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圭賢]漫夏長夢 Chapter.2

※禁止抄襲或盜鏈行為,一經發現,無限制追究責任!
若要轉載,請留言申請,謝謝!


作品題目:漫夏長夢
文章作者:瘋白菜
等級限制:PG-17(耽美、恐怖系列)
主要角色:SJ成員—圭賢&原創角色


Chapter.2 謠言

那天一睡直到隔日早晨六點,圭賢醒來時對面床鋪空蕩蕩的,沒有整理的被褥仍舊亂七八糟。他從床上爬起來,趴壓了一整晚的四肢麻痹不堪,他跌坐在地上發一陣子呆,感覺力氣馬上又回到了身體,才慢慢吞吞地拿出唯一一套他用背包帶過來的乾淨衣服走進了衛生間。
由於太陽還隱藏在濃厚的云霧后,空氣中浸滿了濕漉漉的露水,脫去衣服的圭賢感到陣陣寒意。他擰開衛浴的熱水控制,把熱度調整到不傷皮膚的水溫,然後寫意地享受著淋浴的樂趣。熱水有效地祛除了他的鬱鬱寡歡,腦海回憶著既瘋狂又有趣的畫面——冷昕和女生爆炸性的一幕,愉悅的弧度不知不覺來到嘴邊。
花灑不斷散落令人精神暢快的熱水,很快就為圭賢營造了“美好新一天”的氣氛。他更換好T恤牛仔褲從衛生間出來,卻看見原本空無一人的床上無端聳起了一團用被單覆蓋住的物體,想必是冷昕回來了。
他悠悠然地過去坐在自己床上,盯著那團物體好幾分鐘,心想昨晚那傢伙肯定去哪個PUB鬼混了吧?玩得早上才回來以致累得呼吸聲那么重。對了,學生會會長昨天沒有回來嗎?他不是說好半小時后回來接他嗎?想罷,圭賢站起來準備出門獨自轉轉校園。
然而,類似抽泣的悶吱聲從被單下面泄出來,教背向床鋪的圭賢怔了怔。
他回過身奇怪地盯著那團物體,隔三差五地透出來的抽泣聲令他越聽越鬱悶。他的同室損友該不會是在哭吧?好端端的一個男生,還被評為“校園王子”,剛從外頭鬼混回來,他哭什么?沒可能被搶劫了吧?怎么聽都覺得……
“嗚……嗚嗚……”
的確是哭的聲音啊。
思忖著如何應對當下的情況,圭賢還真有點措手不及。如果對方是女生的話,他倒不介意說說好話、唱個歌兒簡單又快捷地把她們哄笑了。但是窩在他前面的是個男生啊,他要拿他怎么辦?
他往前走兩步又停幾秒,走兩步又退三步的,終于在哭泣聲化為尖叫前來到了床邊。
或者直接跟他說明白發生什么事,共商對策吧?不是不允許男生哭,但哭祗會浪費時間,不如一起把問題解決了吧。
他是這么想的,但不知道對方是怎么想的。憑著這點,圭賢鼓起勇氣去揭對方的被單,卻被門口鑰匙轉動的聲音嚇了一跳。



