賤種!!

發掘自己有通靈能力已經好一段時間了,學習如何和靈魂溝通成為了我最渴望又覺得不可思議的任務。通靈能力一般都是家族遺傳,當然也有隔代遺傳。在我的家族里,據我所知應該沒有誰擁有這種特殊能力,倘若真要算在里頭,大概要數愛我的太嬤。她已經過世了,我也無法從父母口中得知她的事情。較早的年代,她便移居到香港,她是我外公的媽媽,即使我們只有一面之緣,但前世今生的姻緣際遇促使她化為靈魂后仍舊保護著我。

如果要問我,現在我的通靈能力去到哪個階段,我大概會答你:可以感覺得到它們的存在、偶爾能夠接收信息畫面、完全不能溝通!
這是一場小學生學習生活。
除了平日最主要的努力加強英語學習,懶惰地玩電腦遊戲和睡大覺,對於靈通的學習絕對沒有捷徑可言。我得循規道矩地順著時間的流逝,跟隨著偶爾發生的靈異事件的腳步一點點地加強自己的水平。不是每天必修的課程,沒有時間標準,沒有事件預知,完全陳冠希的歌《要來便來》。
然後,前兩天就發生了一場風暴。

3月26夜晚。
我坐在電腦前玩遊戲,熱衷于【開心農場】的我死性不改地關注著我家農場的雞雞,正準備投資什麽蔬菜種子,突然一陣強烈的頭痛迎面而來。像被尖銳的物體鉆入了太陽穴,痛得我連屏幕也無盡觀看。
我想,應該是有靈魂想要給我消息,因為我的頭痛是最明顯的警報器。
于是,我閉上眼睛靜下心來嘗試看看能否接收到什麽畫面。但三分鐘過去了,不聞不問的,沒任何感覺,尖銳的頭痛也消失了,我想大概是我又接收失敗了。于是就繼續發展我家農場的興旺。
半夜十二點,我洗完澡坐在床上,用筆記本電腦開始寫小說。這是一個很有規律的國家,九點十點鐘左右每家每戶都會準備睡覺,安靜亦是隨之而來的,別說半夜十二點了。街燈因為壞了的關係,窗外無光的環境顯得更加幽靜,沒有狗叫,沒有車輛經過。干父母已經上床睡覺了,我獨自清醒,在房間中與小說奮鬥。
大概一點左右,突如其來的力量將我的床狠狠地撞了一下,連帶坐在床上的我也整個身子往前傾!
專心致志地寫小說的我被這股莫名奇妙的力量嚇了一跳,第一句冒出我腦海的話就是“what the hell?!”(搞什麽飛機?!)



我好奇往兩邊望,當時唯一合理的解釋就是干爸開門走出房間,不小心撞上了門,導致整個墻都抖了,再連帶我的床也受影響。但安靜的環境實在無法支持我的理論,我的床靠著墻,那股力量源于墻的內部磚塊,并非物理條件造成。而且,如果真要撞得整個床都慣性往前傾,隔著墻要使多大的力啊?!何況,墻的外面,是樓梯的虛空位置,根本沒有辦法站著人或怎樣……
不想疑神疑鬼的我,繼續小說寫作。
幾乎兩點鐘左右,時間已晚,決定關電腦上床睡覺。關掉燈光之后一直躺地床上無法進入夢鄉,大概因為喝太多茶的關係,于是在腦海中構想著要如何進行更多的小說創作。結果腦海中突然呈現一張張臉孔,有男有女,他們的臉上露出嘲笑,像漫畫中奸角的倒三型嘴巴。因為畫面不太清晰,思前想后覺得應該是自己的幻想于是就沒paid more attention to it。
又開始亂七八糟的小說內容構想,突然冒出來的是巨大的十字架形狀白色石材——墓碑!我看見一個墓碑,外國形式的,然後接二連三地涌現更多的墓碑,有些同樣是十字架形狀的,有些是其他形狀的,總之我看見的是成千上萬的墓碑,仿佛我置身于墓地中。
明顯,如果是自身思維形成,沒可能冒然飛出一片墓地,我立即在心底叫罵:“X你O的,給這種破東西我看!找死啊!立即死開,我不想看!”于是畫面就消失了。又躺了一陣子,突然中指尖被什麽夾著了痛得像驗血時被針刺中了,就只有那手指尖痛,別的都不痛。不想大驚小怪,動了動手,痛楚又消失了。慢慢地,我進入了夢鄉……

