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旭]花美男連瑣四次元事件 Chapter.2

※禁止抄襲或盜鏈行為,一經發現,無限制追究責任!
若要轉載,請留言申請,謝謝!


作品題目:花美男連瑣四次元事件
文章作者:瘋白菜
等級限制:PG-15(耽美、惡搞系列)
主要角色:SJ成員—金鐘云&金麗旭

Chapter.2

危虹醉影的聲色場所。令人目眩的是七彩璀璨的射燈,令人奔放的是咆哮式的音樂。許多人害怕接近這個事非之地,但更多的人願意墜落其中。
锺云刚推开PUB的加厚式红木大门,浪潮般汹涌且洪亮的叫喊声深深地震荡着他的耳膜。舞池中是群情激奋的男女,他们放纵地扭动着身躯,仿佛要把与生俱来的野性通通释放。池前舞台也早已出现一乐队。鼓手卖弄着他有力又灵敏的魔术棒,敲击出连串震慑人心的鼓声;键盘手晃动着身体,忘情地弹奏着动荡起伏的曲子;贝斯手附和着鼓声和乐声,有节奏地撩拨着身上乐器那细长的弦。尽管是不同的音色,配合起来却是天衣无缝。
唯一缺少的,是帶著濃厚激情的吉它聲。
鍾雲快速穿越舞池,一個帥氣的飛跳躍上了舞臺。瀟灑地將吉它挂在身上,箱子扔到一旁,握住麥克風:「各位特別的來賓晚上好,我是你們今晚的主唱——Fantasia的藝聲。」
人們都往舞臺方向看,鍾雲擺出極具誘惑性的笑,不疾不徐地說:「今晚,我屬於你們。Let’s GO!」和隊員們交換一個眼神,激烈的重金屬音樂瞬間轟炸了人聲鼎沸的PUB。
臺下守候已久的少女們忘情地尖叫,男人女人更開懷地在樂聲下搖擺。鍾雲低沈渾厚的嗓音如烈酒般一點點地滲入大家的腦海,形成了獨一無二的毒,徹底攻佔了記憶體。是癮,聽過後就無法遺忘,今生今世將被囚禁於他之下。
彈奏著吉它的鍾雲一臉魅笑,身旁英俊的貝絲手踩著節拍漸漸靠近,兩人相視一秒,不約而同地側過身子,背偎依著背地盡情演繹自己的音樂,以他們獨有的激情和魅力,迷惑眾生。
有人說,吉它和貝絲是密不可分的伴侶,無論缺少哪一方都是種漏洞。它們應該相偎相依,相親相愛。宛如舞臺上兩個帥氣的男人,哪一場演出他們不是站在相同的位置上?哪一場演出他們沒有背偎依著背?哪一場演出他們沒有交換眼神、彼此微笑?臺下幻想力豐富的少女們還給他倆組成couple,私下閒扯。
其實也無關要緊,成員們之間有愛確是事實,不然怎會由見面也不打招呼的陌生人變成共同奮鬥了幾度春秋的隊友?況且,他們篤定自己是為音樂而生的人,把自己的喜好和特長一併融入現實生活中,那是多麽困難的事情啊?他們能走在一起又是多麽幸運啊。由此,誰與誰被閒扯成couple就一笑置之罷。
鍾雲激動地彈撥著吉它的弦,刺耳高亢的樂聲像颶風般席捲了迷惘的人們。他們仿佛一下子醍醐灌頂,忽地睜大了明亮的眼睛,過去的陰霾一掃而空。
與其說金鍾雲的歌聲是一個黑洞,會把人的神智吸引進去,倒不如說金鍾雲的歌聲是一把鑰匙,可以打開人的心扉,釋放其中的渾濁。
所以。沒有音樂公司為後盾,沒有經紀人的照顧,純粹靠奔走於幾間PUB之間定期演出,偶爾為某些組織機構做活動,鍾雲的樂隊奇蹟地人氣大盛,引起了社會各界的高度關注。當然,倘若沒有飯絲們的大力宣傳和熱情支持,他們的成功應該不會來得那麽快。
舞臺下的眾人毫無顧忌地起舞,亂蓬蓬的場面盡是黑夜中最精彩的表演。鍾雲賣力地唱,一直唱,一直唱,好像企圖將自己的整副生命交付出去。
祗要看過Fantasia表演的人都知道,這組樂隊的力量僅能用兩個字形容:無限。
等大家都筋疲力盡,醉生夢死,演出才到結尾。
當初說要搞樂隊的人是金鍾雲,以堅定不移的意志力克服重重困難的人是金鍾雲,換來今天成就的最大功臣也是金鍾雲。這個男人,抱著一個夢想,持著一份執著,懷著一股熱情,活躍於錯綜複雜的花花世界裏。
比女人更漂亮的男人,比男人更強勢的男人,金鍾雲,得天獨厚。



