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旭]出口 Part.4

※禁止抄襲或盜鏈行為,一經發現,無限制追究責任!
若要轉載,請留言申請,謝謝!


作品題目:出 口
文章作者:瘋白菜
等級限制:PG-17+(虐身虐心系列)
主要角色:SJ成員—金鐘云&金麗旭

Part.4

翌日,按照行程安排,鐘云本應該八點就到達A廠的攝影棚進行新專輯的封面拍照工作,但精神狀態欠佳的人輕而易舉地砸了所有安排——他從沙發上醒來時,瞥了一眼墻上的挂鐘,時針已經走向數字『8』。身邊擺著的鬧鐘早已過了響鈴的時間,難得沉溺于夢鄉的鐘云渾渾噩噩地眨了眨眼睛,含糊地凝視著自己的雙手——這雙手,昨夜是否曾經擁抱過他的愛人?鐘云無法作出肯定的答案。
揉了揉前額,稍微暈厥的感覺消失了。他回望著書桌上亂七八糟的文件資料,昨夜曾在那裡上演的瘋狂一幕歷歷在目,無論用任何藉口都無法抹殺他仍抱有愛戀的心情。可對方呢?厲旭兩年前的決然離開,又是怎樣的心情呢?
偌大的公寓安靜得像死寂的墳場,猶豫著應否主動致電厲旭的鐘云一個人傻頭傻腦地杵在原地。情欲的氣味隨著早晨的清風徐徐散去,不留半點供人懷念的痕跡,鐘云突然笑出來。他想,昨晚的一切仿佛是個天下間最大的笑話——他居然真的再次擁抱了金厲旭——那個曾經選擇離開他的男子,那個絕情的男子,那個不能成為他生命中的空缺的男子……
鈴叮叮鈴叮叮鈴叮叮叮——
特別設定的手機鈴聲打斷了鐘云的思緒。他意味深長地盯著閃爍著彩色燈光的手機屏幕,機械式地蹦出來的照片徹底擒住了他的心神——照片中剛出道的兩人有燦爛的笑容。如果要他打某種比喻,他希望以『八月的驕陽』此類矯情又故作文雅的方式來形容厲旭當時的臉。
或許是第一次得獎的關係,他們的實力與表演終于被熒屏前的觀眾們認可,導致當天的慶功會上兩人情不自禁地抱在一起,樂得仰天大笑的工作人員純粹作紀念地攝下了最真摯最珍貴的一刻——鐘云一直把這張照片保存在手機圖片夾裡。
隨后,他把此照片設置為『金厲旭來電圖』……
「喂。」