3月27日。
我問干媽是否昨夜干爸開門上WC,干媽說他一直睡到早上五點多,而干媽自己也沒有從房間出來過。那是什麽撞得我的床抖了呢?
把事件一五一十地全盤托出,干媽懷疑是外面的巨型車輛經過造成地面震動從而抖動了我的房間的墻,再由墻抖動我的床。我立即否定,首先,我那一刻聽不見外面車輛經過的聲音,如果真的可以使地面震動,應該是十分巨大的車,那肯定會有聲音,起碼引擎聲在深夜無比嘹亮;其次,假設真的是車輛經過使墻抖動,那該是整個屋子都抖了,不可能只有我那面墻才抖;最后,我可以很清楚地說出來,那力度強大得使整個床都往前慣性傾,就像公共汽車突然剎車的那種力度!
干爸問我:“墻被撞的時候你聽見任何聲音嗎?”
如果物理條件影響下,那么強大的力度肯定會有聲音的吧,但我肯定地說,沒有,巨大的聲音撞在墻上肯定干媽干爸也會醒來吧?!我聽見的是悶響,來源于墻里面,像水泥后面的磚塊被狠狠撞擊一般,隔著水泥聽見的悶響聲。
干父母亦作不出解釋,我就去找英國靈媒朋友幫我解決。

英國靈媒朋友的名字是Amy,我簡稱A吧。
來到約定好的地點見面,A和我坐在角落交談。我把事件告訴她,她聽了也推斷應該是靈魂所為,因為她經常被靈魂推一把,她說靈魂常常都做這種事,靈魂純粹是開玩笑。但如果按我的情況,靈魂不但推我的床,還給我墳墓的畫面,證明那不是好的靈魂,是惡靈。
說罷,A說看見我頭頂有一團金邊的云,意思就是那里存在著一個靈魂。我是接收不能的,就讓A去感應一下。
結果五分鐘后,A顯得有點不高興,她對我說:“它說‘我是中國人’,意思是它是中國人,絕不和外國人說話。”我聽了就覺得莫名奇妙。三分鐘后,A更生氣了,說:“它又說了一次‘我是中國人’,它不想和我說話。這人真無禮!”我點頭支持A的想法。
那個靈魂是中國人又怎么樣?!中國人就不能和外國人說話了嗎?那么跩,有種別出現啊!我這么想著,A告訴我它想要和我說話。我一聽就樂了,我接收不能的,說個屁啊!我叫A念圣經把它趕走,既然對方那么囂張我們也不歡迎!
然而,該靈魂聽見我的話,立即對A說:“想念圣經趕我走?死開!”
A和我立即冒火了!A馬上呼喚了她的好友suki來瞧瞧這無禮的靈魂是怎么回事,當然,suki是咱們的一位靈界朋友哦!suki來了,不待一時就告訴A那個靈魂是和我有關的,是我的親戚。A把suki的話告訴我,我就傻了。
我的親戚?!
A問我:“你想想,在你的家族里面,男的,三十到四十歲的,有誰。”
我一思考,三十到四十肯定不是我的外公啦,那還有誰呢?突然想起媽媽告訴我,有一個很久都不來往的親戚(女的),她兒子今個新年癌症死掉的,三十多歲的人,因為全家都很壞于是我家很久都沒有理會他們。我坦白地向A陳述著我所記得的他們的壞,A立即告訴我就是那個死掉的兒子了!因為當我陳述他們家的惡作時,A感受到靈魂越來越生氣。
我問A是不是夜晚那傢伙推我的床,又給我看墳墓的,suki說絕對是他!我一想就來氣了,TMD我不認識他他不認識我,現在死了就來嚇我?!我X他媽的O啊!他憑什麽以為他有這種權利啊!?X他祖宗OOO!!
我還沒有來得及說話,突然那惡靈上了我的身,我能清晰感受到有一股重量如流水般從頭頂灌進來,到我的腦中、脖子、肩膀、雙臂。整個人像灌了鉛一樣重,而且累,開始打呵欠。惡靈沒有經過我同意就上我的身,而且企圖用我的喉嚨說話,但我的程度未到如此高,只能出現乾嘔的反應。A一看就來火了,馬上開罵道:“你這死傢伙立即滾出來!憑什麽做這么粗魯的事!?TMD¥@%&#¥%”(忽略十萬八千字的粗言猥語)
我走去洗手間對著鏡子凶惡地望著自己的倒影,開罵道:“你TMD敢在這里胡來,立即開出我的身體,TMD你再不走我就找人打到你魂飛魂散!”聽了我的話那惡靈流氓得讓我呵欠連連,仿佛在向我招搖“我還在你身上,拿我怎么樣~”。
我火都來大了,跑出去讓A對著我開罵(其實是罵我身體內的惡靈)。但望著平日斯文的A突然爆出那么HOT的粗言猥語真覺得十分好笑,于是無法發火的我捂嘴在傻笑,A的火再大也拿我沒辦法。
最后由suki把那個惡靈捉住放到A的身上,然後A走出去逛了一圈再回來,意思就是等那個惡靈帶離我身邊。

A對我說,那個惡靈曾經嘗試和我溝通,但因為我的水平暫時有限,于是惡靈知道我接收不到消息就灰溜溜地回去找她,但由於之前惡靈已經很囂張地說過“我是中國人我不會和你說話的”,A一感應到那惡靈回頭,就立即開口罵它“死開!!!”
正如太嬤當初對我說的,不希望我太快接觸這種事,因為我的水平有限,可以和朋友親人溝通余,其實還可以看到很多我不想見的事的,例如今回就是一個很好的教訓。但令我真的很生氣是,既然生前已經是不接觸的兩家人,死后還來嚇我?!我TMD他娘親!!!!