激動人心的表演完畢後,鍾雲逐一介紹過樂隊的成員,說過客套式的感謝話語,一幹人等帶著疲憊不堪的身子退了下去。一場非正式的公演完滿結束,臺下響徹雲霄的掌聲是他們成功的最好證據。
鼓手走在前面,率先打開了PUB的後門,蹣跚而來的成員們拖著沈重的步伐,拿好自己的樂器同時還得分擔一個個大的小的鼓,緩緩向停在不遠外的大貨車走去。演出結束後第一個步驟:幫忙把鼓收拾乾淨,絕不讓它抛頭露面。
「呀!我說申東,幹嘛每次演出後都急著把鼓搬回你車上啊?」鍾雲剛才太盡力地表演,現在累個半死,卻不得不幫著把申東的樂器搬回貨車上去。「等到店子清場關門之後我們再收拾樂器不行嗎?歇口氣也好哇!」撇撇嘴,他強烈不滿地抱怨。
圓滾滾的身體轉過來面向成員們,申東苦口婆心地說道:「哥,大家進行完那麽激烈的表演後還待在空氣不流通的PUB裏,對健康沒好處啊。而且,剛做完劇烈運動的人不能馬上坐下來休息的,我是為你們好啊!現在搬搬器械,走幾步路舒緩一下,有益身心呢。」語畢,申東得意忘形地向鍾雲抛去一個媚眼。鍾雲無奈地別過臉。
「才不是呢,鍾雲哥!」看不過眼的晟敏揭穿對方的謊言:「他是寶貝自己的樂器,怕它們受到傷害才急著收拾的!」無視申東兇惡的目光,晟敏呼出一口氣,回贈一記白眼。
「好端端的擺在舞臺上,誰會那麽無聊地跑上去弄你的鼓啊?!」鍾雲不滿地吼道。
「就是。」晟敏隨聲附和。
「有這樣的人也不奇怪啊!」申東辯駁道,一臉可憐,「哥你的吉它和赫在的貝絲小小的,可以用專門的手提箱子裝好隨身攜帶,晟敏的鍵盤也能用箱子裝起來,祗有我的樂器不能用箱子裝好,受攻擊的命中率是100%耶,當然得趕忙收拾好。」
「你喜歡也可以用箱子裝著啊,反正每次表演完都會把鼓拆散運送的,準備大型一點的箱子就好了。」儘管嘴巴上說了苛刻的句子,鍾雲還是小心翼翼地將手中的鼓放置在貨車的尾箱裏。
「才不要,麻煩死了。」一轉眼,申東換了副討好的皮相,「如果我用箱子裝好它們,你們就不會幫我搬了。」
「什麽?!」晟敏才剛放下鼓,立即被氣得瞪大了眼睛。
一直不插話的赫在也忍不住皺了皺眉頭:「哥,你也太壞了吧!」
兩人憤憤不平卻又不能幹些什麽,畢竟是當弟弟的,申東再怎麽樣也拿他沒轍。但鍾雲不一樣,他的年齡比申東大,是哥,可以使用某些哥專有的權力……於是兩人把所有的希望寄託在鍾雲身上。
當然,Fantasia的主唱金鍾雲可不是省油的燈,弟弟們的托負他一手包辦了!
「混小子,哥的便宜你也敢佔?!看我怎麽教訓你。」一臉陰沈的鍾雲單手扯住申東胖胖的手臂,在弟弟們的歡呼聲中將其逼至牆角,摩著拳擦著掌,裝出一副『今天你死定了』的兇狠模樣。
申東心知不妙,忙著求饒。不知是笑還是哭的滑稽表情逗笑了晟敏和赫在,鍾雲抽了抽嘴角也忍俊不禁。四個大男孩樂此不疲地在安靜的小路上打鬧起來。
不一會兒,申東上氣不接下氣地自動投降認輸,其他三人心情舒暢地笑著。
「鍾雲哥,出場費的事……現在進店吧?」赫在說道。
「啊……忘了,你們在這裡等著,我進去就好了。」鍾雲隨意地整理了一下衣服,轉身向PUB的正門走去。


