實不怎麽好,隔音設備都挺差的,所以直接而言鍾雲的房間與浴室之間就祗是隔住了兩塊門板。
麗旭是真的害怕自己的行為被愛他的鍾雲哥知道的,這樣就會在鍾雲哥心中留下不好的印象了吧。
「你壞了,鍾雲哥不喜歡別人碰他的東西的。」赫在拿開了麗旭的手,瞄了被亂七八糟塞回去的照片一眼,沒好氣地哼了一句。
「求求你,赫在哥,千萬別告訴鍾雲哥。」麗旭可憐兮兮地凝視著赫在,雙手合十的姿熱顯得極度虔誠,仿佛在他跟前的人已經不是SJ成員之一李赫在,而是高高在上的聖人或天神了。
此時此刻,赫在的一個動作一句話即可顛覆金麗旭在金鍾雲心中的印象,麗旭是求之不得能夠以自己的淒涼形象擄獲赫在,使他甘心情願答應保他於萬全的。於是他使盡渾身解數來打動赫在的同情心,以致忽略自己那小狗般的令人憐惜的眼光是多麽令赫在雞皮疙瘩掉一地。
「好了好了,我瞎了什麽也沒看見。但你得告訴我為什麽要來翻鍾雲哥的東西?」赫在提問道。據他瞭解,因為麗旭是最晚加入SJ的成員,沒有經歷練習生時與成員之間的磨合期,性格乖巧又貼服,從不會擅自動別人的東西。
今次,又是什麽令他一反常態呢?
猶豫不定的麗旭閃爍其辭,碰碰撞撞地逃避著赫在的質問,最終還是被識破。無奈之下,祗好坦白從寬:
「事實上……」
誠實坦然地解說了一遍情況,沒想到赫在臉上呈現了譏諷的腐笑,令麗旭不禁呆了。
「你小子想太多了吧,鍾雲哥有什麽不能見光的啊?或者說在成員們私生活混亂的情況下又有哪次聽聞他列入其中的?」赫在忍俊不禁地擺擺手,「說不定那就是他為你準備的聖誕節禮物呢!自然不能讓你看見。」
「嗯?」一語驚醒夢中人,麗旭醍醐灌頂地大叫,「聖誕節?!天啊,我居然忘了這件事!」
「你要安排約會?」赫在挑了挑眉,「甭想了,聖誕節當天我們肯定有通告的,隨便準備點小禮物送給情人當是補償好了。」
「情人?」再一次令麗旭驚叫,他和鍾雲哥之間的戀情從沒曝光的啊!
「不是情人的話有必要那麽緊張聖誕節嗎?那是供情侶們的專權節日啊!哎……不說了,晟敏哥還在等我呢,快點讓開……」說著在麗旭剛剛找東西的地置上胡亂摸索著,好像也在尋找著什麽。
但明明這裡是鍾雲哥的所屬地啊,他要找些什麽?
「哥,你在找什麽?」麗旭困惑地問道。
「潤滑油。我聽晟敏哥說鍾雲哥前陣子買了一瓶,借來用用。」赫在繼續盲人摸象地亂捉一把,還抱怨著,「都怪你,東西都被你剛剛弄亂了,鍾雲哥要是知道了肯定要說你的。」
「潤滑油?」麗旭一聽都皺眉頭了,「他、他他鍾雲哥買了潤滑油?!」
「是啊……奇怪吧?」赫在不懷好意地轉頭盯住麗旭驚詫的臉。
後者從赫在的眼神中若隱若現地讀懂某些東西,不自然地聳了聳肩膀。
「他……鍾雲哥買這種東西要幹什麽?」麗旭怯生生地問。
「這一層嘛,你得問他本人了,你們不是官配嗎?」瞧見麗旭的臉霎時像沸騰的開水般紅通通的,一副驚恐萬狀的模樣使赫在得意洋洋地偷笑。
不得不承認他的BT心理,每回捉弄這個可愛的弟弟總會心情舒暢。
「那……」
當赫在任務完成,拿著一瓶已經開封試用過的潤滑油準備離開房間時,身後的弟弟無意中給了他一記迎頭痛擊。
「那哥你和晟敏哥用這種東西幹嘛?」
碰!
赫在的頭撞上了堅硬的門板。
「呀!金麗旭你給我記住,我這就去把你的惡行告訴鍾雲哥!」赫在報復性地打開門板要衝出去。
緊急情況,麗旭也不示弱匆忙撲上去拖住赫在,兩人倒在地上扭成一團。
此時等得不耐煩的晟敏從赫在的房間過來了,看見兩個大孩子莫明其妙地打鬧著,心中暗自歎氣,徑自捉起沒有穿上衣的那個,一手將麗旭拉起隔於一臂之遙。
「你們兩個搞什麽東西?赫在,你知道我在那邊等你吧?」晟敏轉向赫在。
「這小子的錯。」赫在抱怨著。
「麗旭,怎麽了?你怎麽在鍾雲哥的房間?」晟敏奇怪地問。
「我……」一下子思維混亂,不知道要如何回答。其實更想疑問晟敏,為什麽他和赫在同時沒有穿上衣?現在不是十二月份嗎?韓國的十二月份以正常人的感覺應該算寒冷的吧?但他們……
剛好此時洗完澡的鍾雲從外面進來,一擡眼就驚異房間的熱鬧,瞬間亦是呆滯狀態。
「你們,怎麽通通都在?」良久才擠出了一句話。
「啊……哥洗完了,那輪到我們去洗了。」晟敏連忙向赫在打眼色,「赫在,我們先出去吧。」說罷,急急忙忙地把赫在推了出去,順勢在鍾雲耳邊嘀咕了兩句:「向你借的東西今晚還你,我沒有告訴麗旭哦,哥放心!」然後出去了。
那才留意到麗旭怔怔地看了他好久,鍾雲有點心虛地問道:「怎麽了?」
感覺自己的臉頰燙得快要爆炸,麗旭不假思索地衝了出去把自己反鎖在房間裏。完全不知發生了什麽事的鍾雲佇在原地愣了好久。


