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月]乖乖睡!

※禁止抄襲或盜鏈行為,一經發現,無限制追究責任!
若要轉載,請留言申請,謝謝!


作品題目:乖乖睡!
文章作者:瘋白菜
等級限制:PG-17+(耽美、悲情系列)
主要角色:《DEATH NOTE》—L&夜神月

★ 翻譯自原漫畫《HUSH•A•BYE》作者:天咲吉実


“……24小時……都必須一起行為……是嗎?”
我們的手上都系著一條很堅硬的鎖鏈,以致我根本不可能從你手中逃脫。

“是的,的確是這樣說了。”

“莫非……連睡覺……也?”
“這是沒有辦法的事,請你協助忍耐吧。”
“因為上廁所、洗澡……當然甚至連睡覺時,都有可能是犯罪的機會。”竜崎補充道。

這樣,我們就必須一起生活了嗎,L?

***

“月君在睡覺前要不要去洗個澡?”竜崎突然冒出來的一句嚇住了旁邊仍舊是呆滯狀態的月,後者渾渾噩噩地回答:“啊……可以的話……”當然是去洗。他是準備這麽說的,豈料竜崎搶在前面:“那就一起去洗吧。”
“哈啊?!”
月就被竜崎拖過去了。
“那麽……我在外面等著,竜崎先洗吧。”
“不可能的哦。”
?!
“在外面,鏈子長度不夠。”說罷,竜崎打開了浴室的門,月完全怔住在如此偌大的浴室的門口,不知如何反應。
沒有辦法了,只好一起洗吧。月就依著竜崎了。



花灑一直噴出溫熱的水,即便手上靠著個鏈鎖月還是想好好地整理一下沾滿風塵的頭髮。
他在水下撩撥著稍長的額髮,臉上有平日看不見的疲憊,大概是感受了熱水的安撫,月的皮膚漸漸泛出淡淡的紅暈,像柔美的櫻色靈魂,使人情不自禁想起三月落下的櫻花花瓣。
嗯,很漂亮。竜崎倚在圓形浸泡式的大型浴池邊直勾勾地凝望著對方的裸體,不知不覺在潛意識裏冒出了這種想法。
“嗯?”月轉過來,“……幹嗎?一直這樣看著我。”
“啊啊……對不起嘛~會覺得不舒服嗎?”
月皺了皺眉,忽略回答竜崎奇怪的問題。後者繼續說:“因為沒什麽機會看到這種畫面……不禁就這樣看呆了。”
竜崎的臉上仍是舊有的表情,那雙圓滾滾目光潰散的瞳仁從來表達不出來異樣的感情。月頗為好笑地揚了揚嘴角,“沒機會?同性的裸體?學校的旅行之類的呢,不是有很多看的機會嗎?”
竜崎把鼻子以下的臉埋在相疊的臂後面,低聲地道:“之前,我也有說過的吧?月君,是我此生的第一個朋友。”
心裏忽然抽搐了一下。
“……也就是說,到今天為止,還沒有跟任何同齡的人一起生活過?”
“就是這麽一回事。”竜崎擡起頭,不知是歡笑還是苦笑的臉看起來竟有了點人情味。“但是啊……並不是單單只是那樣的理由而已……”
“我看得入迷了……因為月君……實在太過於美麗了。”
月怔在原地,心中好像有種特別的滋味隨著對方的餘音衍生出現。
他佯裝為難地撓了撓頭,臉上的確出現了不知名的紅暈。
“……竜崎……你這樣想稱讚我嗎?我又不是女孩子,這樣的討好我是沒有用的啦。”說著,他邁入了浴池,與竜崎並排坐著。
“剛剛說的話不是為了討好你的。”竜崎不滿地抗議道,隨即又發表自己的歪論,“月君這麽的漂亮,這麽美麗的生物,在我身邊的這個事實,是很不可思議的一件事……”他靠近月,“胸口噗嗵噗嗵地跳著~~真傷腦筋啊!”