「喂,哥,我是厲旭。」沙啞的嗓音教鐘云皺了皺眉頭。
至今,厲旭還是改不了愛哭的壞習慣。并非真的如女子般嬌弱——金厲旭仿佛總是扮演著一個愛撒嬌又過于感性的弟弟角色,但他骨子裡頭流動著是鐵錚錚的男子漢血液,不屈不朽才是他的真個性。亦由於他總是哭很多,熟悉的前輩們總會笑稱他為『坦率的好男人』。
「你在哪裡?」鐘云有點冷淡地問道。
「我……今天早上約好了作曲老師李正元先生一起研究編曲的事,所以很早就出門了。哥您……昨晚睡在書房,我經過的時候就沒打擾。」厲旭平和又微弱的聲調使鐘云惱怒,他猜測那邊的人使了勁地思忖著用詞,小心翼翼的感覺像生怕被誰拋棄。
為什麽用如此謙卑的態度對他說話?他們不是情人嗎?!昨晚發生的事是假的嗎?!
「你……」怒不可遏的人拼命壓抑住哽于喉嚨的句子,害怕一不留神透露了自己的真正感情,「幾點完結?在哪裡,我去接你?」故事演變成今天,鐘云無可奈何地嘆了口氣。
并不擅長收拾殘局的他,如今坦然接受了上天賜給他的玩笑——兩年的疏離和陌生,他承認自己再也沒有辦法重新握住對方的手。
「嗯……哥您有行程吧?我想哥現在的人氣那么高,新經紀人不會那么容易放行吧?我可以自己回去的。」猶豫的聲音響在鐘云耳膜,他相像著對方此刻的表情。
腦海反復呈現著兩年前厲旭臨走的那夜的畫面,他們在陽臺喝酒,不熟酒性的人很快就醉意朦朧地趴在桌子上了。夜涼如水,銀白色的圓月顯得格外寂寞,他再也聽不見任何聲音,祗能貪戀地凝視著厲旭紅通通的臉頰。不知道將來的路該怎么走,特別是缺少了身邊一抹溫暖的時候。他伸出手捉住對方的手,握緊,但得不到對方的回應。
他站起來把身子往前傾,他的唇貼著厲旭的耳朵溫柔地低喚:不要走……不要走。
娃娃般安靜的人沒有睜開眼睛,濃密的睫毛下意識地動了動,然後一切又回歸平淡。鐘云抱起醉得不省人事的厲旭進入了房間,動作柔和地將他放在床上,自己也跟著躺上去。他擁住厲旭的肩膀,另一邊的手五指刻意交纏著對方的指,喃喃自語地輕聲說:我愛你,厲旭,不要走……
如嬰兒般沉睡的人發出均勻的吸引聲,任憑他怎樣傾訴自己的愛戀之情亦不聞不問。黯然痛心的他咬緊了牙,粗拙的手指無意識地用了力,關節漸漸變白。厲旭不由自主地皺了皺眉,夢囈般張開口,說:哥……
驀地,他的眼淚靜靜地流下來。才意識到,自己陷得那么深,再也沒有拔足的可能性。如果要說每個人的命運都被一張網籠罩住,那么金厲旭,就是他金鐘云一生一世最具誘惑性又毒意深厚的網。
「告訴我,幾點完成?」鐘云堅持,就像當年他堅持留住厲旭一樣。
可是,是厲旭選擇先離開他的。
——哥,我會很努力地盡快完成課程,然後回到你身邊的。
——厲旭,為什麽不留下?我們的組合很受觀眾喜歡啊,你走了再回來,說不定觀眾的反應就淡了。
——沒關係,唱歌是我的生命,并不單純是我的事業,何況,學習作曲一直是我的願望,假如日後真可以成為作曲家,我希望哥唱我的曲子。
——厲旭……我……
——鐘云哥,真的不要緊,我不在乎自己的事業,我在乎的是我們的前途,即使我不能再唱歌,但祗要哥能夠唱我作的曲子,我已經很滿足了。
——我……我當然希望可以唱厲旭的曲子,但我們……
——哥,我很快就會回來了!三年的時候其實一瞬間就過去了,現在通訊科技很發達,我們天天聊電話或發短信吧?
——你真的不再考慮了?
——我已經考慮了將近半年了,哥是實力派歌手,即使不作為組合出道亦一定會成功的!我相信哥,哥的魅力是無限的。
——可是……
——哥,我想讓哥有更美的曲子,我想成為哥背後的人,一直支撐著哥。
既然想要支撐他,為什麽又要率先拋棄他?終于詞窮的鐘云在堅持了全部力氣后終于敗陣下來。不是他不夠堅強,而是他根本沒有資本能夠支撐他變得堅強,于是他再無力駁回。眼睜睜地看著深愛的人直入登機口,鐘云拼命忍耐著欲要崩潰的情緒。他傻愣愣地盯著飛機場的天花板,流水般的人群連綿不斷地經過他身邊,他們都像水中的魚,沒有半點猶豫地游走著,而他一個人,杵在原地數小時,仿佛是沉溺在河床底數千年的化石,沒有靈魂,沒有生命。
他到底是怎樣活過來的?沒有金厲旭的生活……
「應該是傍晚的時候吧,剛才光成哥打了趟電話給我說找我談談加入作曲工作的事宜,如果完成了我再打通知給哥吧?具體時間還不清楚,不過哥要是忙的話,我可以自己回去的。」厲旭輕聲地回答道,語氣恭恭敬敬的,生怕惹誰發怒。
他應該懼怕誰呢?鐘云嘲諷地笑了笑。
「好吧,到時我去接你。」鐘云頓了頓,「那么,沒事的話我掛線了?」佯裝毫不在意,事實又拒絕不了自己的失控。
從他擁抱金厲旭的第一刻,他就知道自己早入走火入魔了。
「……」
對方的沉默令鐘云有所期待,期待著厲旭會像昨晚般積極,好打破兩人僵硬的局面。他甚至天真得以為再多幾次的身體接觸就能彌補感情上的缺失,使他們破鏡重圓,和好如初。
但如果世間有如此美事,便不會有那么多囚禁在黑暗中的靈魂了。
他,金鐘云,亦算一個。
「嗯,那哥加油吧,拜拜。」
使他再次失望的是,厲旭的主動并非經常有的事,昨晚或者是被壓抑得太久而失控做出的壯舉之一。
他聽見對方發出很響亮的嘆息,他甚至已經相像得到厲旭的表情——明亮的潔眸里總是含著水,無論笑或哭,他都像能看透俗世所有哀怨的愁悵。
「唉……」鐘云若有似無地呼出一口氣,不知是喜是悲。「嗯,拜拜。」
一句到尾,他們的關係,沒有突破口。
兩年的時間,或者于他而言太長,足夠沖淡了對一個人的愛。但狠心的人又豈祗是他?如果要責怪他經不起時間的考驗而決定捨弃兩人之間的愛情,那么對方呢?對方在考驗來臨之前已經放棄了。
厲旭……
鐘云痛心疾首地別過臉,壓抑著欲要失控的手腳,深吸一口氣防止思念的愁緒氾濫成災。其實他的生活并不如自己想象得那么慘,至少他熬過來了——沒有金厲旭的兩年時間——他收回了付出的全部熱情,他適應了孤獨地睡在書房的沙發上的夜晚,應該……應該不再渴望厲旭的體溫了……應該是這樣了……
將溢出喉嚨的慾望咽下去,保持清醒,他仍舊是萬眾矚目的『情歌王子』金鐘云。