暗紅色的木板門大開,銀髮男子從外面大咧咧地進來,瞥見圭賢杵在他的床邊目瞪口呆地盯住他,狐疑地蹙住眉頭問:“你怎么回事?那是我的床。”
有好一陣子圭賢無法說出一句話,可能過于震驚而令他反應不過來,他原本想,那個男子應該是躺在床上的,但……
眼前的人走向他,繼續猜測的語氣:“你想干嘛?”
圭賢倒抽一口涼氣,立即轉頭盯向床鋪——那片狹窄的白色場所極其安靜、空虛,除了單純的凌亂,壓根兒說不出被任何異物侵襲的跡象,連最有嫌疑的被單也是被隨意扔在床尾的,更別提及哪里傳來的抽泣聲了。
既然這樣……那,剛才是誰在床上……
“喂,你還行吧?面色好蒼白,像個女孩子看見蟑螂一樣。”他嘲笑地打趣道,坦然大方地倒在床上,以一個舒服而慵懶的姿勢盯著仍怔在原地的圭賢,冰冷的面容上沒有半絲表情。
從某個角度來看,冷昕的瞳孔看似是接近透明的琥珀色,令圭賢有種突然漏一拍的心驚。或許是光影折射下的錯覺,或者是圭賢被剛才的幻覺嚇傻了才想得太多,他不想刁難地說對方有雙令人害怕的貓瞳,但來源于瞳孔深處的冷酷的光芒真的嚇著他了。
實際上,那些光令整個眼球看起來是盲目的,所以他才會看著不舒服。
“你該不會是見著些什么了吧?”冷昕無所事事地提一句。
聞言,圭賢像受到某種鼓勵般立即反應:“你也看見了?!”
明顯,對方被他突如其來的嗓音嚇了一跳。他睜大眼睛望著圭賢好一陣子,才緩緩恢復如冰的面孔,漫不經心地說道:“又是那些謠言嗎?很無聊。”
“什么謠言?”圭賢困惑地問。
“嗯?”他挑了挑眉,“你不知道?我以為你聽說了那些破謠言。”
“沒有人告訴過我,你指的謠言……是指關於這個404寢室的?”圭賢更加好奇了。
他本來不是個好管閒事的人,但發生的事令他毫無頭緒,如果不歸根究底地查證,他肯定是‘好奇心害死貓’里面的‘貓’了。雖然現在的舉動也令他覺得與‘貓’無異了。
“其實這所大學的人很無聊,我看不出有什地方值得評賞市一級大學。人們不認真學習,總是樂于傳緋聞造謠言,關於這個房間的謠言有很多,但關於學校的,也不少。”他若有所思地低語,像靠著圭賢的耳朵說出的驚心動魄,但其實他們之間有一定的距離,圭賢清晰感受到清晨的寧靜原來可以如此可怕。
按冷昕的話,意思是整個學校都存在謠言,沒有哪個地方能避免的。那首先,關於404寢室的謠言是什么呢?
“這個房間的謠言,是什么?”圭賢沉住氣地問。
“我不會告訴你的。我討厭謠言,如果你想知道就去問學生會的那隻老狐貍,他最愛搬弄是非了。”冷昕轉過身面對著墻壁,示意對方不想再談下去。
雖然不甘,但圭賢是個有禮貌的孩子,所以也接受了對方的冷言冷語。或者最直接的途徑就是詢問學生會會長,畢竟他被指派下來引領他熟悉整個校園,澄清謠言也該是他的一部分責任吧。
想罷,圭賢下定決心去找學生會會長。
開門前的一刻,冷昕從床上喃喃,不知是說給誰聽的話,他說:“你不該來的,這不是你該來的地方。”圭賢轉過頭看他,他披上了被單,在純白的床上蜷縮成一團,和之前圭賢錯覺看見的影像沒差兩樣,嚇得他咽了一口涼氣立即奪門而出。