想要觸碰,想要捉住他看看。令我不禁這麽想。
這樣的我……

“這樣的我……”竜崎的手扣住了月的下顎。
“那是……因為夜神月就是殺手……是嗎?”月連忙打破了那些尷尬的氣氛。
聞言,竜崎的眸睜得圓圓的,儘管一直仿佛都沒改變過,但還是察覺得到。他收回了五指,用力地握拳。
“我也不知道……也許是這個原因也不一定。但也許根本也不是……我也……不知道……”
竜崎低下頭,那雙原本就是貓一樣的眼睛如今卻格外的黯然失色,一點也不像他,而且說著這麽曖昧不清的話。

但我也沒有資格說別人……
這傢夥是L喲,不容分說的,100%把我認定就是殺手的人,雖然還是我自己要求的,但50天的監禁再加上手銬的限制……這樣的一群人對我做這樣的事不生氣是不可能的。但為什麽,所謂討厭的心情卻一點也沒有呢?

水蒸氣一直往上冒,溫熱的水浸泡得身體開始鼓起了沸沸揚揚的躁動。熱,身體很熱。
“竜崎……”月勉強地扯了扯嘴角,“在這麽寬敞的大浴池裏,應該不需要這樣子——緊靠著吧?”他們的身體已經是肩膀靠著肩膀,臂貼著臂,就連大腿也……
“才不是,月君才是,分開一點啦。我也想坐在這裏。”竜崎擺出一副和自己無關的樣子。(不過他就算有什麽表情都會和沒表情一樣。)

從兩人相互碰觸的膝蓋上,竜崎的體溫傳了過來。因為這樣,終於……
我終於開始這樣想:他是和我同樣的,流著鮮血的人類。所謂的‘L’,他的存在,到底是哪個地方超越了人類,我在心底深處思考著,一直思考著。
一樣的血和肌膚,有著體溫的人類——
如果是的話,心裏所想的事是一樣的嗎?

月瞥了不作聲的竜崎一眼。

竜崎他到底想要對我做什麽呢?“證明我就是殺手”。

竜崎同樣瞥了不作聲的月一眼。

除此之外呢——
到底想幹什麽?

!!
水花在半空跳躍出活潑的姿態,早已形成慣律的霧氣也被通通打散。竜崎拉過月的臉一下子吻住他紅潤的唇,深深地,毫無放手的準備。月也不明白自己為何不反抗。他任由竜崎莫明其妙地親吻自己,而且是屬於情侶之間的親吻位置——嘴唇。竜崎的放肆沒使他討厭,甚至接觸到對方靈活的舌頭,他也只是坦白的接受。
“……你……不對我生氣嗎?”竜崎放開月,毫無表情的臉讓對方猜測不了其中的意思。
“……依理由決定……”月喘著粗氣低聲回答。
“我只是想要知道夜神月的全部~~這樣做的話……似乎就可以更瞭解你的事……”
“在我心裏存在著這個又苦又甜的感情的答案。”竜崎亂七八糟的回答讓人咋舌。

在我心裏,存在著又苦又甜的感情……的答案。

“~~~”是被對方一塌糊塗的答案打敗了的月,“竜崎……你是因為這個理由才吻我的嗎?(對方如果是女生的話會把你打扁的)”他真是被這個不知是朋友還是敵人的人徹底打敗了。
“依對象而有所不同……覺得討厭嗎?”竜崎笑了。
“不會……可以接受啊……”月伸出手主動去碰竜崎的臉,“原來如此,我也想知道……”他閉起眼睛就去吻了驚愕的竜崎。

想知道……胸口裏……
像被荊棘刺到了的疼痛感,又是什麽理由呢?
-----------------------
胸口裏……
像被刺刺到了的疼痛感的理由是什麽?
我情不自禁地吻上了竜崎的唇。

竜崎的唇,很軟,如綿絮般絕對不會傷害到我。

“啊……”
對方那張看似毫無表情的臉如今在月的眼中幾乎是空白一片——因為竜崎的唇已經抵觸到他敏感的脖子,誘惑式地展開了追求的攻勢。
他吻著月雪白的皮膚,牙齒輕咬,一陣陣電流竄動心扉的悸顫感覺震憾著月整個人。
“竜……崎……”月尷尬地抗拒著對方,可後者怎麽也沒要停下來,舌頭的移動還遊走到了月的耳窩。
“等、等一下……等等……等等啦!!!”月終於一把按住竜崎的臉,不滿地大叫道。
被用力抵抗住不允許進一步行動的人應該是驚奇吧,但無論怎麽看還是覺得他的臉沒絲毫的表情變化。
永遠也是如此的呆頭呆腦。