賤種!!你敢再來嚇老子我,鐵定罵你個魂飛魂散!我現在捉你不住,等我死后咱們走得瞧!!!!!!!!!

theme : Almost everyday life
genre : 日记心得

Secret

奶瓶裡的許愿紙條

【小本通販】
夜惑魅影 45本
紡幸紀 45本
Tortuous Game 100本

【腐败历程】
→w-inds.
→FLAME伊崎雙子
→幽遊白書
→HUNTERxHUNTER
→Super Junior
→ONE PIECE
→Death Note
→家庭教師REBORN


【王道詮釋】
(w-inds.)涼龍:左手和右手的戀愛,永遠都沒有交集的期待,是我心底最依戀的痛。
(FLAME)央右:金髮與銀髮的糾纏,世界上最近卻又最遙遠的距離,是我曾經無限工口的寫作對象哈!
(幽遊)藏飛:其實一開始我是飛藏的,結果後來被櫻大人提供的日本同人漫畫放倒,想不到日本飯的藏飛如此強大啊……
(幽遊)鴉藏:純黑色的優雅條線,鴉的曖昧態度對於藏馬而言,已經不足夠用單純的『變態』去形容了,我喜歡他們的糊塗不清,無論最後是誰先抛棄誰,誰先放棄誰,這兩個人始終都會在不久的未來相聚。

(HUNTER)伊猗:哥哥的絕對氣勢,弟弟的反抗徒然,壓倒勝的強弱懸殊真的很令人著迷啊!伊路米,你真的太帥了!!香港的聲優大哥,你的聲線亦是令我鍾情於他的其一原因哦!
(HUNTER)西攻:說實話,我還真討厭西索攻小傑= =||並非戀童癖的某菜雖然明白像西索這種人肯定多少會有心理扭曲從而特別喜歡捉弄『青澀的果實』的意味……但,小傑啊……你的純真真是我的計時炸彈!!

(SJ)藝旭:官方CP,鍾雲哥是很照顧小厲旭的,雖然他倆的低調令飯絲無法大肆YY,但小動作如他們真的很美妙,兩人在一起,背景便自然換成輕鬆幽默的感覺了。
(SJ)敏赫:SJ裏面最合適工口的人。哈哈哈。其實真的很喜歡這兩隻的有愛,感覺很美妙哦!

(OP)ZS:孔武有力的劍士,英俊瀟灑的廚子,黃綠搭配,適當好處。
(DN)L月:被同人漫畫帶入原漫畫的某菜,居然因為L的詭異而一發不可收拾地愛上這雙CP,連最後L死了的事實都無法接受。家中有一本同人漫畫,說是月死後當為死神了,回頭再看見L原來沒有死,回來贖罪的故事。很感人,多次流淚。
(家教)RL:絕對裏包恩X藍波!!愛裏包恩的鬼畜,愛藍波的誘受。
(家教)山獄:天然少年+倔強少爺。傻裏傻氣的走在一起,總會幸福的感覺。
(家教)XS:這算是S和M的世界麽!?呵呵呵……
(家教)白正:白蘭的純白,正一的純正,天呐!中間摻著一個斯帕那,還真是……3P吧!!不過白蘭大人,請你對小正別手下留情啊!他絕對是屬於你的!


【同人作家】
提及涼龍,祺鬼大是鼻祖。
提及藝旭,永遠的十八歲和HIDE大是長青樹。
提及ZS,ISAKU大是最愛。
提及L月,藏王影木居功不少。
提及RL,鍾ヶ江大是首席。
提及山獄,上有七海,下有龍葵,左有美和,右有有城。
提及XS,船鬼是代表。

菜籽の糖衣炮彈

最近の填字遊戲

無聲追蹤

日照閒聊閣

關於盆主

瘋白菜/Crazy veg.

御名:瘋白菜/Crazy veg.
ballofacat
我是站立於平衡線上與野獸共舞の娘。

出生了,長大了。花錢了,攢錢了。愛情了,叛變了,離棄了。愛過男人了,愛過女人了。接吻了,做愛了。流淚了,高興了。睡了,瘋了。

當過斑竹了,當過管理員了。鬧過麻煩了,搞過革命了。做過視頻了,做過美工了。畫過畫了,唱過歌了,出過書了。編過舞了,導過劇了,寫過詞了。喝過酒了,抽過煙了,割過脈了。

不想活了,不想想了,不想這樣了……

我是大家口中眼中心中最虛假の舞孃。

Memories

09 | 2018/10 | 11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吐糟聚集地

神經聯盟

★Best Couple☆

NO.1

♡ 山獄 ♡


NO.3

♡ 裏藍 ♡


NO.9

♡ 白正 ♡


NO.2

♡ 藝旭 ♡


NO.3

♡ 涼龍 ♡


NO.5

♡ L月 ♡


NO.6

♡ ZS ♡


人來人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