* * *

不出一小時,圭賢有點垂頭喪氣地挨在粗壯的榕樹樹幹上歇息。實在令他困惑的是,光天白日下,他居然可以在校園內迷路了。又不是在森林或海洋中,他是怎么走著走著就失去了方向呢?
打量前后建築風格相同的學生宿舍,整齊地羅列在他跟前,如千層蛋糕一樣井井有條,他有點傻眼了。另外,現在都什么時候了,為什么他走了那么久都沒有看見其他學生?難不成大家都約好了睡懶覺?
太匪夷所思了……圭賢忐忑不安地蹙緊眉頭。
“同學。”
身後突然響起的男聲嚇了圭賢一跳,他顯得有點慌張地轉過身,瞧見對面站著衣著大方得體的學生會會長才松了一口氣。
“你怎么了,好像心不在焉的?你的宿舍應該不在這邊吧?”會長仍是笑容滿臉的,但圭賢不喜歡這抹笑容。好像有些奇怪的地方他感覺到了,卻說不出來。
“我迷路了。”不得不承認,他走不出迷宮樣似的學生宿舍。“我都幾乎走了一小時了,但無論怎么看都好像我無法出去一樣,這個校園也太詭異了吧?”圭賢尷尬地說道,佯裝若無其事地開玩笑。
“呵……同學,你顯得有點驚弓之鳥了,這所學校的歷史的確有點久了,不過應該不需要大驚小怪的。”學生會會長推了推鼻梁上的明亮眼鏡,面不改色地糾正圭賢的憂慮。“你并非頭一個在這里迷路的學生,許多剛入學的學生都碰過這一遭,沒什么大不了的。”
聞言,圭賢繃緊的理智終于放鬆下來。他深呼吸一口,穩了穩紊亂的心情,抱歉地對會長點點頭,算是認可了對方的話。
疑神疑鬼絕非他的作風,或者真的被今早的幻覺搞亂了才顯得這般奇怪吧。圭賢為自己的荒唐想法找到了最好的解釋,漸漸跟上會長引領式的腳步。
“其實我剛入學的時候也出過糗。還記得當時我和冷昕就在這里見面的。”會長若有所思地停住腳步,出神地凝視著校園公告板上亂七八糟的新聞剪報和涂鴉。圭賢瞥了他一眼,疑惑地打量著公告版上的消息,不知能從這里套出什么有用的信息。
日正當午,陰暗的天空翻捲著厚實的烏云,注意到天氣的變化,圭賢仍舊在等待著會長的故事娓娓道來。
“他……的出現很神奇,我不可能忘記的。”他喃喃自語道。
圭賢眨了眨眼睛,嘗試提問:“我聽冷昕說,404寢室有許多謠言,可以告訴我嗎?”他真的不是多管閒事的人,但他的同室損友初見面就送給他如此大的厚禮——見識校園內男女之間的暴力事件,對於如此冒失的真實一幕,銀髮男子的確呈現了神秘莫測的印象。
作為轉校生,不在乎學校的背景或學生關係的較量,他應該閉上雙眼佯裝“非禮勿視”,安安靜靜地度過短暫的校園生活——噢,可以解釋為“在此短暫的校園生活”。但,冷昕,他是怎樣的一個存在呢?“典型的壞學生”?“校園王子”?圭賢情不自禁地回想起會長那聽似苦口婆心的形容詞“神奇”。
神奇?或許通過校園內人盡皆知的謠言,他就能夠攀上了解冷昕的捷徑吧。既然冷昕不為自己的形象辯駁,他相信背後一定有著什么特殊的故事。
“404寢室?”會長莫名奇妙地轉過頭看他,眼中藏著戒備,“冷昕告訴你404寢室有許多謠言?他不可能這么說的,他最討厭謠言了。”會長顯然有些不冷靜,喋喋不休地自言自語:“唉,歷史久遠也不見得有回好事,現在的學生素質越發下降,私立大學里頭的基本都是些不務正業的紈绔子弟,他們喜歡吹噓、喜歡造作已經不是一朝一夕的事了,令人噁心的流言蜚語就是這么出現的。”
會長的振振有詞圭賢不難理解,但對方的語氣明顯忿忿不平的,他完全毫無頭緒。
“你意思是謠言虛有其事?”他頓時覺得自己問了個很傻的問題。
謠言,當然是假的,不然別人也不會扣上這頂“大帽子”。
“哈哈哈,見仁見智吧。”會長突然笑道,“以前的404寢室只是間普通的雙人寢室,和其他的學生宿舍絕無二異,直到冷昕出現的那一屆……”他停下來,陰冷的表情貌似揭示著難以相像的過去。