真是表裏不一的人,分明是聰明得無人能及。

“總之我們得先…先離開浴池吧……不然的話,真的會暈倒的啦!”月先站起身離開了浴池。被熱水長時間浸泡的雪白身體現已粉紅一片。
竜崎呆呆地盯著月全裸的身子,腕上牽連著的手銬發揮了作用,拉了他一把。
“……說得對,暈倒的準確度接近了100%……”

床上糾纏的軀體,有一具,一直在發冷。

“月君……月君……”竜崎輕咬著月的耳垂,情不自禁地呼喚起來。
“啊……竜…崎……”全身顫抖的月緊緊扯住被單,不住地回應著對方的叫喚。
“月君~你…還好吧……?”竜崎停下手邊的動作,臉靠近月的額。
“…還好……怎麽可能……啦……”怎麽可能輕易地……輸了?他是準備說這樣的話的。不過此刻要不要出口都不成問題了,因為竜崎懂得他想要說的是什麽。
他們的較量不是一直以來都實行著嗎?夜神月又豈是輕易認輸的人呢……即使是對方是L。
霎時,竜崎扳住月的腰使其翻了個身,原本趴在床上的姿勢如今大咧咧地正面迎向同是赤裸的他,月瞬間感到心臟難以壓抑地躁狂。
他感覺到竜崎用其冰涼的指尖觸碰他的私密地方,全身不禁一顫。
“為什麽……這麽堅持要用這種方式撫摸……?”月不敢接觸竜崎的視線,頭不斷向后仰起。

一寸一寸的皮膚被竜崎撫摸著,一點一滴的身體秘密逐漸流失,對方像個間諜一般透過身體讀懂‘夜神月’這個人,好辛苦……好辛苦喲……

“我不是說過了嗎?”竜崎輕輕捏住月粉色的乳尖,靈活的舌繞著其細細地打圈。“月君的全部……想好好的去確認過。”按住顫抖的身體,白皙的皮膚像絲綢般令人流連忘返。
如此誘人的一具身體,到底藏著什麽樣的秘密呢?
月咬緊牙關不打算再放任呻吟聲流出嘴巴。於他,於竜崎,就像一場遊戲,一場比拼忍耐力的遊戲,誰先熬不過去誰就輸了,等同於殺手和L之間的搏擊。
可是一切都被竜崎的動作擊碎。他突然咬住月的乳尖,亭亭欲立的小巧在唾液和紅唇中綻放,演變成異常誘人的果實,也正是月本來的魅力——不為人知的特殊魅力——深深地吸引著竜崎。
“嗯……嗯……唔……”使勁壓低音量,情不自禁溢出來的聲音消失在透明的虛空中。
竜崎暫時放過他,撐起身子往月的下身挪動著。
“感覺很辛苦嗎?”瞧見對方用雙手擋在額頭上,幾乎把半張臉都遮蓋住,袛留下一張一合的嘴巴在那裡大口大口地喘息。“那是你敏感度高的證據。”
“…揍你喲!”月緩緩轉過頭,“比起那個……所謂的答案……已經找到了嗎?”
“還沒有……”在月看不見的位置,竜崎的手已經捉住了對方的分身,輕輕地撩撥著,含有挑釁的意味,正像L對殺手發出的最後通牒。“得要到更深更深的去探索……”說罷,他含住了顫抖不已的分身。
“唔——唔……”

在做這件事的時候……那個刺痛的感覺……變得更加鮮明了

“啊啊……”
竜崎不斷地分開他的雙腳,月以一個最大程度坦露自己的姿態呈現在對方面前。任憑自己如何反抗,如何阻止竜崎的更進一步,他還是袛能躺在床上被對方柔軟的嘴巴服務著。
“啊……”他伸出手,十指插入了竜崎淩亂又濕潤的髮絲中,洗頭水的香味緩緩而來。

悄悄的……
像是在邀請……
對著我不停地……細語著——

——對了……
——讓他對你的欲望,再多一點再深一點。
——多一點。
——再深一點。
——你自己也主動的,靠近他、接近他吧……
——那傢夥對你的感情,應該會變成不得不愛吧。
——身為殺手……
——獨一無二的親友……
——如果變成這樣……
——跟勝利是一樣的!