那一晚,麗旭在床上輾轉反側,難以入眠。他望著旁邊床上的赫在哥,對方已經熟睡了。從他洗完澡躺在床上不停地喊「累死了」到安靜入睡之間的時間很短,麗旭真的很懷疑洗一個澡能把人累成那樣子嗎?到底他和晟敏哥在浴室裏幹了什麽?
然後,整個腦袋都是兩人不約而同地沒有穿上衣的模樣,巧合嗎?再說,晟敏哥讓赫在來拿潤滑油……
潤滑油……
潤滑油怎麽了啦?!麗旭痛斥地在心底呐喊。鍾雲哥買潤滑油幹什麽?!
很不負責任地,赫在那句『說不定那就是他為你準備的聖誕節禮物呢!自然不能讓你看見』像流星雨般無限期無數次在腦海中劃落,教少不更事的金麗旭更彷徨焦急了。
為他準備的?準備潤滑油?!
麗旭感覺自己小小的並不發達的腦袋仿佛裝載了整個宇宙,快要爆炸了!不得不的,滾下床撲到奎賢床上硬著頭皮拉扯那個裹著被子呼呼大睡的無辜男人。
「趙奎賢,趙奎賢你醒醒!奎賢!奎賢醒醒!」他急壞了,搖晃對方的力氣更加大了。
如此重要且關鍵的時刻,平時不貪睡的奎賢現在怎麽不醒人事啊?!
「嗯……?怎麽啦?」儘管不情願,但自己是比麗旭更遲參入SJ的,按輩份他才是現時的最小的,要服從哥哥們的命令。
「我,我睡不著。」麗旭舌頭都要打結了。
「睡不著?看書去,看書兩秒就能睡……我要睡……」說著奎賢睡眼惺忪地翻過身,卻又被麗旭揪了起來。
「哎呀!你聽我說!」麗旭竭力壓抑著音量,三更半夜的他不要也不敢聲張,但急躁的心情令他確實冷靜不下來。
「說……說什麽?」奎賢鬱悶地坐起身子,糊裏糊塗地聽麗旭發言。
「我,我……我也不知道怎麽說,你說!你說……」麗旭左右為難地支吾道,流露出的尷尬神色令奎賢困惑不已。他繼續道:「你說……兩個人……有需要用潤滑油嗎?」
呆。
奎賢完全處於呆滯狀態。一方面是源於他半睡半醒的迷迷糊糊,另一方面是他的腦子遇上麗旭嘴巴裏的問題後立即當機了。
他在說什麽?這是奎賢首當其衝的念頭。
「你說話啊!有沒有聽見我的問題?喂,趙奎賢!」得不到回答,麗旭急得如熱鍋上的螞蟻。特別是當他看見奎賢用那種奇怪的目光看他,不知是他沒睡醒抑或鄙視他的問題,反正都令麗旭很難受。
他不要被當成怪物,停止那種目光吧!他是實在對哥哥們都難以啟齒才選擇找來深藏不露,看似深不可測的奎賢幫忙的。
「我有聽見,但你的問題好像……你能解釋一下字面上的意思嗎?」奎賢慢吞吞地說著,語句中仍舊帶著剛醒來的懶洋洋感覺。
「別嘲弄我!就是字面的意思!」麗旭生氣了。他急得都睡不著了,奎賢還拿他的話開玩笑。
奎賢無辜極了,搖頭否定麗旭的指控。他是真的聽不明白麗旭的問題啊,絕對沒有半點作弄他的意思。難道麗旭自己沒有發現他剛才說的話有問題嗎?
「你問兩個人有否需要用潤滑油對不對?」奎賢耐心地重復道,對方連連點頭認同,他接著說,「那你能告訴我,那兩個人為什麽要用潤滑油嗎?」
聞言,麗旭真的徹底炸了!他首次卸下溫柔的外表,一把揪住奎賢的前襟貼過去惡狠狠地低吼:「你還說不是拿我開玩笑?!我知道答案用得著問你嗎?!趙奎賢你幹嘛不能認真點跟我說話!」
「哎呀!我真的沒有不正經啊!你沒發現自己的問題很有問題的嗎?到底你是想問什麽?是問兩個人在什麽時候需要用潤滑油還是問兩個人用潤滑油來幹嘛還是問兩個人做些什麽事情時需不需要用潤滑油啊?!」一口氣把全部說光了,奎賢慶倖自己是歌手平日練習唱歌時長時間不換氣導致肺活量比普通人大一點。
「呃?」麗旭被奎賢提出的問題嚇住了。原來他的問題中包含了那麽多細小的問題啊……那,那他的原意是要弄清楚哪個呢?
兩個人在什麽時候需要用潤滑油?麗旭回答:……
兩個人用潤滑油來幹嘛?麗旭回答:……
兩個人做些什麽事情時需不需要用潤滑油?麗旭回答:……
不懂。不懂。通通都不懂。
「我……不知道,你都告訴我吧!」麗旭兩眼發亮地盯著奎賢,後者立即暈眩過去。