剛要推開木板門,店裏出來一個人。
「噢,正要找你。給,今晚的出場費。」一綁著馬尾辮子的年輕男子把四個牛皮信封塞到鍾雲的手心,若有所思地笑了笑。
鍾雲看那張如花般嬌豔的臉,不忘點頭道謝。
「今晚遲到了一個小時,你的成員沒有抱怨你嗎?」男子悠然自得地問道,那抹笑容像是期待著好戲上臺的狐狸,狡猾致極。
鍾雲皺皺眉頭,在小巷裏遇見的二八分頭傢夥的臉浮現於腦海。剛要把那個四次元外星人忘掉,專心享受成功演出後的快感,眼前這個外貌出眾的夜店老闆卻輕而易舉地捅破了他的美夢。看來,美夢都是肥皂泡。
鍾雲略有戒備地盯著他。此刻呈現於男子臉上的笑意,是個不折不扣的圈套,鍾雲摸不清對方的底細,純粹刻意地疏遠彼此間的距離。
在這間名叫『辛德瑞拉』的PUB做定期演出是申東的主意。當初,幾個擁有相同愛好的大孩子湊在一起組成了一個樂隊,沒有經費來源的他們四處打聽及聯繫可供樂隊演出的場所,東奔西跑,疲憊不堪。因為是新建成的樂隊,各地方場所的老闆都將他們拒之門外,連一個試演的機會都不施捨。孩子們屢屢受挫,整個樂隊士氣不振,鍾雲咬緊牙關再次登門拜訪各場所,神童亦然。最後,神童拉來了『辛德瑞拉』,鍾雲拉來了『寶藍』。
要數這兩間PUB令鍾雲有無限懷疑的眼光的是:第一,不用經過試演可直接登臺,出場費與其他樂隊無異,不因為是新人而剝削。第二,店面裝潢主要採用藍色,正門的門板使用了意大利進口紅木材料。第三,老闆都是姓金的。
儘管鍾雲得知『辛德瑞拉』的老闆名叫金希澈,『寶藍』的老闆名叫金基範,他們是不相同的個體存在,但鍾雲始終拿捏不定結論——兩間PUB的主人是否有所關連?每次在『寶藍』演出後,都是一個自稱店子總管,名字是李特的人把出場費交給他,而幕後的真正老闆倒是素未謀面。
一般而言,他對這種複雜的事情是打不起半點興趣的。祗是,日子越久,他們在店裏演出的次數越頻繁,接觸金希澈的機會越多,鍾雲就越感到莫明其妙。好像每每看見金希澈,對方嘴邊都挂著令人困惑的優雅弧度。
不是說對方友善是壞事,但金希澈看他的眼神和露出的笑容,鍾雲總覺得渾身不舒服。
就像,自己將會踩中地雷……?
「遲到的事我會向他們道歉的。雖然沒能及時出現,但演出還算成功,對吧?」鍾雲勉強擠出微笑。因為是PUB的老闆,必然的交際是不可缺少的。
「當然,Fantasia的表演從未讓我失望過,何況,成員們都很帥,誰又會生帥哥的氣呢?」希澈眨了眨大眼睛,視線依然瑣在鍾雲的身上,「不過,倘若今晚不是你的成員維護著你,臺下的觀眾可沒那麽好的脾氣。」
「怎麽了?」飄忽的視線終於落入對方眼眸裏。仍然覺得不舒服。