圭賢沉住氣不作聲,生怕他的干擾會打斷接下來的故事。會長垂低眼,漆黑的睫毛遮住了一半瞳孔,使圭賢看不清楚他實際的表情。
“冷昕剛入學的時候和你一樣,被分派到404寢室。當時的他入學注冊較晚,其他寢室早住滿了同屆的學生,他只能被分派到高年級的宿舍,那就是404寢室。”學長咽了咽口水,聲音越來越低沉,“那里原本住著一個高年級的壞學生,冷昕是新生,受欺負是必然的家常便飯……幸運的事是……持續的時間不長。”
會長的幾度停頓引來了圭賢的猜疑,他凝視著會長面無表情的臉,小聲問道:“為什么?”
“因為……因為……”會長握了握拳頭嘗試令自己鎮定下來,“高年級的壞學生……死了。”
驚人的回答嚇倒了圭賢,冷汗從額角滴落臉頰,正常的設想預料不及地往扭曲的方向倒去。雖然聽聞每所學校都會出現高年級學生欺負低年級的事,受欺負的學生相繼自殘或輕生的新聞也早被各大媒體報道過,可是發生在冷昕身上的事件變得如此顛倒,居然是出手欺負人的高年級學生先……死了?
真實顯得如此詭谲。
“他的死和冷昕有關係嗎?”圭賢追問道。
舉棋不定的會長猶豫了一陣子才開口:“從客觀事實來說,沒有,高年級的壞學生是自殺死的。”
“什么意思?”圭賢急不及待地問道:“什么是‘從客觀事實來說’?難道還有其他的原因?”
“原因……啊,是啊。有其他原因的,但我無法告訴你,抱歉同學,我……也不是很清楚事件的原委,只是從那時開始,便有許多謠言流傳校園。”會長優雅地推了推眼鏡,若有所思地解釋道,“可能因為壞學生在房間里自縊而亡的,所以大家都忌畏了404寢室吧。”
自縊……多么恐怖的一個詞語啊。圭賢無法相像現在的寢室有著如此令人心寒的故事。
“然後呢?”他還是想知道全部的過程。
“然後……”會長思忖了幾分鐘,“嗯,警方盤問了冷昕,校方也向家長道歉了,因為這里是比較偏僻的山區,在校方處心積累的消息封鎖下,媒體沒能成功報道此事。當然,誰會相信‘死了人的房間就不能住人’這種廢話啊?冷昕堅持繼續住在里面,而新生入學時仍會被分派到此房間里,不過後來出現了太多無聊的謠言了,大家能避就避了。”
“謠言是什么?”
會長看了圭賢一眼,面不改色地回答:“有學生說,住在404寢室,無論白天抑或夜晚都會聽見細細的抽泣聲。也有人說,夜晚睡覺時會看見陌生的黑影懸吊在半空。更荒謬的謠言是,他們說冷昕滿身是血地拿著刀襲擊他們。”
驚異,震懾了圭賢局促不安的心。最后一道謠言宛如力量強大的原子彈,在他的心底無聲無息地轟炸了。他拼命壓抑著毫無規律跳動的心臟,嘗試使自己冷靜下來。他的腦子徘徊著恐怖的想象圖案,他暗地里使勁地告訴自己:只是謠言,只是謠言,不是真的!可是難受的是他怎樣也安靜不下來,他深深地吸了好幾口氣才緩過來。
對方好整以暇地盯著鐵青著臉的圭賢,笑呵呵地樂道:“你該不會真的相信了吧?”
圭賢勉強地擠出一抹笑容,不知道如何回答:“會長,你相信嗎?”
“哈哈哈,這個問題你該問問一直住在404寢室的冷昕。如果真有其事,他住在里面也有一段日子了,沒見怎樣嘛。”輕鬆的回答將氣氛從嚴肅中解救出來,圭賢是相當感激的,但仍未能完全解開他的謎題。
“那么……最后的謠言……”
“發生血案的只有那個高年級學生,其他的我還真尚未親眼所見呢。”會長露出陰柔的笑容,后者似乎能從中得知個中情況。
“你的話是……高年級學生自縊的事件,你在現場……?”
“我們都在。”他高深莫測地別過臉,話中有話地輕描淡寫道。
盛夏的風偶爾吹來一縷,刻意拂過圭賢的黑髮和耳際,他能聽見耳膜內響起了一股神秘的嗓音,仿佛來源大自然的深處。他忽略一齊地霎時抬起頭,烏黑的流云涌動著,清涼的雨點滴落在眼皮子上,他清醒了過來。
我們都在……
“我們”包括的人都有誰呢?