聖誕節當天。所有的通告都順利完成,SJ全員疲憊地從攝影棚回到宿舍,安排好洗澡的先後順序後,成員們便四散去做自己的活兒。
奎賢入了浴室,晟敏不待在自己的房間而跑到麗旭他們的房間,進門便急不可待地嚷嚷鍾雲要送禮物給麗旭,將當事人推出了房間外,自己和赫在反鎖在房間裏,令呆若木雞的麗旭在門口感受著陣陣寒風。
鍾雲哥找自己……麗旭剛要舉步猛記起上次和奎賢談話的結論:潤滑油的作用是滋潤兩相互親近的物體,減低其摩擦力減少其阻礙性。
但以上結論絕對不支持鍾雲為他準備了如此一個禮物的說法。他甚至汗顔到底鍾雲要幹什麽,該不會真的打算送他一瓶潤滑油當禮物吧?他拿著那瓶東西可以做什麽?
……
黑線。無比黑線。
突然又想起上次晟敏和赫在借去了那瓶潤滑油的事。他們?!
林林總總綜合起來都如此令人費盡腦子、心力交悴。麗旭憂心忡忡地拖遝著腳步,仿佛踏向鍾雲房間的路途就是他負刑場的道路,不再如昔日歡喜雀躍。
「麗旭,這麽慢。」鍾雲率先走出房間,大概以為晟敏辦事不力,等麗旭等得不耐煩了準備親自出馬,卻見麗旭像活死屍般拖拖拉拉地邁著步子。
他上前溫柔地牽著麗旭的手,把他帶到自己的房間,但並沒有像晟敏那樣反鎖了房門。
「知道今天是什麽日子吧?」鍾雲溫柔地笑著,讓麗旭坐在他的床上。
一碰上床,麗旭就自動彈了起來。腦中盡是亂七八糟莫明其妙的東西,面對鍾雲驚異的目光,自己像做錯事的小孩子連忙低下頭。
「怎麽了?」鍾雲伸手撫摸麗旭的臉,後者縮了縮身子,立即引起了鍾雲的質疑。
「麗旭?」
「鍾雲哥,我……我有一個問題,如果再憋下去真怕以後也無法正常面對你了……」麗旭尷尬地擠出了多日來的積怨。
鍾雲突然有不詳的預感,面無表情地站在那裡等待麗旭再度開口。
「哥你……」麗旭緩緩擡頭望著鍾雲半帶憂鬱的眼眸,小聲地問,「關於那個……聖誕禮物……」
還沒說完,鍾雲已經搶先捉起麗旭的手把他拉到電子琴前,愉快地說:「還以為你說什麽呢,這個我早就準備好了,你怕我忘了吧?」然後把他拉到自己身邊坐下,打開電子琴的電源,雙手往鍵盤上一放,圓潤如珠子的溫柔曲子如潮水般漫入了麗旭的耳朵。
麗旭深深地記住,這是他第一次公開的自作曲《Memories In Breeze》。
麗旭深深地被打動,隨著空蕩蕩的音樂聲灌溉心靈的是鍾雲哥用磁性迷人的聲線唱出來的詞,代表著聖誕節的愉悅與祝福。
麗旭深深地知道,所謂的聖誕禮物,就是鍾雲親自為他的曲子譜上美麗的歌詞。對於兩個同樣熱愛和重視音樂的人而言,沒什麽比這份禮物更深重更美好了。
曲子如流水漫延而去,鍾雲滿目柔情地凝視著麗旭,邊彈邊唱:
雪色茫茫/美麗的聖誕夜
咖啡暖暖/潛入心裡
藏不住那份迷戀/唱不盡我的心意
如果你允許/讓我用吻來融化你
麗旭禁不住熱淚盈眶,一下子撲過去緊緊地摟住鍾雲的脖子,然後真如歌詞所說,深深地吻住鍾雲。
是如水似蜜的甜,但不膩。鍾雲愛這個吻,當然更寵溺這個人。
他捧著麗旭通紅的臉,輕輕為他拭去眼淚,笑道:「被感動得一塌糊塗了吧?知道我對你的感情了吧。」
麗旭的確太感動了,都無法完成說出話了,祗能再次深深地擁抱鍾雲,以示自己的肯定。
「呵,看來我得到的聖誕禮物更貴重一點。」鍾雲撫順著麗旭的背,寵愛地摸了摸他的頭,滿足地抱著投懷送抱的人兒。麗旭不顧所以,無論鍾雲說點什麽也無法止住他溫暖的淚水。
愛,便一下子湧現傾倒。
「聖誕快樂,麗旭。」鍾雲溫柔地說。
「聖誕快樂……哥……」說罷,繼續喜極而泣。
美麗的聖誕夜,有無限愛的延伸。