—續于 Part.5—

theme : 〝﹡Super Junior ♡
genre : 演艺明星

Secret

奶瓶裡的許愿紙條

【小本通販】
夜惑魅影 45本
紡幸紀 45本
Tortuous Game 100本

【腐败历程】
→w-inds.
→FLAME伊崎雙子
→幽遊白書
→HUNTERxHUNTER
→Super Junior
→ONE PIECE
→Death Note
→家庭教師REBORN


【王道詮釋】
(w-inds.)涼龍:左手和右手的戀愛,永遠都沒有交集的期待,是我心底最依戀的痛。
(FLAME)央右:金髮與銀髮的糾纏,世界上最近卻又最遙遠的距離,是我曾經無限工口的寫作對象哈!
(幽遊)藏飛:其實一開始我是飛藏的,結果後來被櫻大人提供的日本同人漫畫放倒,想不到日本飯的藏飛如此強大啊……
(幽遊)鴉藏:純黑色的優雅條線,鴉的曖昧態度對於藏馬而言,已經不足夠用單純的『變態』去形容了,我喜歡他們的糊塗不清,無論最後是誰先抛棄誰,誰先放棄誰,這兩個人始終都會在不久的未來相聚。

(HUNTER)伊猗:哥哥的絕對氣勢,弟弟的反抗徒然,壓倒勝的強弱懸殊真的很令人著迷啊!伊路米,你真的太帥了!!香港的聲優大哥,你的聲線亦是令我鍾情於他的其一原因哦!
(HUNTER)西攻:說實話,我還真討厭西索攻小傑= =||並非戀童癖的某菜雖然明白像西索這種人肯定多少會有心理扭曲從而特別喜歡捉弄『青澀的果實』的意味……但,小傑啊……你的純真真是我的計時炸彈!!

(SJ)藝旭:官方CP,鍾雲哥是很照顧小厲旭的,雖然他倆的低調令飯絲無法大肆YY,但小動作如他們真的很美妙,兩人在一起,背景便自然換成輕鬆幽默的感覺了。
(SJ)敏赫:SJ裏面最合適工口的人。哈哈哈。其實真的很喜歡這兩隻的有愛,感覺很美妙哦!

(OP)ZS:孔武有力的劍士,英俊瀟灑的廚子,黃綠搭配,適當好處。
(DN)L月:被同人漫畫帶入原漫畫的某菜,居然因為L的詭異而一發不可收拾地愛上這雙CP,連最後L死了的事實都無法接受。家中有一本同人漫畫,說是月死後當為死神了,回頭再看見L原來沒有死,回來贖罪的故事。很感人,多次流淚。
(家教)RL:絕對裏包恩X藍波!!愛裏包恩的鬼畜,愛藍波的誘受。
(家教)山獄:天然少年+倔強少爺。傻裏傻氣的走在一起,總會幸福的感覺。
(家教)XS:這算是S和M的世界麽!?呵呵呵……
(家教)白正:白蘭的純白,正一的純正,天呐!中間摻著一個斯帕那,還真是……3P吧!!不過白蘭大人,請你對小正別手下留情啊!他絕對是屬於你的!


【同人作家】
提及涼龍,祺鬼大是鼻祖。
提及藝旭,永遠的十八歲和HIDE大是長青樹。
提及ZS,ISAKU大是最愛。
提及L月,藏王影木居功不少。
提及RL,鍾ヶ江大是首席。
提及山獄,上有七海,下有龍葵,左有美和,右有有城。
提及XS,船鬼是代表。

菜籽の糖衣炮彈

最近の填字遊戲

無聲追蹤

日照閒聊閣

關於盆主

瘋白菜/Crazy veg.

御名:瘋白菜/Crazy veg.
ballofacat
我是站立於平衡線上與野獸共舞の娘。

出生了,長大了。花錢了,攢錢了。愛情了,叛變了,離棄了。愛過男人了,愛過女人了。接吻了,做愛了。流淚了,高興了。睡了,瘋了。

當過斑竹了,當過管理員了。鬧過麻煩了,搞過革命了。做過視頻了,做過美工了。畫過畫了,唱過歌了,出過書了。編過舞了,導過劇了,寫過詞了。喝過酒了,抽過煙了,割過脈了。

不想活了,不想想了,不想這樣了……

我是大家口中眼中心中最虛假の舞孃。

Memories

11 | 2017/12 | 01
-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 - -

吐糟聚集地

神經聯盟

★Best Couple☆

NO.1

♡ 山獄 ♡


NO.3

♡ 裏藍 ♡


NO.9

♡ 白正 ♡


NO.2

♡ 藝旭 ♡


NO.3

♡ 涼龍 ♡


NO.5

♡ L月 ♡


NO.6

♡ ZS ♡


人來人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