—續于 Chapter.3—

theme : 〝﹡Super Junior ♡
genre : 演艺明星

Secret

奶瓶裡的許愿紙條

【小本通販】
夜惑魅影 45本
紡幸紀 45本
Tortuous Game 100本

【腐败历程】
→w-inds.
→FLAME伊崎雙子
→幽遊白書
→HUNTERxHUNTER
→Super Junior
→ONE PIECE
→Death Note
→家庭教師REBORN


【王道詮釋】
(w-inds.)涼龍:左手和右手的戀愛,永遠都沒有交集的期待,是我心底最依戀的痛。
(FLAME)央右:金髮與銀髮的糾纏,世界上最近卻又最遙遠的距離,是我曾經無限工口的寫作對象哈!
(幽遊)藏飛:其實一開始我是飛藏的,結果後來被櫻大人提供的日本同人漫畫放倒,想不到日本飯的藏飛如此強大啊……
(幽遊)鴉藏:純黑色的優雅條線,鴉的曖昧態度對於藏馬而言,已經不足夠用單純的『變態』去形容了,我喜歡他們的糊塗不清,無論最後是誰先抛棄誰,誰先放棄誰,這兩個人始終都會在不久的未來相聚。

(HUNTER)伊猗:哥哥的絕對氣勢,弟弟的反抗徒然,壓倒勝的強弱懸殊真的很令人著迷啊!伊路米,你真的太帥了!!香港的聲優大哥,你的聲線亦是令我鍾情於他的其一原因哦!
(HUNTER)西攻:說實話,我還真討厭西索攻小傑= =||並非戀童癖的某菜雖然明白像西索這種人肯定多少會有心理扭曲從而特別喜歡捉弄『青澀的果實』的意味……但,小傑啊……你的純真真是我的計時炸彈!!

(SJ)藝旭:官方CP,鍾雲哥是很照顧小厲旭的,雖然他倆的低調令飯絲無法大肆YY,但小動作如他們真的很美妙,兩人在一起,背景便自然換成輕鬆幽默的感覺了。
(SJ)敏赫:SJ裏面最合適工口的人。哈哈哈。其實真的很喜歡這兩隻的有愛,感覺很美妙哦!

(OP)ZS:孔武有力的劍士,英俊瀟灑的廚子,黃綠搭配,適當好處。
(DN)L月:被同人漫畫帶入原漫畫的某菜,居然因為L的詭異而一發不可收拾地愛上這雙CP,連最後L死了的事實都無法接受。家中有一本同人漫畫,說是月死後當為死神了,回頭再看見L原來沒有死,回來贖罪的故事。很感人,多次流淚。
(家教)RL:絕對裏包恩X藍波!!愛裏包恩的鬼畜,愛藍波的誘受。
(家教)山獄:天然少年+倔強少爺。傻裏傻氣的走在一起,總會幸福的感覺。
(家教)XS:這算是S和M的世界麽!?呵呵呵……
(家教)白正:白蘭的純白,正一的純正,天呐!中間摻著一個斯帕那,還真是……3P吧!!不過白蘭大人,請你對小正別手下留情啊!他絕對是屬於你的!


【同人作家】
提及涼龍,祺鬼大是鼻祖。
提及藝旭,永遠的十八歲和HIDE大是長青樹。
提及ZS,ISAKU大是最愛。
提及L月,藏王影木居功不少。
提及RL,鍾ヶ江大是首席。
提及山獄,上有七海,下有龍葵,左有美和,右有有城。
提及XS,船鬼是代表。

菜籽の糖衣炮彈

最近の填字遊戲

無聲追蹤

日照閒聊閣

關於盆主

瘋白菜/Crazy veg.

御名:瘋白菜/Crazy veg.
ballofacat
我是站立於平衡線上與野獸共舞の娘。

出生了,長大了。花錢了,攢錢了。愛情了,叛變了,離棄了。愛過男人了,愛過女人了。接吻了,做愛了。流淚了,高興了。睡了,瘋了。

當過斑竹了,當過管理員了。鬧過麻煩了,搞過革命了。做過視頻了,做過美工了。畫過畫了,唱過歌了,出過書了。編過舞了,導過劇了,寫過詞了。喝過酒了,抽過煙了,割過脈了。

不想活了,不想想了,不想這樣了……

我是大家口中眼中心中最虛假の舞孃。

Memories

11 | 2017/12 | 01
-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 - -

吐糟聚集地

神經聯盟

★Best Couple☆

NO.1

♡ 山獄 ♡


NO.3

♡ 裏藍 ♡


NO.9

♡ 白正 ♡


NO.2

♡ 藝旭 ♡


NO.3

♡ 涼龍 ♡


NO.5

♡ L月 ♡


NO.6

♡ ZS ♡


人來人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