三天後,奎賢和鍾雲聊天時無意間抖出了某夜麗旭作賊心虛地把他從睡夢中揪起來和他討論潤滑油的事情。鍾雲聞言,本來是如沐春風愛情得意的臉一下子變得鐵青泛灰,沒差氣得蹦起來直踩過去壓倒晟敏。幸好當時麗旭在場才免去鍾雲和晟敏之間的一場腥風血雨。
他當著麗旭和赫在的面前,陰沈地問晟敏:「你當初不是答應過我不讓麗旭知道潤滑油的事嗎?」
「呃?!」麗旭和赫在被鍾雲暴發性的發言弄得毛骨悚然。
晟敏更是心知不妙,卻又不敢當場逃跑,乾脆大義凜然:「那東西其實也沒什麽不能見人的,哥你又不是亂用那個,還怕被麗旭知道麽?」
對方的話直教鍾雲面色陰暗。
實在好奇的麗旭怯生生地從旁邊移過來,弱弱問了一句:「鍾雲哥,其實我之前想要問你的……就是關於那瓶潤滑油的事……」聖誕節那晚得知他的禮物不是潤滑油,無疑整個人放輕鬆了不少,但由始至終他再也找不著機會詢問鍾雲,正好如今被提起,他得弄個明白。
兩面夾攻,受制於人的鍾雲臉色的確不好,但無奈這又是自己最愛的弟弟提出來的,故不能遷怒於他人吧?於是鍾雲有點喪氣,也有點豁出去地歎氣。
「我……」
晟敏立即代答:「其實鍾雲哥為了給麗旭你準備聖誕節禮物,真的花了不少功夫呢!為了加快練習彈奏麗旭你作的曲子,鍾雲哥說自己的手指不靈活就買了那瓶潤滑油,說塗了之後覺得手指彈奏時靈活多了。」
「啊?」赫在瞠目結舌。用潤滑油塗手指幫忙練琴?
「哥,那為什麽你不告訴我?」害我多想了那麽多不應該想的事。麗旭低聲抱怨。
鍾雲瞄了瞄拼命忍住笑意的晟敏和赫在,心知這兩個壞弟弟平日都用他的潤滑油幹點什麽壞勾當,自然也就不作聲了。反正那瓶東西……他以後再也不碰了。
麗旭擔心鍾雲的秘密被揭穿了而拉不下臉來,立即打圓場道:「哥,既然你覺得那個方法有效,以後我也買一瓶幫助練琴吧!冬天手指都僵了,潤滑油正好可以派上用場。」
瞧見天真無邪的麗旭甜甜的笑,再望望已經笑得扭成一團倒在床上的赫在和晟敏,單手摟住麗旭的肩膀,道:「麗旭啊,你真是好孩子。」邊說邊將他帶出這個是非之地。


