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旭]出口 Part.5

※禁止抄襲或盜鏈行為,一經發現,無限制追究責任!
若要轉載,請留言申請,謝謝!


作品題目:出 口
文章作者:瘋白菜
等級限制:PG-17+(虐身虐心系列)
主要角色:SJ成員—金鐘云&金麗旭

Part.5

直到聽見話筒那方傳來忙音的提示,厲旭才心力交瘁地放下了手機。玻璃窗外的世界如此之大,他卻被無形的枷鎖困在了黑暗的一隅,喘不過氣也叫不出來,眼睜睜地看著曾經的感情如流水般逝去,燦爛的陽光折射在玻璃上仿佛要刺盲了眼睛。
他無力地把頭靠在窗上,空洞的眼神不知往哪裡聚焦。好像可以眺望遠處的高樓大廈,然而鼻息間噴出的霧氣撒于跟前又清晰可見。漫無目的的眼光游移于虛空中,指針嘀嗒嘀嗒地作響已經毫無用武之力。
如果沒有金鐘云,他的時間都是虛度……
「厲旭。」
身后忽有人叫喚,厲旭有點力不從心地將四散的魂魄收回來,定了定神,轉身揚起一絲勉強的笑,企圖不讓別人發現他的深沉。
「光成哥,打擾您了。」努力調整好氣息,清了清嗓子的同時暗地裡為自己打氣——又不是生離死別,他和鐘云哥之間的誤會早晚會解決的,時間還是有的,他不會輸的!
鄭光成滿臉笑容地打量了面容蒼白的厲旭一眼,點點頭打趣道:「厲旭啊,才兩年不見,咋你從英國回來之后多了些奇怪的小動作呢?而且你的臉色不太好啊,該不會是每晚和鐘云秉燭夜談直到天亮吧?」
聞言,厲旭為難地低下頭,沉默的回應引來對方的哈哈大笑。
「哈哈哈,我就知道你和鐘云感情好,分開了兩年雙方都必然有數之不盡的見聞想要訴說吧?瞧你倆,剛出道的時候像一雙瓷娃娃,總是密不可分的,如今又是這樣,相信日後也會相處得很好吧!有時候,我真羨慕你們。知道吧?其實圈中許多組合的感情都不好。」鄭光成沒看見對方的臉色越來越差,徑自懷念著過去的美好。
跟在後面的厲旭越聽越難過,壓抑在心底的疑問翻江倒海地占據了腦袋。儘管他已經安慰了自己,明白那不過是年月的疏遠而惹出的淡漠,或許經過接觸次數的增多,他們又會燃起舊日的愛火。但改變不了的冷言相對和長時間的沉默以對,千頭萬緒的憂愁盤踞于他,叫他怎么忘得了,怎么放得掉?
「光成哥,鐘云哥都很忙,我們很久沒聊天了。」厲旭強顏歡笑地打斷道,「那些事都成為過去了,我們別再聊了,好嗎?」
他其實是個懷舊之人,與見證者一同追憶它日的快樂時光雖不能歸入興趣類別,但也已經成為他的一種特殊習慣,宛如起床后要刷牙洗臉,出門前要梳妝打扮一樣順理成章地自動完成。亦因如此,他被逼忍受著更多的痛苦——莫說兩人多日以來尚未真正交談過,就連昨晚的激情過後鐘云仍寧可繼續睡在書房裡……