那個黑暗的我,不停地,細語著——

“啊啊——”比剛才更強烈的震撼,快感衝破他的四肢百骸,猛烈地焚燒著他的神經。
不消半秒,屬於月的白液一鼓作氣地噴濺出來,本人像全身的力氣被抽空般軟趴趴地跌躺在床上。竜崎舔舐著手指上的白液,壞笑道:“果然如此~月君是很敏感的呢。”同時捉起他的腳踝暴露對方可愛的地方。
“你好囉嗦!不要一直一直在說哦~”月羞愧地打對方的頭。

做這種事的時候就不要說如此破壞氣氛的話啊,竜崎這個笨蛋!

竜崎舔舔乾涸的唇,二話沒說把自己高昂的分身推進窄小的甬道。月吃痛地摟住他的脖子,強忍著痛配合他緩慢且溫柔的動作。
第一次的進入令他發熱發脹的頭腦空白一片。雖然不會冷靜下來,反倒更加情迷意亂,但起碼他可以確認自己和竜崎的關係,沒演變成為心中的暗語般預言的那樣。
是好事吧?抑或壞事?
窒息的感覺使兩人躁動不安的情緒變得更劇烈,像沸騰的白開水永無終止。
“竜崎……嗯……”
一股逼迫力量從下身的入口處蔓延開來,撕心裂肺的痛楚燃燒了自己,可喉嚨袛是發出了破碎的呻吟,從不打算拒絕。
“月君……”

那聲音——
在被開始監禁的不久之前,就可以聽得見那個聲音。隨著日子……漸漸地強烈了。

“月君……我要插進去喲……慢慢的,把氣吐出來……”
“……竜崎……竜崎……啊!”

可怕。
好可怕……
那個聲音太可怕了……無法忍受——

“不要害怕……我會緊緊地抓住你的……”竜崎扶著月的腰,開始猛烈的前後運動。
“啊……啊……”月深陷在被褥之間,一下接一下承受著竜崎有力的衝撞,整個人被帶動著一起顫動,但更多的卻是顫抖。分身被內璧緊緊地包裹著,因快感而忍不住溢流的粘液填滿了不可多得的空隙,使兩人更密不可分地交接著。
事情還在繼續,竜崎滿足地咬緊牙,一下又一下地用力推進去,抽出來,推進去,抽出來……
不知何時,月已經滿臉淚水。
“——啊……”
這一次,竜崎把自己的全部推進月的裏面,最深處的敏感度受到擠壓,月痛快得抽搐起來。

——不久之後……你就會再度重生了呀……
——再度重生之後……就會變成我。在那之前……這個蜜月期想要怎樣就好好享受吧!

聲音——
刺痛的胸口。
你是拔不掉的刺一般……深深地、深深地——

“月君~?月君,你怎麽了嗎?”
竜崎擔心地凝視著月失去心魂的模樣,焦頭爛額地呼喚著他。
而月從黑暗中醒過來的第一次事就是窩在竜崎的胸口前哭泣。
“請你不要哭泣了……月君……”
竜崎撫摸著月的臉,為他拭去晶瑩的淚水。儘管漆黑的額髮下仍舊是那雙仿佛失去焦距的鈴銅黑眸,但月清晰地在他的眼中看見了自己的影子。

是因為那個痛楚的錯吧……
淚水不停地湧出來,怎麽也止不住……

“竜崎……”
月在對方毫無意料之下反抱住他,用自己的雙臂,用盡所有力氣,緊緊地擁住那個聰明而溫柔的男人。
“竜崎……”
竜崎沒有反抗地躺在下面,任憑月壓著他,抱著他,在他臉旁流淚哭泣。
他低沈的呼叫,就像嬰兒在睡夢中囈語,聲調卻如此地讓人心碎。
就連他——天下最聰明的L,也捉摸不透月的思想。
“竜崎……唔……”他哽咽。

連那個聲音的意義,也無法瞭解——

“救救我……”月哀傷又無奈地緊扣著竜崎的五指。

——不久之後就可以再次重生為我的時候的你,全部的東西都將屬於你了……
——包括L的人頭。

END AT 2007-2-22 23:55

theme : Boys Love
genre : 漫画卡通

Secret

奶瓶裡的許愿紙條

【小本通販】
夜惑魅影 45本
紡幸紀 45本
Tortuous Game 100本

【腐败历程】
→w-inds.
→FLAME伊崎雙子
→幽遊白書
→HUNTERxHUNTER
→Super Junior
→ONE PIECE
→Death Note
→家庭教師REBORN