最後。最後那瓶潤滑油,當然是被麗旭、赫在、晟敏三人消耗盡了。

END at 00:35am
2007-12-25

theme : 〝﹡Super Junior ♡
genre : 演艺明星

Secret

奶瓶裡的許愿紙條

【小本通販】
夜惑魅影 45本
紡幸紀 45本
Tortuous Game 100本

【腐败历程】
→w-inds.
→FLAME伊崎雙子
→幽遊白書
→HUNTERxHUNTER
→Super Junior
→ONE PIECE
→Death Note
→家庭教師REBORN


【王道詮釋】
(w-inds.)涼龍:左手和右手的戀愛,永遠都沒有交集的期待,是我心底最依戀的痛。
(FLAME)央右:金髮與銀髮的糾纏,世界上最近卻又最遙遠的距離,是我曾經無限工口的寫作對象哈!
(幽遊)藏飛:其實一開始我是飛藏的,結果後來被櫻大人提供的日本同人漫畫放倒,想不到日本飯的藏飛如此強大啊……
(幽遊)鴉藏:純黑色的優雅條線,鴉的曖昧態度對於藏馬而言,已經不足夠用單純的『變態』去形容了,我喜歡他們的糊塗不清,無論最後是誰先抛棄誰,誰先放棄誰,這兩個人始終都會在不久的未來相聚。