越發痛心疾首,厲旭咬緊牙關,不讓撕心裂肺的抽泣聲流出喉嚨。
鄭光成回頭盯著對方那張比石灰水還慘白的臉,猶豫再三才開口問道:「你和鐘云吵架了嗎?」
吵架?厲旭露出一抹苦笑。如果他們有足夠的勇氣將誤會都罵出來,痛痛快快地清掃心中的疑團和不滿,被掩蓋于烏雲后的陽光就會出來了嗎?假若鐘云和他隨便有一個人是性格開朗的話,他們之間的裂縫就應該很快得以治愈了吧。
「我們沒有吵架。」連日常對話都沒有,怎吵得起來?
鄭光成吁了一口氣,安心地點頭道:「沒吵架還好,要知道很多組合因一次的吵架而演變為解散的下場,我希望你們倆可以長長久久的。」
「可是哥,我們早就解散了。」這是事實。兩年前,紅透半邊天的韓國美少年組合Yrs在MBC電視臺上正式宣布解散的當天就消失了。沒有Y——Yesung金鐘云,沒有R——Ryeowook金厲旭,自然不存在Yrs——Yours的簡寫——意思取自『屬於觀眾們的歌聲』。
Yrs在SM TOWN歷史中寫下漂亮的一筆,亦仿佛在Y和R的感情五線譜上畫下了休止符。
不是厲旭愿意變得如此,是他沒能預料到如此。是他對金鐘云太有信心,抑或他對兩人間的愛意了解得還不夠深?在英國暗無天日的壞氣候中,他時常記起鐘云溫情的微笑,如三月初上枝頭的陽光照亮了他的生命。他依靠著鐘云曾經說過的字句勇敢前進,他依賴著鐘云過往的一顰一笑堅強生存,結果,可笑的是他所預見的前路將會坍塌在金鐘云陰冷的眼神裡。
厲旭脫口而出的話刺痛了鄭光成,他惋惜地垂下眼撓了撓腦袋,道:「別說這樣的話嘛。厲旭啊,其實你都回來了,為何不考慮再和鐘云共同進退呢?相信Yrs的東山再起歌迷們也會樂于接受的。」
「光成哥,歷史的河流已經不允許我們停留在原角色上了,為什麽不讓Yrs安息呢?」他簡潔地回答完畢,扭曲一團的心臟發出了疼痛至極的求救信號。
是的,他已經不能再演繹Yrs中的R了,鐘云呢?也一定不可能再投入到Y的角色中吧。儘管他們的聲音沒變,曲風沒變,但他們的心情和感情都變了,變質了,壞了,毫無用處可言了,成為人們口中的垃圾了……
「厲旭啊,你說得真恐怖,不知情的人還以為哪位死掉了呢。」鄭光成不滿地哼哼,壓根兒沒底為啥天真純良的金厲旭能夠說出那么絕情冷酷的句子。
安息……多恐怖的修辭啊!他不禁開始懷疑兩人之間必定發生了些鮮為人知的事件。
「呵呵。」厲旭憨笑兩聲,佯裝無意地把手放于胸口,狠狠地使力壓制下去,沒有消停的痛楚幾乎擠出了他的眼淚。
哪位死掉了?這位,連接他們的愛神死掉了。于是,他們的愛也死了。
「其實我是很懷念厲旭的歌聲的。你和鐘云的嗓音一高一低,湊在一起恰當好處,具有別樹一幟的柔美感,配上R&B的浪漫曲調,難怪當年轟動韓國歌壇啊!」男人仍是不死心,說著說著又拐回去舊時的美好中。
大家仿佛都特別眷戀當時,為什麽祗有金鐘云一個人脫離了出現呢?厲旭黯然神傷地思忖著,該是哪里出了錯呢?
「光成哥,你毋需再勸導我了。我的願望是成為出色的作曲家,默默地支持歌手們。」其實他意有所指,所謂支持,純粹針對金鐘云一個。那是他決然退出歌壇的最終原因,亦是鼓勵著他獨個留學異國的最高理由。
與鐘云一并站在舞臺上唱歌的確是一件賞心樂事,但那樣的短暫使厲旭看不見變幻無盡的未來。他站在鐘云身邊,與他形成一線,從他的角度凝視鐘云,永遠祗有側臉。那不足夠,因為看不清鐘云的表情而心生恐懼,厲旭在某次和鐘云的談話中找出了解決方法。
——厲旭在幹什麽?
——哥,這是我試寫的曲子,你看看。
——啊?原來你窩在房間裡晝夜顛倒地奮鬥就是在作曲啊?
——嗯,我覺得作曲家們真的太帥了!居然能把自己的心情、世間萬物元素彙聚在五線譜上,幻化成美麗的曲子,供人們消遣娛樂。