「表演沒理由地延遲一小時,期待以久的觀眾們肯定耐不住的,對不?幸好你隊裏有傑出的舞蹈家,讓觀眾一飽眼福才稍微穩住了大家的情緒,不然混亂起來,我這個當老闆的也無能為力啊。所以說大眾的力量是不可忽視的。」
「舞蹈家?」他承認弟弟們都很棒,但真的沒想到他們的個人才能那麽多。
「嗯?你居然不知道?看來你當哥的也不夠貼心啊。」希澈諷刺道。
鍾雲一陣沈默。是啊,神童、晟敏、赫在並非單單是金鍾雲的樂隊成員,也是與他一起奮鬥,互相照顧關心的好兄弟啊。想罷,鍾雲低下了頭。
看見對方內疚的表情,希澈拍了拍鍾雲的肩膀,說:「也不用想太多,把今晚你的出場費分一點給恩赫和神童好了,算是請來了兩位臨時舞者的費用吧。」安慰的句子結束,話鋒急轉,希澈好奇地湊近鍾雲低聲問:「那一小時裏發生了什麽好玩的事嗎?」
「什麽?」鍾雲立即退後一步,卻被希澈捉住了肩膀。
「我的塔羅牌告訴我,你今晚發生了好玩的事哦!」希澈笑得賊極了。
鍾雲滿頭大汗,根本搞不清楚狀況,唯一清楚的是二八分頭的外星人又在他的記憶庫中跳躍起來。
「你在說什麽呀?」不滿地拿開希澈的手,果然跟他相處真的讓自己很不舒服。
「你就認了吧,我的占卜術準確率是99.9999999%,你還是爽快說出來吧。」
「為什麽要拿我的事來占卜啊,你也太奇怪了吧!」他的思維怎麽和那個二八分頭的傢夥如此相似啊?不會是親戚吧?等等!二八分頭的傢夥名字是什麽……麗……什麽旭的?姓什麽的?麗……麗旭?對,延世大學的麗旭,姓什麽的?什麽……麗旭……麗旭……KI……KI……麗旭……金……金麗旭?!
對,就是金麗旭!
金希澈……金麗旭,是四次元家族吧!
鍾雲情不自禁這麽想著,突然感到無比汗顔。
「我是關心你啊主唱大人,都遲到一小時了。要是樂隊的主唱再不現身,我的店子危在旦夕耶!被觀眾們拆了我找誰賠去?你可以賠我嗎?」希澈一口氣說完,每個句子都蘊藏著一股令人無法辯駁的魄力。
顯然,鍾雲是被壓制下去了……
四次元家族……四次元家族……
鍾雲不斷地在內心默念,祗有這樣才能稍稍地平復不甘的心情。
「我……倒楣去了!」
「倒楣?」聽見鍾雲的回答,希澈一改臉色,猛地瞅著對方看了半天,才慢條斯理地說道,「是啊,你還真倒楣呢!今晚有個自稱是某音樂公司經理的男人專門來看你們的表演,結果等了一個小時都等不來表演的開場,怒衝衝地走了,而你卻在下一秒出現了。如果你能早點現身,大概會被那人發掘了吧?」說著,可惜地歎了一口氣。
「什麽?!」鍾雲當場就轟住了。
何等神奇的機會啊,居然白白被他浪費掉了!要是他能早點趕到的話……
金麗旭!
天啊,他今天真是倒楣死了!倘若他不在小巷中遇見那個二八分頭就……鍾雲氣得牙癢癢的,指間的關節被握得咯咯作響。
金麗旭,你這個臭小子!非找你算帳不可!