(HUNTER)伊猗:哥哥的絕對氣勢,弟弟的反抗徒然,壓倒勝的強弱懸殊真的很令人著迷啊!伊路米,你真的太帥了!!香港的聲優大哥,你的聲線亦是令我鍾情於他的其一原因哦!
(HUNTER)西攻:說實話,我還真討厭西索攻小傑= =||並非戀童癖的某菜雖然明白像西索這種人肯定多少會有心理扭曲從而特別喜歡捉弄『青澀的果實』的意味……但,小傑啊……你的純真真是我的計時炸彈!!

(SJ)藝旭:官方CP,鍾雲哥是很照顧小厲旭的,雖然他倆的低調令飯絲無法大肆YY,但小動作如他們真的很美妙,兩人在一起,背景便自然換成輕鬆幽默的感覺了。
(SJ)敏赫:SJ裏面最合適工口的人。哈哈哈。其實真的很喜歡這兩隻的有愛,感覺很美妙哦!

(OP)ZS:孔武有力的劍士,英俊瀟灑的廚子,黃綠搭配,適當好處。
(DN)L月:被同人漫畫帶入原漫畫的某菜,居然因為L的詭異而一發不可收拾地愛上這雙CP,連最後L死了的事實都無法接受。家中有一本同人漫畫,說是月死後當為死神了,回頭再看見L原來沒有死,回來贖罪的故事。很感人,多次流淚。
(家教)RL:絕對裏包恩X藍波!!愛裏包恩的鬼畜,愛藍波的誘受。
(家教)山獄:天然少年+倔強少爺。傻裏傻氣的走在一起,總會幸福的感覺。
(家教)XS:這算是S和M的世界麽!?呵呵呵……
(家教)白正:白蘭的純白,正一的純正,天呐!中間摻著一個斯帕那,還真是……3P吧!!不過白蘭大人,請你對小正別手下留情啊!他絕對是屬於你的!


【同人作家】
提及涼龍,祺鬼大是鼻祖。
提及藝旭,永遠的十八歲和HIDE大是長青樹。
提及ZS,ISAKU大是最愛。
提及L月,藏王影木居功不少。
提及RL,鍾ヶ江大是首席。
提及山獄,上有七海,下有龍葵,左有美和,右有有城。
提及XS,船鬼是代表。

菜籽の糖衣炮彈

最近の填字遊戲

無聲追蹤

日照閒聊閣

關於盆主

瘋白菜/Crazy veg.

御名:瘋白菜/Crazy veg.
ballofacat
我是站立於平衡線上與野獸共舞の娘。

出生了,長大了。花錢了,攢錢了。愛情了,叛變了,離棄了。愛過男人了,愛過女人了。接吻了,做愛了。流淚了,高興了。睡了,瘋了。

當過斑竹了,當過管理員了。鬧過麻煩了,搞過革命了。做過視頻了,做過美工了。畫過畫了,唱過歌了,出過書了。編過舞了,導過劇了,寫過詞了。喝過酒了,抽過煙了,割過脈了。

不想活了,不想想了,不想這樣了……

我是大家口中眼中心中最虛假の舞孃。

Memories

08 | 2018/09 | 10
- -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 - - - -

吐糟聚集地

神經聯盟

★Best Couple☆

NO.1

♡ 山獄 ♡


NO.3

♡ 裏藍 ♡


NO.9

♡ 白正 ♡


NO.2

♡ 藝旭 ♡


NO.3

♡ 涼龍 ♡


NO.5

♡ L月 ♡


NO.6

♡ ZS ♡


人來人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