——也對,厲旭有鋼琴基礎,作曲應該挺容易就能上手的。
——可是哥你說,作曲家那么有才華為什麽都不在鏡頭前露面呢?
——哦,依我之見,或者是因為他們的路走得比鏡頭前的歌星要遠多了。
——什麽意思?
——你想想,其實站在舞臺上的歌星們的生涯都是很短的。他們被迫在鏡頭前做作,賣弄臉孔和青春,最好能24小時被記者或鏡頭觀察著、監視著,過著圣人般的完美生活,博取一批又一批貪新厭舊的觀眾們的歡心。假如稍有不慎,惹來了一丁點令觀眾反感的負面新聞,他們的生涯算是完結了。但作曲家不一樣,他們站在銀幕后面,時刻關注著歌星們的需求和風格走向,透視每分每秒,以個人力量一直默默地支撐著他們,使他們得到臺前觀眾們的寵愛,飛黃騰達。雖然他們與歌星合作的時間未必很長,至少他們懂得如何為歌星們量身訂做曲子,揚其長避其短。
鐘云的一番有感而發令年少天真的厲旭驟然眼前一亮,進而不久的後來作出了離鄉別井的求學之途。
他是真正想要支撐金鐘云的人,比任何一個狂熱的歌迷更加虔誠。即使今天的他們演變成冷淡的局面,厲旭亦不會責怪對方。或者鐘云對他想要化身為幕后靈魂人物的原因有所誤解,但祗要鐘云得到幸福,他愿意拋棄一切。
「嗯……」鄭光成無可奈何地點頭答允,「你有沒有聽鐘云說過想要再作組合的事?」
聞言,厲旭一驚,連聲追問怎么回事。對方見他一副如夢初醒的模樣,便知鐘云果然沒有提及此事,猶豫不定自己該否對厲旭坦白。
「光成哥,請你告訴我,鐘云哥想要做什麽?」厲旭憂心忡忡地請求道。
語畢又想,其實無壞處。假如鐘云覺得獨身一人站在舞臺上累了,需要有個夥伴陪同,又或者他認為多添一個人多添一分人氣,對他的前途有幫助,此舉未嘗不可。祗是,他怎么老是心神不寧,聽見這個消息如同被雷電迎頭劈中,心痛如絞。
見對方十分誠懇,不忍心拒絕的鄭光成緩慢地道:「前些天鐘云突然來找我,問及了一些關於現期練習生的事。我好奇問他想要干什麽,他說想要再作組合,已向上級領導申請過了,他們也認為這個提議不錯……畢竟你和鐘云之前的Yrs效果很好嘛!所以,鐘云想要找一些懂得唱歌的練習生,和新接手的經紀人及上級領導一并審查。現在就等面試的排期了。」
厲旭呆若木雞地杵在原地,不知該說些什麽。如此重大的決定,他居然隻字未聞!兩年時間真的那么長嗎?毛骨悚然的寒意從心底滲漏而出,頃刻之間便澆灌了四肢百骸,使他的整個人浸淫于濕潤如冰的潮水中。
他與鐘云的關係,到底分裂到哪種程度了?!
鄭光成看出對方難過,心裡也不好受。雖早期祗作二人的經紀人,卻已視他們為親子般看待。Yrs解散時他本已心感惋惜,但隨于厲旭求學心切也不好再三勸止,祗能眼怔怔地看著獨個守在舞臺上的鐘云甚多時候失魂落魄的,導致多次真唱音質太差而轉為假唱代步,最終惹惱了上級領導,鐘云熬了不少體罰形式的教訓。
兩年過去后,他很高興聽見厲旭提早完成學業返回韓國的消息,更期盼吵吵鬧鬧的兩人能夠同作一氣重登銀幕。可惜厲旭堅持說要隱身幕后,鐘云也未加以響應,他的願望祗能如流水般緩緩逝去。直到如今,他聽見鐘云提及再作組合,卻是與新人結伴無疑,震驚之余未覺歡喜。
他知道其實鐘云是很重視厲旭的,否則也不會在厲旭走后堅持孤身一人站在舞臺上,即使上頭有意重整新的成員入伍,鐘云亦是屢屢反對拒絕,使之又吃了不少教訓。
情深意重的鐘云,該是最期待厲旭回來的那人啊!怎反等厲旭回來之后決定與別人作組合呢?
「厲旭啊,我不再是你們的經紀人了,很多事都不好摻和。但記住我的話,無論你和鐘云之間產生了多大的矛盾,要冷戰多久都無所謂,我相信鐘云從頭到尾都是很在乎你的。」
一句話下來,厲旭悲痛欲絕地哭出來。