—續于Chapter.3—

theme : 〝﹡Super Junior ♡
genre : 演艺明星

Secret

奶瓶裡的許愿紙條

【小本通販】
夜惑魅影 45本
紡幸紀 45本
Tortuous Game 100本

【腐败历程】
→w-inds.
→FLAME伊崎雙子
→幽遊白書
→HUNTERxHUNTER
→Super Junior
→ONE PIECE
→Death Note
→家庭教師REBORN


【王道詮釋】
(w-inds.)涼龍:左手和右手的戀愛,永遠都沒有交集的期待,是我心底最依戀的痛。
(FLAME)央右:金髮與銀髮的糾纏,世界上最近卻又最遙遠的距離,是我曾經無限工口的寫作對象哈!
(幽遊)藏飛:其實一開始我是飛藏的,結果後來被櫻大人提供的日本同人漫畫放倒,想不到日本飯的藏飛如此強大啊……
(幽遊)鴉藏:純黑色的優雅條線,鴉的曖昧態度對於藏馬而言,已經不足夠用單純的『變態』去形容了,我喜歡他們的糊塗不清,無論最後是誰先抛棄誰,誰先放棄誰,這兩個人始終都會在不久的未來相聚。

(HUNTER)伊猗:哥哥的絕對氣勢,弟弟的反抗徒然,壓倒勝的強弱懸殊真的很令人著迷啊!伊路米,你真的太帥了!!香港的聲優大哥,你的聲線亦是令我鍾情於他的其一原因哦!
(HUNTER)西攻:說實話,我還真討厭西索攻小傑= =||並非戀童癖的某菜雖然明白像西索這種人肯定多少會有心理扭曲從而特別喜歡捉弄『青澀的果實』的意味……但,小傑啊……你的純真真是我的計時炸彈!!

(SJ)藝旭:官方CP,鍾雲哥是很照顧小厲旭的,雖然他倆的低調令飯絲無法大肆YY,但小動作如他們真的很美妙,兩人在一起,背景便自然換成輕鬆幽默的感覺了。
(SJ)敏赫:SJ裏面最合適工口的人。哈哈哈。其實真的很喜歡這兩隻的有愛,感覺很美妙哦!

(OP)ZS:孔武有力的劍士,英俊瀟灑的廚子,黃綠搭配,適當好處。
(DN)L月:被同人漫畫帶入原漫畫的某菜,居然因為L的詭異而一發不可收拾地愛上這雙CP,連最後L死了的事實都無法接受。家中有一本同人漫畫,說是月死後當為死神了,回頭再看見L原來沒有死,回來贖罪的故事。很感人,多次流淚。
(家教)RL:絕對裏包恩X藍波!!愛裏包恩的鬼畜,愛藍波的誘受。
(家教)山獄:天然少年+倔強少爺。傻裏傻氣的走在一起,總會幸福的感覺。
(家教)XS:這算是S和M的世界麽!?呵呵呵……
(家教)白正:白蘭的純白,正一的純正,天呐!中間摻著一個斯帕那,還真是……3P吧!!不過白蘭大人,請你對小正別手下留情啊!他絕對是屬於你的!


【同人作家】
提及涼龍,祺鬼大是鼻祖。
提及藝旭,永遠的十八歲和HIDE大是長青樹。
提及ZS,ISAKU大是最愛。
提及L月,藏王影木居功不少。
提及RL,鍾ヶ江大是首席。
提及山獄,上有七海,下有龍葵,左有美和,右有有城。
提及XS,船鬼是代表。

菜籽の糖衣炮彈

最近の填字遊戲

無聲追蹤

日照閒聊閣

關於盆主

瘋白菜/Crazy veg.

御名:瘋白菜/Crazy veg.
ballofacat
我是站立於平衡線上與野獸共舞の娘。

出生了,長大了。花錢了,攢錢了。愛情了,叛變了,離棄了。愛過男人了,愛過女人了。接吻了,做愛了。流淚了,高興了。睡了,瘋了。

當過斑竹了,當過管理員了。鬧過麻煩了,搞過革命了。做過視頻了,做過美工了。畫過畫了,唱過歌了,出過書了。編過舞了,導過劇了,寫過詞了。喝過酒了,抽過煙了,割過脈了。

不想活了,不想想了,不想這樣了……

我是大家口中眼中心中最虛假の舞孃。

Memories

07 | 2018/08 | 09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吐糟聚集地

神經聯盟

★Best Couple☆

NO.1

♡ 山獄 ♡


NO.3

♡ 裏藍 ♡


NO.9

♡ 白正 ♡


NO.2

♡ 藝旭 ♡


NO.3

♡ 涼龍 ♡


NO.5

♡ L月 ♡


NO.6

♡ ZS ♡


人來人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