【王道詮釋】
(w-inds.)涼龍:左手和右手的戀愛,永遠都沒有交集的期待,是我心底最依戀的痛。
(FLAME)央右:金髮與銀髮的糾纏,世界上最近卻又最遙遠的距離,是我曾經無限工口的寫作對象哈!
(幽遊)藏飛:其實一開始我是飛藏的,結果後來被櫻大人提供的日本同人漫畫放倒,想不到日本飯的藏飛如此強大啊……
(幽遊)鴉藏:純黑色的優雅條線,鴉的曖昧態度對於藏馬而言,已經不足夠用單純的『變態』去形容了,我喜歡他們的糊塗不清,無論最後是誰先抛棄誰,誰先放棄誰,這兩個人始終都會在不久的未來相聚。

(HUNTER)伊猗:哥哥的絕對氣勢,弟弟的反抗徒然,壓倒勝的強弱懸殊真的很令人著迷啊!伊路米,你真的太帥了!!香港的聲優大哥,你的聲線亦是令我鍾情於他的其一原因哦!
(HUNTER)西攻:說實話,我還真討厭西索攻小傑= =||並非戀童癖的某菜雖然明白像西索這種人肯定多少會有心理扭曲從而特別喜歡捉弄『青澀的果實』的意味……但,小傑啊……你的純真真是我的計時炸彈!!

(SJ)藝旭:官方CP,鍾雲哥是很照顧小厲旭的,雖然他倆的低調令飯絲無法大肆YY,但小動作如他們真的很美妙,兩人在一起,背景便自然換成輕鬆幽默的感覺了。
(SJ)敏赫:SJ裏面最合適工口的人。哈哈哈。其實真的很喜歡這兩隻的有愛,感覺很美妙哦!

(OP)ZS:孔武有力的劍士,英俊瀟灑的廚子,黃綠搭配,適當好處。
(DN)L月:被同人漫畫帶入原漫畫的某菜,居然因為L的詭異而一發不可收拾地愛上這雙CP,連最後L死了的事實都無法接受。家中有一本同人漫畫,說是月死後當為死神了,回頭再看見L原來沒有死,回來贖罪的故事。很感人,多次流淚。
(家教)RL:絕對裏包恩X藍波!!愛裏包恩的鬼畜,愛藍波的誘受。
(家教)山獄:天然少年+倔強少爺。傻裏傻氣的走在一起,總會幸福的感覺。
(家教)XS:這算是S和M的世界麽!?呵呵呵……
(家教)白正:白蘭的純白,正一的純正,天呐!中間摻著一個斯帕那,還真是……3P吧!!不過白蘭大人,請你對小正別手下留情啊!他絕對是屬於你的!


【同人作家】
提及涼龍,祺鬼大是鼻祖。
提及藝旭,永遠的十八歲和HIDE大是長青樹。
提及ZS,ISAKU大是最愛。
提及L月,藏王影木居功不少。
提及RL,鍾ヶ江大是首席。
提及山獄,上有七海,下有龍葵,左有美和,右有有城。
提及XS,船鬼是代表。

菜籽の糖衣炮彈

最近の填字遊戲

無聲追蹤

日照閒聊閣

關於盆主

瘋白菜/Crazy veg.

御名:瘋白菜/Crazy veg.
ballofacat
我是站立於平衡線上與野獸共舞の娘。

出生了,長大了。花錢了,攢錢了。愛情了,叛變了,離棄了。愛過男人了,愛過女人了。接吻了,做愛了。流淚了,高興了。睡了,瘋了。

當過斑竹了,當過管理員了。鬧過麻煩了,搞過革命了。做過視頻了,做過美工了。畫過畫了,唱過歌了,出過書了。編過舞了,導過劇了,寫過詞了。喝過酒了,抽過煙了,割過脈了。

不想活了,不想想了,不想這樣了……

我是大家口中眼中心中最虛假の舞孃。

Memories

11 | 2017/12 | 01
-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 - -

吐糟聚集地

神經聯盟

★Best Couple☆

NO.1

♡ 山獄 ♡


NO.3

♡ 裏藍 ♡


NO.9

♡ 白正 ♡


NO.2

♡ 藝旭 ♡


NO.3

♡ 涼龍 ♡


NO.5

♡ L月 ♡


NO.6

♡ ZS ♡


人來人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