—續于Part.6—

theme : 〝﹡Super Junior ♡
genre : 演艺明星

Secret

奶瓶裡的許愿紙條

【小本通販】
夜惑魅影 45本
紡幸紀 45本
Tortuous Game 100本

【腐败历程】
→w-inds.
→FLAME伊崎雙子
→幽遊白書
→HUNTERxHUNTER
→Super Junior
→ONE PIECE
→Death Note
→家庭教師REBORN


【王道詮釋】
(w-inds.)涼龍:左手和右手的戀愛,永遠都沒有交集的期待,是我心底最依戀的痛。
(FLAME)央右:金髮與銀髮的糾纏,世界上最近卻又最遙遠的距離,是我曾經無限工口的寫作對象哈!
(幽遊)藏飛:其實一開始我是飛藏的,結果後來被櫻大人提供的日本同人漫畫放倒,想不到日本飯的藏飛如此強大啊……
(幽遊)鴉藏:純黑色的優雅條線,鴉的曖昧態度對於藏馬而言,已經不足夠用單純的『變態』去形容了,我喜歡他們的糊塗不清,無論最後是誰先抛棄誰,誰先放棄誰,這兩個人始終都會在不久的未來相聚。

(HUNTER)伊猗:哥哥的絕對氣勢,弟弟的反抗徒然,壓倒勝的強弱懸殊真的很令人著迷啊!伊路米,你真的太帥了!!香港的聲優大哥,你的聲線亦是令我鍾情於他的其一原因哦!
(HUNTER)西攻:說實話,我還真討厭西索攻小傑= =||並非戀童癖的某菜雖然明白像西索這種人肯定多少會有心理扭曲從而特別喜歡捉弄『青澀的果實』的意味……但,小傑啊……你的純真真是我的計時炸彈!!

(SJ)藝旭:官方CP,鍾雲哥是很照顧小厲旭的,雖然他倆的低調令飯絲無法大肆YY,但小動作如他們真的很美妙,兩人在一起,背景便自然換成輕鬆幽默的感覺了。
(SJ)敏赫:SJ裏面最合適工口的人。哈哈哈。其實真的很喜歡這兩隻的有愛,感覺很美妙哦!

(OP)ZS:孔武有力的劍士,英俊瀟灑的廚子,黃綠搭配,適當好處。
(DN)L月:被同人漫畫帶入原漫畫的某菜,居然因為L的詭異而一發不可收拾地愛上這雙CP,連最後L死了的事實都無法接受。家中有一本同人漫畫,說是月死後當為死神了,回頭再看見L原來沒有死,回來贖罪的故事。很感人,多次流淚。
(家教)RL:絕對裏包恩X藍波!!愛裏包恩的鬼畜,愛藍波的誘受。
(家教)山獄:天然少年+倔強少爺。傻裏傻氣的走在一起,總會幸福的感覺。
(家教)XS:這算是S和M的世界麽!?呵呵呵……
(家教)白正:白蘭的純白,正一的純正,天呐!中間摻著一個斯帕那,還真是……3P吧!!不過白蘭大人,請你對小正別手下留情啊!他絕對是屬於你的!


【同人作家】
提及涼龍,祺鬼大是鼻祖。
提及藝旭,永遠的十八歲和HIDE大是長青樹。
提及ZS,ISAKU大是最愛。
提及L月,藏王影木居功不少。
提及RL,鍾ヶ江大是首席。
提及山獄,上有七海,下有龍葵,左有美和,右有有城。
提及XS,船鬼是代表。

菜籽の糖衣炮彈

最近の填字遊戲

無聲追蹤

日照閒聊閣

關於盆主

瘋白菜/Crazy veg.

御名:瘋白菜/Crazy veg.
ballofacat
我是站立於平衡線上與野獸共舞の娘。

出生了,長大了。花錢了,攢錢了。愛情了,叛變了,離棄了。愛過男人了,愛過女人了。接吻了,做愛了。流淚了,高興了。睡了,瘋了。

當過斑竹了,當過管理員了。鬧過麻煩了,搞過革命了。做過視頻了,做過美工了。畫過畫了,唱過歌了,出過書了。編過舞了,導過劇了,寫過詞了。喝過酒了,抽過煙了,割過脈了。

不想活了,不想想了,不想這樣了……

我是大家口中眼中心中最虛假の舞孃。

Memories

12 | 2018/01 | 02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吐糟聚集地

神經聯盟

★Best Couple☆

NO.1

♡ 山獄 ♡


NO.3

♡ 裏藍 ♡


NO.9

♡ 白正 ♡


NO.2

♡ 藝旭 ♡


NO.3

♡ 涼龍 ♡


NO.5

♡ L月 ♡


NO.6

♡ ZS ♡


人來人往